天下兄弟劇情介紹

1-6集
天下兄弟劇情介紹

天下兄弟第1集劇情介紹

  

  軍營里,年輕的號兵挺立在飄揚的軍旗下,似一尊雕像一般,正吹響軍號。 那時刻,師部醫院治療室里正有溫暖的陽光投射而進,漫漫灑灑。 近乎雙眼失明的田陽,換了眼角膜,正在拆線。徐主任親自動手。劉棟田遼沈和楊佩佩還有石蘭都在。楊佩佩和石蘭格外的緊張。楊佩佩的手,一直在牽著兒子田陽的手,不肯放開。 【字幕:1986年】 手術很成功,田陽又一次清晰地看到了世界,也看到了他的未來。當然,他還看見了他的妻子石蘭。石蘭激動地直流淚。 劉棟看著弟弟田陽雙眼復明,欣慰地笑了…… 劉棟和田陽各自帶著自己的兵,在進行訓練…… 劉棟和田陽各自帶著自己的兵,在進行比賽…… 田遼沈和楊佩佩一直神情復雜地在看著他們。田遼沈說,不能再瞞著孩子了,該告訴他了。楊佩佩聽了,默然流淚。楊佩佩說:26年……整整26年啊! 田陽帶石蘭回家看望父母。他感覺到父母有難言的心事。果然,吃過晚飯后,田陽被爸爸媽媽叫進了他們的房間。待田陽看到了父母床上擺著自己兒時用過的東西,與石蘭倆人面面相覷,不明白父母是什么意思。田遼沈說:孩子,你長大了,有些事情其實早該告訴你。這件事不是不想告訴你,是你媽擔心,怕失去你。楊佩佩含淚說,兒子,你不是媽親生的,劉棟是你的親哥哥,他的母親才是你親媽。 田陽驚楞!他簡直無法相信但又不能不信。二十六年的歲月歷歷在目。在他的成長過程中,每一步都浸透了父母的心血。長久的沉默后是三個人的凝視。田陽一下子跪在父母的面前。田陽說,爸,媽……你們永遠都是我的親爸和親媽。田陽和爸爸媽媽三人緊緊抱在了一起。 知道真相的田陽,迫不及待地打通了劉棟的電話。他叫了一聲哥,那聲音便哽咽了。這下輪到劉棟怔在那兒了,后來他反應過來這是田陽,這是弟弟田陽!田陽告訴劉棟,爸爸媽媽已經對他講明了真相。田陽要來看望他和媽媽!劉棟、柳三環王桂香心急地等在了大院的門口。當田陽趕到時,就撲到王桂香的身上,說:媽,我來晚了。 楊佩佩和田遼沈也趕來了。他們和王桂香在分別了二十六年后,再次相聚。 劉棟和田陽也緊緊擁抱,這一對雙胞胎兄弟,從出生到此時才正式相認!

天下兄弟第2集劇情介紹

  

  【字幕:1960年】 【劉棟畫外主述,時空過渡】 團長田遼沈和妻子楊佩佩沒有想到在那樣的秋天里,會收獲一個兒子。 那天,田遼沈帶著楊佩佩去遼南看望一個退了伍的老戰友,回來的路上,在公路邊遇到了昏倒在地的王桂香。王桂香大了肚子,就要臨產。王桂香倒在一棵榆樹下。榆樹光禿禿的,榆樹錢兒早就被饑餓的人們給吃光了。這是1960年的秋天。 身為醫生的楊佩佩給王桂香稍做檢查,就告訴田遼沈說孕婦很危險,命在旦夕。她不僅要臨產,更要命的是身體太虛弱。餓的。天災人禍一同蠶食著生命。田遼沈沒再猶豫,抱起王桂香就上了吉普車,讓司機飛奔向師部醫院。 到了師部醫院,楊佩佩急忙組織搶救。王桂香很幸運,被從鬼門關救了回來。她生了,一個,男孩;可過了半個多小時,又生了,還是個男孩!這王桂香別看全身浮腫著,雙腿一按一個坑,但也爭氣,一下子生了一對雙胞胎!把個楊佩佩羨慕得兩眼放光。楊佩佩在電話里就對田遼沈說,生了兩個,嘿,一對雙胞胎!田遼沈也跟著高興,說,那就是救了三個,咱們!趕得巧了嘿! 可讓楊佩佩沒有想到的是,等王桂香蘇醒過來,看見護士抱給她的兩個男孩,先是驚喜,稍后卻憂心忡忡地痛哭起來。她的家里還有兩個孩子,老大劉樹,女兒劉草。丈夫劉二根修水庫出工時被砸傷了腿,現在還拄著拐杖。本來四張嘴巴就填不滿,現在又多出來兩張,這以后的日子怎么過啊?!王桂香哭著對楊佩佩說,好心的大姐,你還不如不救我,我要是死了,就少了三張嘴巴!剩下他們爺三個,日子沒準還能抗得過去。楊佩佩愣住了。本來是救人救命的,卻給人添了難。 楊佩佩回到辦公室里,坐在那里發呆。護士小王進來了說:護士長,這是好事啊。楊佩佩不解地問:什么好事?小王說:您不是一直想要一個孩子嗎?正好這孩子送上門來了。楊佩佩一下子被觸到了疼處,她和田遼沈結婚十幾年了,一直沒有孩子。原因是是田遼沈參加塔山阻擊戰時傷了身體無法生育。而田遼沈那次負傷,卻正是因為救楊佩佩而負傷的。兩個人都想要個孩子,哪怕是別人的也行。可因為種種原因未能如愿。孩子的事不是小事,直影響到了倆人的關系。田遼沈面對妻子常常內疚不已,為了不耽誤楊佩佩,他曾提出離婚。雖然田遼沈是好心,但仍讓楊佩佩感到悲傷。楊佩佩雖然時有埋怨,但要真讓她離開田遼沈她還真舍不得。 畢竟,田遼沈是為了救她而負的傷。 畢竟,她和田遼沈是從硝煙彌漫的戰場上,結下的生死情緣。 楊佩佩對小王說:我倒是想要,可人家愿意給嗎?小王說:小孩子不比大人,難養活,她養不活兩個的,護士長,你救人索性就救到底吧。只要你愿意要,其余的事情由我來辦。護士小王說辦就辦,當即回到了王桂香的病房,對王桂香說了那意思。王桂香又驚又喜,拉住護士小王的手不放心地追問:是救我的護士長想要我的兒子?護士小王點點頭。王桂香說,好,好,好啊……她是個好人,孩子跟她,那就是修來的福氣! 王桂香讓護士小王叫來了楊佩佩。王桂香要下病床給楊佩佩磕頭。王桂香感激地說,你救了我的命不說,還要救我兒子,我這輩子報答不了,下輩子要報答你。楊佩佩將她給攔住了。楊佩佩說,妹子你愿意把孩子送給我,我該感激你呢!以后咱們就是姐妹了!王桂香說,是姐妹,你是姐姐,我是妹妹!王桂香讓楊佩佩挑一個,可楊佩佩看哪個都喜歡,花了眼,就讓王桂香留。王桂香看老大硬實一些,就留了下來,把老二送給了楊佩佩。王桂香記住了老二那細嫩的肩膀處,有一塊小小的胎記。 當楊佩佩激動地抱起弟弟時,躺在一旁的哥哥哭了起來,哭得很響亮。弟弟跟著也哭。王桂香也跟著哭。桂香說,到底是雙胞胎,他們知道要分開了呢! 楊佩佩將孩子抱回了家,驚喜得猶如在夢中。多年的愿望,突然間變成了現實,這讓她流淚不止。我有兒子了!嘿,我有兒子了!楊佩佩打電話給正下連隊檢查工作的田遼沈,讓田遼沈趕回家。田遼沈以為家中出了大事,急忙從從連隊趕回來。等他見到襁褓中那哭啼的小肉團時,田遼沈怔楞了。楊佩佩說,這是咱的兒子!咱有兒子了!田遼沈弄清楚了原委,驚喜交加!田遼沈抱起孩子來,說,哈,我說的吧!老天爺會長眼的,早晚會讓咱倆也有個兒子! 楊佩佩要去查字典,給兒子起個響亮的名字,可田遼沈卻道,查啥查?就叫個田楊吧!我姓田,你姓楊,湊在一起了!楊佩佩想了想說,改一改,叫田陽吧,太陽的陽,也算取個諧音了,我希望咱兒子陽光一些。田遼沈說,還是你有學問,挺好,田陽,這名字挺響亮的!那就叫田陽了! 田陽,哦,咱兒子田陽! 當王桂香要出院時,楊佩佩已將她視為自己的姐妹了。

天下兄弟第3集劇情介紹

  

  楊佩佩讓田遼沈派出吉普車,她親自送王桂香回村。王桂香抱著另一個兒子,坐在吉普車里,身旁還有楊佩佩和田遼沈送給她的奶粉、奶瓶、嬰兒的小衣服什么的,還有一袋大米!這讓王桂香感激不已! 王桂香是在村民的羨慕和驚奇的目光中回到了家。那樣的奶瓶和奶粉,誰也沒有見過。更何況還有吉普車呢!那喇叭,一按,嘀,嘀嘀嘀,響亮!王桂香沒有告訴丈夫劉二根自己生了雙胞胎,怕落下埋怨。劉二根也沒有細問。劉二根雖木訥,但性格卻極倔犟。劉二根柱著拐杖,讓劉樹和劉草去拔豬草。劉樹和劉草卻搶著在哄小弟弟。劉樹和劉草都很喜歡這個小弟弟。劉樹說,弟弟哭聲大,將來肯定能當大軍官。劉草說,哥,為啥非得要當大軍官?劉樹說,媽不是說了嗎?弟弟是當兵的給接生的,當兵的接生的就能像當兵的! 劉二根給兒子起了名,叫劉棟。棟梁之材!這讓王桂香很歡喜。王桂香惦念著另一個兒子,幾次想告訴劉二根,但都開不了口。可這樣的事,不可能永遠瞞著,這讓王桂香備受折磨。她也牽掛著留給楊佩佩的那個兒子。 楊佩佩自從有了兒子田陽,整個人大變!田遼沈也高興。田遼沈說,哈,我說的吧!老天爺會長眼的,早晚會讓咱倆也有個兒子!楊佩佩心底潛藏的母愛,一下子被激發出來了。楊佩佩將田陽視為老天送給她的一個寶,連夢里睡覺都要笑醒。醒來就抱著兒子田陽搖晃著唱搖籃曲。田遼沈說,哪有你這樣疼孩子的,連覺都不讓睡,這不折騰嗎?楊佩佩說,他在我懷里才能睡踏實呢,你看你看!田遼沈說,那你呢?你就這么整夜整夜的不睡?楊佩佩說,我睡了啊,可睡著了還是滿腦子都是兒子,可不就醒了?也怪,我也不困,也不覺得累呢! 大半年過去,王桂香盛不下心中的秘密,無法再忍受,還是告訴了丈夫劉二根說她生了對雙胞胎,她把另一個兒子送人了。劉二根一聽,當即扔掉了雙拐,火了。劉二根說,我的兒子憑啥送給了別人?啊?憑啥?!王桂香說,要是都帶回家,添的就是兩張嘴,你能都養活?劉二根說,就是凍死餓死也要一家子在一塊兒!王桂香和劉二根爭吵起來。劉二根逼王桂香去把孩子給要回來,王桂香不去。王桂香說,那孩子送給了好人家,比留在咱家享福!可固執的劉二根根本聽不進去。 劉二根發誓要把兒子給要回來! 田遼沈心疼妻子楊佩佩,托人從老家找來了一個遠房親戚當保姆,幫著帶孩子。楊佩佩開始不愿意,把兒子交給別人,她不放心,可工作又丟不開,只能接受。 可那保姆來了兩天,就被楊佩佩折磨得要走。楊佩佩讓她每天至少洗十來次手,還得用來蘇兒藥水洗。楊佩佩說手上細菌最多,一抱孩子就會傳給孩子。保姆的手都給洗得發紅了,后來又洗得發白,脫了皮。田遼沈看不下去,剛說了兩句,卻就被楊佩佩給堵了回來。楊佩佩說,我兒子比我的命還寶貴! 是的,楊佩佩真的不能沒有兒子。 有一天,楊佩佩正在醫院上班,保姆驚慌地跑來,告訴她小田陽丟了,被人搶走了,楊佩佩一聽,當時就慌了神。孩子丟了?我兒子被人搶了?我兒子啊!楊佩佩急得要瘋了,用顫抖的手拔了好幾次電話才打通田遼沈。田遼沈一聽,又急又氣,這還了得了這個?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敢搶孩子!而且搶的還是團長的兒子!他媽的!田遼沈一邊報案,一邊和楊佩佩分頭去找。 他們都沒有想到來搶田陽的會是劉二根。 原來,劉二根借著賣笤帚的機會,去了城里。他找到了部隊營房,可轉了轉,卻進不去。門口有哨兵在持槍站崗。劉二根就耐心地等候時機。事也巧,那保姆正好抱著孩子出來。劉二根跟了上去,一眼就盯住了那孩子。沒錯,就是他!劉二根跟那保姆套著近乎,都是農村來的,有的是磕可嘮。三套兩套,保姆就沒了防備。劉二根將孩子騙到懷里,抱起就跑,驚得那保姆當即癱軟。 劉二根抱著孩子來到長途汽車站,卻沒能趕上正點的車,只好等著下一班。不料楊佩佩帶著警察追來。楊佩佩看見兒子,就撲了上去,抓住兒子就哭。劉二根還沒有等推開楊佩佩,就被警察一把給扭住了。警察拿劉二根當盲流人販子了,毫不客氣,三拳兩腳先將他制服,然后就關進了小黑屋去。劉二根又恨又氣,當即窩下病來了。 楊佩佩將孩子抱回家,孩子連驚帶嚇,哭鬧不已。楊佩佩也是急火攻心,抱著孩子不肯撒手。田遼沈怎么勸也勸不好。這時候,王桂香找來了。王桂香發覺丈夫劉二根去了城里,越想越覺得不對勁,生怕出事,就找來了。果然還就出事了!王桂香求田遼沈和楊佩佩去派出所說情,把劉二根放出來。田遼沈和楊佩佩這才知道搶人的不是盲流人販子,而是孩子他爸劉二根! 田遼沈當即和王桂香去了派出所,將劉二根保了出來。田遼沈要請劉二根吃飯,聊聊,可劉二根拒絕了。劉二根很生氣。劉二根很憤怒。劉二根說你們仗著是城里人是大軍官就搶我的兒子啊!你們!你們還講不講理了?田遼沈說,講!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我們不拿群眾一針一線,別說是個孩子了!如果你們不愿意給,就把孩子還給你們。只是現在孩子已經上了戶口,要辦些手續。那王桂香一聽孩子都上了城里的戶口了,驚喜不已。趁著田遼沈去接楊佩佩和孩子來見面時,王桂香跪下哭求劉二根回家,別耽誤了孩子的前程。 田遼沈回家勸楊佩佩把孩子還回去,楊佩佩一聽,很失望。楊佩佩說,說好了給咱們,怎么又反悔了啊?田遼沈說,反悔的是孩子的父親,當初是孩子的娘把孩子送給我們的,孩子的父親不知道。楊佩佩說,那現在怎么辦?怎么辦?田遼沈說,只能還給人家。這要是處理不好,將來不也是個麻煩嗎?楊佩佩盡管心有不甘,但也無奈,只好同意把兒子還給王桂香。 楊佩佩讓田遼沈去請王桂香和劉二根來家,一起吃頓飯,她要給兒子田陽好好洗個澡,換上干凈的衣服,還要準備一些奶粉。她要把兒子干干凈凈地還給他的親生父母。田遼沈去了,找到劉二根和王桂香,把他們請到了家里。王桂香和劉二根進了田家,方知道兩家的差距天壤之別! 楊佩佩在給兒子洗澡的時候,哭了,忍不住的淚水滾落在兒子那肉嘟嘟的肉身上。楊佩佩想起兒子轉天還要打一針嬰兒防傳染病的疫苗,就勸王桂香和劉二根在田家住一夜。劉二根開始不愿意住,可經不住王桂香勸說,就住了下來。 正是這一夜,讓劉二根改變了主意。 劉二根不得不承認,兒子在田家比在鄉下要享福得多,而且,田遼沈和楊佩佩倆口子對兒子是從心里愛,不摻假的愛。尤其是楊佩佩,那一夜,她沒有睡,抱著兒子田陽不肯撒手。王桂香埋怨劉二根不已,這一次,劉二根竟然有些心虛地不回嘴了。 但轉天楊佩佩抱著兒子要和他們一起去打防疫針的時候,王桂香忍不住了,對楊佩佩和田遼沈說,兒子給他們留下,不帶走了。王桂香硬將劉二根拖走了。臨走,王桂香按著劉二根跪下給楊佩佩和田遼沈磕頭。王桂香保證不再向楊佩佩田遼沈要回孩子! 這一變故讓楊佩佩和田遼沈又驚又喜! 王桂香和劉二根回到鄉下,劉二根雖然不再提去要孩子,可時常半夜起來,縮在土炕的角落抽煙,一袋接一袋煙地抽,嗆得王桂香也跟著時常醒來。王桂香說,田家是個好人家,以后不能再去叨擾人家了。劉二根也知道田家是個好人家,也知道田家會對兒子好,可那心里還是放不下田陽,畢竟,那是自己的骨肉啊! 王桂香和劉二根商量好:一,不再去田家要孩子;二,不跟劉樹、劉草和劉棟提起這事。等孩子們都長大了再說。 也是天意,不久,田遼沈接到了調令,調往省城的軍部,任軍部作訓處長。軍長就是石振河。在打塔山阻擊戰時,石振河是連長,田遼沈是班長。倆人是真正的出生入死的兄弟。 楊佩佩和田遼沈臨走之前,給王桂香和劉二根寫了一封信,還送去了好多東西。是派司機去送的。但信上沒有說要去哪里,只是說工作需要,調走了。劉二根看完信默然不語,半晌才對王桂香說,以后再也看不到兒子了。王桂香只好勸說,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田家越是搬家,對兒子越有好處! 楊佩佩臨走那天,抱著小田陽和醫院的人告別,說:大家都知道,我和老田一直沒有個孩子,如今有了田陽,太不容易了。小王說:護士長,你放心,我們知道該怎么做。大家都聽好了,這孩子不是抱養的,是護士長親生的。眾人都說明白了,知道了,當然,以后再有誰來問,這孩子當然不是抱養的,就是楊護士長親生的。楊佩佩聽了,感動得熱淚盈眶,抱著兒子田陽,給大家連連鞠躬。

天下兄弟第4集劇情介紹

  

  【字幕:1968年】 【劉棟畫外主述,時空過渡】 小田陽八九歲時,已成為軍部大院里赫赫有名的嘎小子。 小田陽喜歡槍,像小兵張嘎一樣喜歡槍!那時候,電影《小兵張嘎》正一遍遍地在放映。小田陽對張嘎崇拜得五體投地,一招一式跟著學。小田陽有一把木頭手槍,是田遼沈給他刻的,很逼真。小田陽揮舞著木頭手槍,威風凜凜,指揮著大院里的孩子們鬧翻了天,經常掛著小彩回家。楊佩佩為了管束他,收繳了他的木頭手槍,不料,小田陽卻鉆進了戰備地道,從地道里又鉆進了石軍長的家,將石軍長的真槍給偷了出來。那是一支六二式手槍,很精致。小田陽帶著真手槍,跑到大院里,正趕上小石蘭和一群女孩在玩耍。小田陽很英雄地掏出手槍來,對準電線桿上的麻雀就是一槍,麻雀沒有被打中,卻把電線給打斷了,軍部大院當即停電。 這事鬧大了!惹得石軍長大發雷霆!這還了得了這個! 田遼沈不僅為此做了檢討,還差點被撤職。那時候,田遼沈剛升為軍參謀長。石軍長要不是念及當初曾一同出生入死之情,田遼沈難以過關。楊佩佩對兒子很惱火,對田遼沈也很惱火,埋怨都是他一向縱容的兒子!可田遼沈說,男孩子不調皮搗蛋,那還能有什么出息啊?再說,兒子喜歡槍沒有錯,他是軍人的兒子,不喜歡槍喜歡啥?楊佩佩說,這長大了怎么得了?田遼沈說,長大了怎么了?反正他是要當兵的!楊佩佩說,不,我不會讓他再當兵!讓他干別的去!田遼沈一聽,有些急了,道:胡扯!我的兒子不當兵?!我的兒子就得當兵去,保家衛國!楊佩佩說,干別的一樣可以為國家出力!他也是我的兒子!田遼沈說,咱倆的兒子不當兵,這臉往哪兒擱?楊佩佩說,當作家當記者當科學家都比當兵的好!田遼沈說,作家記者科學家讓別人當去,我的兒子就得當兵!當將軍!一個將軍不比一個科學家差! 田遼沈和楊佩佩常為兒子爭吵。小田陽堅定地站在父親一邊。他覺得他已經是個軍人了,每天早晨都會隨著起床號起床,跟著大院里的那些當兵的跑早操。他還要拉上小石蘭一起去跑。可小石蘭不干。小石蘭說,我討厭軍號聲,嗚哩哇啦的,一點不美!小田陽說,可我愿意聽,軍號聲最好聽了。小石蘭說,我學小提琴,小提琴聲音才好聽呢!小田陽說,小提琴的聲音最難聽了!石蘭說,你懂啥!再說,我憑啥要聽你的?小田陽有些霸道地道,你就該聽我的!因為我是男孩,你是女孩!小石蘭是石軍長的女兒。石軍長對她非常寵愛。小石蘭有些任性地道,我爸是軍長,你爸是參謀長,我爸管著你爸,你該聽我的!小田陽說,你別覺得軍長最大,還有司令員呢!將來我就是司令員,管著你爸!你爸都說了,讓我管著你呢!小石蘭不信,就跑去問爸爸,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她爸爸還真的說該聽小田陽的。雖然小田陽經常頑皮得出格,但石軍長其實很喜歡小田陽,這其中除了摻雜著對田遼沈的歉疚外,更重要的對脾氣。從小看大,三歲看老,石軍長相信不會看走眼,這小田陽將來就是個當將軍的料!小石蘭很生氣,故意跟小田陽搗亂。倆人雖然青梅竹馬,但卻不是“兩小無猜”,從小就打架,一直打到了婚后。也算是一對小冤家了。 那時候,小田陽不知道他還有一個孿生兄弟正在鄉下艱難地成長著。 雖是孿生兄弟,但劉棟的生活與小田陽相比,簡直天壤之別。 劉棟和哥哥劉樹、姐姐劉草都在上學。家里沒有什么可吃的,只得一頓一個玉米餅子。時間長了,同學們就給劉棟起了個外號“劉餅子”,引得劉棟打了一架。從那以后,劉棟就不在教室里吃了。他來到了校園里的小樹林,這才發現哥哥和姐姐都在,都在艱難地吃著玉米餅子。 劉二根的身體越來越差,開始咳血,王桂香擔心丈夫熬不下去,就勸他去省城大醫院看病。家里本來是沒有錢的,可正接到楊佩佩和田遼沈寄來的幾十塊錢,如雪中送炭。劉二根這才帶著大兒子劉樹去了省城。劉二根說是要去看病,其實是要去尋找兒子。楊佩佩寄錢時雖然沒有寫明地址,但郵戳上顯示出是從省城寄來的。劉二根其實一直不肯死心,兒子是他的,是他劉家的,不管生活多么艱難,但骨肉不可分啊! 劉二根帶著劉樹到了省城,專門挑部隊營區去轉悠。他連名字都記不準確,只記得男的姓田,是個軍官;女的姓楊,是個大夫。就憑這兩條,想在省城找到田遼沈和楊佩佩,幾乎不太可能。可,劉二根并不死心。 劉樹是很偶然遭遇到小田陽的,自然,他們并不相識。小田陽放學后正率領一群“子弟兵”在沖殺,誤將劉樹當成了小偷而抓了起來。劉樹自然要反抗。廝打中,劉樹將小田陽的眼睛給打傷了。楊佩佩趕來,心疼兒子,要懲治劉樹。可劉樹道,他眼睛要真的瞎了,我就把我眼睛換給他用!說這話時,劉樹也沒有想到十幾年后竟然應驗了!哥哥劉樹為弟弟田陽捐出了眼角膜! 楊佩佩沒有認出劉樹。但當劉二根聞訊趕來,楊佩佩大吃一驚!這分明就是她最害怕見到的人!楊佩佩連賠償都不談了,急忙拉著小田陽躲走。楊佩佩回家就將小田陽關了“禁閉”,小田陽委屈得直喊。一連多天,楊佩佩都從睡夢中驚醒,不得不告訴田遼沈實情,說,那個劉二根又找來了!肯定是沖著咱們兒子來的!田遼沈道,他要是還想要回孩子,不管咱們舍不舍得,都該還給人家啊!可楊佩佩卻說,你要不想讓我活,那你就還去!沒了兒子,我還活啥活!田遼沈不敢再勸了。 田遼沈去找劉二根父子,卻陰錯陽差沒有見到。劉二根根本就不知道他已經見到兒子了,失之交臂。而劉樹,多年以后當他將自己的眼角膜捐給了田陽時,才想起與弟弟這場偶遇,感嘆不已。人生充滿了玄機。 劉二根帶著劉樹回到鄉下后,大病不起。他臨死前,告訴妻子王桂香,他的心愿未了,說將來不管怎樣,也要找到送給人的兒子,哪怕就是不要回來,看看,看上一眼心里也踏實啊!王桂香何嘗不想自己的骨肉啊?可是,王桂香不想給要回來,不愿讓田家難過,人家可是養育之情呢! 王桂香答應劉二根,等將來有機會,一定去找兒子,去看看他。 劉二根去世,王桂香拉扯著劉樹、劉棟和劉草,依然艱難地度日。 劉樹上高二時,就要去當兵。劉樹找到了大隊革委會的胡主任,可被胡主任拒絕了。胡主任正眼都沒有看劉樹,只道:劉樹啊,你以為你是誰啊?那是去參軍,當兵,入伍!退伍后就能到城里當工人去!這樣的好事怎么能輪到你呢?你也真敢想啊,劉樹! 劉樹當頭挨了一悶棍! 胡主任說的不錯,當兵入伍,就是農村人的夢想,一個可以改變命運的夢想!這樣的好事,怎么能輕易落到他的頭上來? 劉樹悶悶不樂地整天吹著笛子,笛聲透著憂傷。王桂香聽了,暗自抹淚。眼前這三個孩子,注定要在農村苦命一輩子了。這沒有辦法。王桂香只能認了! 但劉樹不認。他不肯認命。劉樹堅定地告訴弟弟劉棟說,你,再過幾年要想法去當兵!就是把腦袋削尖了,也要去當兵!不當兵,咱們家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只有當了兵,咱們家才能挺直了腰桿活! 劉棟咬著牙說,哥,記住了,我要當兵去!

天下兄弟第5集劇情介紹

  

  【字幕:1978年】 【劉棟畫外主述,時空過渡。】 18歲的劉棟,當兵成為了他的夢想,也成為了他走出農村的惟一出路。 高中畢業的那年秋天,正趕上秋季征兵,劉棟很興奮地去了大隊報名。跟哥哥劉樹一樣,劉棟被胡主任兜頭給了一悶棍。哥哥劉樹曾幾次要求去當兵,當都被胡主任給擋了下來。胡主任說,劉棟啊,你咋也敢想這事?劉棟當即楞了。劉棟說,我符合條件我咋就不能去當兵?胡主任就很和藹地笑,說,劉棟啊劉棟,你爸死得早,你媽拉扯你們兄妹三人不易,你啊,該守著你媽,盡盡孝心,知道不?劉棟說,我媽也盼著我能去當兵,當兵才能有出路。胡主任就不耐煩了,說對對對,咱這農村,當兵才能有出路,都知道。可既然都知道當兵有出路,那這好事怎么能輪到你呢?你那啥,你回家吧,該干啥干啥去,你別以為你是誰!你誰也不是!劉棟很郁悶地回家,把胡主任的話告訴了媽媽和哥哥,還有姐姐劉草,一家人都在嘆氣。王桂香說,兒啊,媽就舍下這張老臉,替你去求一回去! 王桂香要去找胡主任,但被劉樹給攔住了。自從父親死后,劉樹就自覺地當起家中的頂梁柱來了。劉樹說,媽,不用你去看姓胡的那張臉,我去找! 劉樹幾年前要求當兵時,胡主任也是這么擋住了他。 劉樹去找胡主任的路上,遇到了胡小胡。胡小胡是胡主任的兒子。胡小胡一直在追著劉草。胡小胡很炫耀地告訴劉樹,我進城當工人去了,嘿!你可別眼紅!劉樹說,我還真就眼紅了,你攤上了有權有勢的爸爸!我想當兵去,你爸爸不讓;現在輪到我弟弟了,你爸爸還是不讓!胡小胡說,劉棟想當兵是吧?我知道,我知道的,當兵才能有出路。可這很簡單啊,求我啊!劉樹說,你又不是你爸,求你管用嗎?胡小胡說,當然管用!劉樹說,那我就求你!胡小胡說,你求不行,讓劉草來求!讓你妹妹劉草來求我,我就答應!劉樹就很憤然地盯視著胡小胡,恨不能照他的臉上砸一拳! 劉樹去找胡主任,胡主任倒是不客氣,照舊一悶棍給抽了回來。劉樹回家看著正等候著的弟弟劉棟,不甘心,就帶著妹妹劉草去找胡小胡。劉樹說,哥知道你最討厭胡小胡了,可為了咱弟弟,你就委屈求他一次!劉草忍下委屈,就約了胡小胡。胡小胡興高采烈。胡小胡說,想讓劉棟當兵去不難,我爸一句話啊。可這句話不能白說啊,劉草你得嫁給我,我早就看上你了!劉草鄙夷地告訴胡小胡你做夢呢! 劉草回家就哭,哭得劉棟要去找胡小胡打架,但被劉樹給攔住了。劉樹說,這是一筆交易,也就胡小胡能想得出來。不過,想明白了,這筆交易咱家不算吃虧。可劉草不干,劉草說,要是逼我嫁給胡小胡,我也就不活了我! 劉棟也不干。劉棟不愿意因為自己而毀掉姐姐一生的幸福。 劉棟那天去割草,心煩意亂中,割破了手指,流出了殷紅的血。他沒有太在意,甚至連包扎都沒有,只是用河水清洗了清洗。 可十指連心! 就在劉棟流血的同時,遠在省城的田陽,卻像是感應了冥冥中的召喚,莫名地感到了胸悶,心跳過速。 十八年后的田陽,英俊而又充滿了朝氣。田陽沒有太在意他的胸悶和心跳過速。他正在準備參加高考。但楊佩佩卻嚇壞了,她先是給兒子聽診,可愛子心切,竟懷疑起自己的醫術,非要帶著兒子去醫院檢查,做心電圖。田陽不愿意去。田陽與爸爸田遼沈的性格很像,堅強而又固執。但楊佩佩死活將兒子田陽給拉去了。 心電圖檢查的結果:一切正常! 田遼沈也說楊佩佩對兒子有些神經過敏,溺愛有加。楊佩佩卻說,對兒子是我的兒子,就得愛,不愛那還配當媽媽嗎?! 田陽準備報考軍校。但他遇到的第一個挑戰就是來自自己。他是個左撇子。他想改。可怎么也改不過來。他擔心到了部隊上,左撇子會給自己帶來麻煩。譬如說,持槍射擊什么的。田陽喜歡槍,從小就喜歡! 就因為左撇子,在家里吃飯的時候,田陽筷子和爸爸的筷子老打架。 劉棟也是個左撇子。 劉棟吃飯的時候,也常常和哥哥劉樹的筷子打架。 劉家正在吃飯,沒有想到胡主任會主動登門。胡主任很和藹地對王桂香說,你看啊,這事也是個巧啊,你家劉棟呢,想去當兵;好啊,當兵好啊,等復員了,按政策就能進城當工人,這要是在部隊進進步,提了干,那就更不得了!大軍官了!我家小胡呢,看上劉草了,死活非要娶,他現在當了工人也不想娶城里的女人偏就想娶劉草。要說呢,也難得!我看啊,這事好啊,我讓劉棟當兵去;你讓劉草嫁給我兒子!兩好并一好,好上加好!王桂香說,兒女的事,雖說該當媽的作主,可也得他們點頭才行。胡主任說,那你們家就商量商量,給我個話兒。 劉草哭了! 劉草很委屈。她實在不喜歡那個胡小胡。劉棟明白姐的心思。劉棟說他寧肯不去當兵,寧肯一輩子留在農村種地,也不想委屈了姐姐!劉棟說得很堅決。劉棟說,姐,你不要怕,胡小胡要是敢再糾纏你,我就收拾他! 劉樹先是沒有表態,只是很痛苦地吹著笛子。笛聲依然透著憂傷。待吹了兩天,第三天的黃昏,劉樹將劉棟和劉草帶到了父親的墳墓前,劉樹先跪了下來,然后讓劉草和劉棟也跪了下來。劉樹說,給咱爸磕個頭!咱爸就盼著劉棟去當兵,就算替咱爸答應胡家了!劉棟和劉草都愣住。劉樹咚咚咚磕了三個響頭。劉草和劉棟也只好跟著磕。待他們磕完,倆人的臉上都流淌著淚水。 盡管劉棟覺得有違父親的愿望,但他仍不同意犧牲姐姐劉草的幸福,而去嫁給胡小胡。劉棟為此和哥哥劉樹爭吵起來了。但這個時候,劉草卻主動做出了決定:她答應胡小胡的求婚! 劉草這一答應,劉樹覺得松了一口氣,可劉棟卻覺得對不起姐姐劉草。 胡主任又來,跟劉樹和王桂香商定:在劉棟去體檢那天,胡小胡和劉草舉行訂婚儀式;當劉棟參軍之前,胡小胡就要和劉草舉行婚禮。 不久,劉棟接到了體檢的通知,但他的左眼視力有些弱,劉棟害怕被刷下來。他把自己的擔憂告訴了哥哥。哥哥劉樹大吃一驚,絕不能功虧一簣!到了體檢那天,哥哥劉樹陪劉棟去了縣城征兵辦,當劉棟測試視力時,劉樹在一旁做著暗示,幫著劉棟過關。 就在兄弟倆慶幸之際,劉草卻正在哭泣。劉草和胡小胡如約舉行了訂親儀式。由胡主任召集親朋好友,在胡主任家吃喝了一頓。劉樹和劉棟從縣城趕了回來。劉樹喝多了,對妹妹劉草說:草兒,讓你受委屈了,咱家欠著你的,哥和劉棟都欠著你的了。劉草哭著說:哥,你啥都別說了!我知道我該為弟弟這么去做,可我心里還是疼,針扎似的疼啊! 回到家的劉草偷偷地跑上了后山,大寶在那兒等著。大寶是劉草的初戀情人。劉草對大寶說:大寶哥,我對不起你。等下輩子,下輩子我再嫁給你。大寶傷心地說:草兒,誰也不怪,都怪我沒本事。這輩子我只喜歡你一個,除了你我誰也不娶。 得知兒子劉棟體檢過關,就等著入伍通知,王桂香高興之余又勾起了心事:不知道劉棟那個同胞兄弟現在在哪里?也不知道怎么樣了?都是她身上掉下的肉啊!

天下兄弟第6集劇情介紹

  

  田陽高中畢業那年,參加了高考。 等發榜的時候,田陽接到了錄取通知書。可田陽一拿到錄取通知書,就憤怒地去找媽媽楊佩佩。楊佩佩已經是主任了。田陽將錄取通知書拍到了楊佩佩的面前,質問道:我報的是軍校,可被師范大學給錄取了,媽,是不是你把我的志愿給改了?楊佩佩很高興。楊佩佩難以掩飾,她對田陽說,兒子,你看看,這是中文系,學中文啊,將來你可以當個作家,當作家不比你去當兵好?田陽說,我每天說的是中文,看的也是中文,還用專門去學?傻瓜才去學中文!不去!除了軍校我哪兒也不去! 田陽和楊佩佩為此吵翻了。田遼沈得知后,也埋怨楊佩佩,不該偷改了兒子的志愿。楊佩佩很惱火,也很委屈。楊佩佩說,我就是不想讓你去當兵!我和你爸當了一輩子的兵,已經當夠了!楊佩佩這一句話,把田遼沈和兒子都給得罪了。田遼沈拍案大怒。田遼沈說,你身為軍人卻又看不起當兵的,該開除你軍籍!當兵的怎么了?田陽也說,當兵是我唯一的選擇!唯一!我要不去當兵,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爸爸身上的彈片!楊佩佩說,我沒有看不起當兵的,可一家有兩個當兵的還不夠嗎?現在師大已經錄取你了,你不喜歡學中文可以慢慢去培養興趣,你想去軍校已經不可能了!田陽說,那我也不去師大!參加征兵!從一個新兵當起!到了部隊我再考軍校!楊佩佩說,你瘋了?田陽說,我沒瘋,我只是不想改變我的理想!楊佩佩勸不住兒子田陽,就指望田遼沈來勸。可田遼沈卻說,兒子大了,有他自己選擇的權利!我尊重兒子!楊佩佩和田遼沈大吵了一通。楊佩佩對田遼沈說了實話,她不愿意兒子去當兵,除了怕兒子吃苦,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不愿意兒子離開身邊,離開省城。 楊佩佩作為一個母親,她不奢望兒子大富大貴,只求平平安安,跟她和田遼沈生活在一起。從戰爭的硝煙中走出,她見識過太多太多的生與死,她對生活有著別樣的理解。 楊佩佩為了挽留兒子,去向石軍長一家求助。這幾年,他們和石軍長一家來往非常密切。從戰爭中生死與共走過來的,這份情意比親情還濃!更何況,兩家大人還都希望能夠結成親家,大人們可都看好,田陽和石蘭是天生的一對! 可讓楊佩佩沒有想到的是,石軍長和田遼沈竟然一個腔調:兒子大了,該讓他自己選擇!楊佩佩說,這話聽起來好聽,可我還不知道嗎?假如田陽考上軍校而放棄,選擇去讀中文,你們還能這么支持他?石軍長當即就有些火了,要是考上軍校為啥要放棄?啊?軍校能放棄嗎?讀個中文有啥用!根本就不如去當兵! 楊佩佩這才明白這事跟田遼沈和石軍長根本就談不通。楊佩佩只好求助石蘭。雖然沒有訂親儀式什么的,可兩家來往中,時不時地開個玩笑,兩家大人已將田陽和石蘭看成是一對的了。石蘭一聽田陽要放棄讀大學,非常吃驚。石蘭說,這怎么可能?!放棄上大學的機會去當兵?! 石蘭直截了當地告訴田陽,她反對田陽的選擇!她要田陽去讀中文。石蘭說,我報考的就是中文系,學好中文當個作家詩人的多好,我喜歡!田陽就很詫異地看著她,說,你怎么可能喜歡一個文人?你爸可是個軍長啊!你去喜歡一個文人,丟人不丟人你?石蘭說,你這是什么邏輯!田陽說,我就是這個邏輯!你該去喜歡一個當兵的,去喜歡一個軍人,去喜歡我,這才對!石蘭說,我憑什么非得喜歡你啊?田陽說,你就得喜歡我,不喜歡我你還能喜歡誰啊你?! 田陽從小就對石蘭霸道,長大了更是變本加厲,這讓石蘭很反感! 楊佩佩沒有勸住田陽,石蘭也沒有勸住田陽。田陽還是參加了征兵,還是穿上了軍裝。軍裝雖然以前他也穿過,但這一次感覺不一樣。田陽很興奮。田陽穿著軍裝就跑去見石蘭。田陽沒有想到石蘭正在家鬧抗爭,甚至不惜以絕食相威脅,原因是她要到回到學校復習去,可她爸爸卻不允許。石軍長給她拿回家一套軍裝,讓她也當兵去。石蘭說,我不想當兵去。可她爸爸說,那你就不配當我的女兒!我的女兒就該當兵去!父女倆為此鬧翻了。 石蘭最終沒有抗爭過父親石軍長,還是穿上了軍裝。 田陽見石蘭也穿上了軍裝,更興奮了。田陽說,嘿,好!這下我更放心了!石蘭說,你放心什么呀你?田陽說,我決定了!石蘭說,你決定什么了?田陽說,我決定等提干以后就娶你!石蘭聽了一愣,很慍怒。石蘭說,你連個愛情表白都不會,就想娶我?田陽說,軍人說話,不繞彎子!石蘭說,一點都不浪漫!田陽說,你要星星嗎?我爬到天上去給你摘!這就是你要的浪漫吧?我懂,可酸不酸?對你有用嗎?本來我還有那么一點點擔心,擔心我去當兵你留在地方上會跑掉,這下好了,你也當兵了,你想跑都跑不掉!石蘭生氣地道,你別做夢,別以為我就是你的!田陽說,那你是誰的?石蘭說,我是我自己的,我! 石蘭最痛恨受人擺布,可偏偏她又難以逃脫。父親決定她必須當兵,這本就違背了她的意愿。現在倒好,又來了個田陽!田陽居然連她的愛情也要替她做主,這怎么得了啊?! 如果說父親無法選擇,但愛人可以選擇,石蘭絕不想在田陽這棵樹上吊死! 劉棟也穿上了嶄新的軍裝。 劉棟臨走的前一天,劉草和胡小胡舉行了婚禮。胡小胡興高采烈地接走了劉草,劉草放聲大哭。在結親的路上,還有一個人藏在樹林中在偷偷地流淚,是大寶。心上人被奪走了,大寶傷心欲絕。 王桂香在劉草離開家門的那一刻,真實而痛快地哭了一場。劉樹的眼睛也紅了,是他逼著妹妹嫁給了胡家。劉樹安慰母親:媽,我不會離開你,哪兒也不去,就和你在一起。王桂香聽了兒子的話,長吁短嘆:你爸不在,你就是這個家的主心骨。現在弟弟妹妹都走了,你也該為自己想一想了,該娶親成家了。劉樹說,媽你放心,我會給你娶個好兒媳婦回來的。 劉草和胡小胡的婚禮辦得很熱鬧。鬧完洞房,劉草坐在炕上不動。胡小胡湊上了前,端起了她的下巴,說,我現在是你丈夫了,你高興不高興啊?劉草不理他,眼睛望著窗戶外。窗外,是黑沉沉的一個夜。胡小胡就將劉草的臉扭了過來,要親她,卻被劉草猛然給推開了。胡小胡惱了,說,劉草,你別來這套。沒有我,你弟能當兵,你能進衛生所嗎?別過河拆橋卸磨殺驢!我可不是好惹的!胡小胡一邊說一邊脫衣服,狠著對劉草說:脫衣服!告訴你,從今以后你就是我老婆,別哭喪著臉,你要每天對著我笑!胡小胡將劉草推翻在炕上,三下兩下就給她剝光了。胡小胡說,嘿嘿,劉草,你就認命吧你! 劉草的淚水滾涌而出! 劉棟雖然穿了軍裝,但他心里很疼,為姐姐劉草而疼。劉樹也很難受,但作為兄長,他得忍著挺著,為了這個家!劉棟的心里更疼楚了。 其實媽媽王桂香心里也疼。藏在心底的那個秘密,這么多年一直在折磨著她。丈夫劉二根那未了的心愿,其實也是她的心愿。隨著歲月的流逝,這心愿竟是越來越強烈。丈夫劉二根死后的這些年,王桂香仍一直瞞著劉樹劉草和劉棟。現在,劉草出嫁了,劉棟這要去參軍,孩子們都大了,該不該告訴他們?該不該告訴他們這世上還有一個弟弟,送給別人了?王桂香在折磨中還是忍住了嘴,繼續瞞著,繼續獨自承受著那份折磨! 劉棟離開家的時候,對媽媽和哥哥發誓,為了這個家,他要在部隊上好好表現,提干,穿上四個兜的軍裝!只要提了干,不僅他個人大有前途,而且,也會給這個家帶來榮譽和好處,姐姐的付出才值得! 劉棟背負著沉重的包袱,踏上了征程。 軍部大院舉行了一個簡單而又熱烈的歡送儀式,歡送田陽、石蘭和十幾個同伴一起參軍。田陽的同齡伙伴中,沒有考上大學的,幾乎都參軍了,這也是部隊大院的特色。但歡送儀式前,出了個小插曲,找不到石蘭了!石蘭躲藏起來了。石蘭躲到了楊佩佩那里,讓楊佩佩出面替她向父親說情。石蘭不想離開省城,不想放棄她的夢想。楊佩佩不僅理解石蘭,也愿意石蘭這樣做。楊佩佩想先把石蘭留下,待過兩年就讓田陽退伍回來,跟石蘭結婚,一家人守在一起,那該多好! 她們倆沒有想到石軍長帶著田遼沈很快就找來了。石軍長很惱火。石軍長對女兒說,這要是在戰場上,就該把你當逃兵論處!石蘭幾乎是被石軍長給押上了卡車的。

網絡微評
?
聶遠 吳健  
導演:黃力加
編劇:石鐘山
出品人:楊玲玲 楊善樸
出品公司:江西電視臺電視劇制作中心 北京金澤太和國際文化交流有限

電視劇排行

精彩推薦

猜你喜歡

广东彩票信息网 快比分app服务器怎么了 腾讯大众麻将怎么玩 配多多配资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公 如何打好福州麻将 福建31选7 吉林麻将怎么打 锦牛网 欢乐麻将游戏下载安装 股票配资业务员怎么找客户 湖南丫丫麻将官方网站 足球足球大赢家比分网 东方61开奖结果查 上海百搭麻将游戏规则 pc蛋蛋 99814皇冠比分二一即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