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局1950劇情介紹

1-6集

破局1950第1集劇情介紹

  

  1950年6月,朝鮮戰爭爆發。中國的抗美援朝志愿軍也應朝鮮政府請求開赴作戰前線。沈安鐵路系統作為東北的重要運輸樞紐,成為敵特分子破壞的重要目標,形勢非常嚴峻。上級要求安東市公安局特別行動處處長鄭新民組織成立反特精英小組,以保證沈陽鐵路的安全。哈爾濱公安局的偵查員韓立冬,也在此名單之內。

  韓立冬登上了開往安東的606次列車,前往安東市公安局報到。在火車上,他因圍棋結識了國民黨保密局遼東站的特派員周春山。周春山對外聲稱自己是一名中醫,剛剛收購了安東的一間藥房。他與韓立冬兩人在車上一邊下圍棋,一邊打發時間。

  韓立冬無意中撿到了一條紅圍巾,好心地送還給失主。而這條紅圍巾的主人就是牡丹江火車站派出所的指導員劉玉娥。兩人此時雖還不相識,但韓立冬對劉玉娥的第一印象非常深刻。

  突然,正在行駛中的火車遭受到了炸藥的攻擊導致出軌,車廂內頓時一片混亂。韓立冬和周春山并無大礙,可劉玉娥卻受到撞擊暈倒了。匆忙之間,韓立冬把昏迷的劉玉娥托付給周春山照顧后就返回現場尋找證據去了。

  韓立冬與得到消息后趕來偵查現場的鄭新民和安東市公安局特別行動處組長朱定軍相遇。根據從現場找到了一枚日本97式90毫米迫擊炮彈片,韓立冬推測在列車經過時,有人在附近的老龍山上用迫擊炮引爆的炸藥。三人來到山上找到了作案地點,并推測出兇手肯定是一個力量非常而且受過專業訓練的人,而且附近肯定存有日軍的秘密軍火庫。

  與此同時,周春山跟著劉玉娥的救護車一起到達了安東市,與國民黨保密局遼東站的站長吳孟林接上了頭。周春山懷疑是吳孟林制造了爆炸案,但此事非吳孟林能力所及,推測可能是國民黨遼東站站長孫正義所為。周春山立刻回憶起當年孫正義之所以能當上遼東站站長,靠的是偽滿洲國的少校情報官獨狼,據說這個獨狼掌握了關東軍為了對付蘇聯紅軍修建的秘密軍火庫,此人的手上有一個狼的紋身,只接受孫正義的單線領導。周春山由此推斷秘密軍火庫可能真的存在,馬上命令吳孟林著手調查火車被炸出軌是否乃孫正義和獨狼所為。

  韓立冬還向鄭新民匯報,他在508次列車上一直跟蹤行蹤可疑的國民黨遼東站站長孫正義至大東鎮,發現了特務窩點并擊斃了特務頭子孫正義。可孫正義在遼沈戰役的時候就已被我黨擊斃了。事出蹊蹺,鄭新民決定向上級反映此事。經過調查,韓立冬打死的“孫正義”其實是我方為尋找日軍秘密軍火庫而打入敵人內部的同志王守成,他的未婚妻就是劉玉娥。

  韓立冬得知真相后懊悔不已,主動和鄭新民來到劉玉娥養傷的醫院承認錯誤。劉玉娥一時無法接受這個噩耗失聲痛哭,而韓立冬也被關進了禁閉室,要求詳細寫下事發經過。再次回憶起了失手打死王守成的整個經過,韓立冬仍然搞不明白他作為臥底人員,為什么會對我方人員開槍,而韓立冬在王守成身邊找到的一枚鑰匙也不知到底有何用處。

  為了調查近期出現的這些意外事件,鄭新民按照上級要求設立特別行動小組,由戰斗經驗豐富的劉玉娥擔任組長,搭檔就是破案經驗豐富的韓立冬。兩人雖然都對這種安排很是無語,但劉玉娥還是從大局出發,暫時摒棄掉了個人恩怨,接受了這個安排。

破局1950第2集劇情介紹

  

  沈陽,國民黨潛伏特務獨狼買著吃食來到了一間民宅前。一名叫香蘭的女子一邊喊著家棟哥一邊給他開了門,同時叮囑他在危險重重的安東要萬事小心。

  與此同時,身在安東的韓立冬也回到了闊別已久的家。身為安東鐵路局檢修工人的父親韓世福和現在安東醫院工作的護士趙大妮見到他都欣喜異常。趙大妮是兩家父親定下的韓立冬未過門的媳婦,韓世福好不容易盼回了兒子,想趕緊把婚事辦了。可韓立冬一向只當趙大妮是親妹妹,并不打算與她成親。

  國防部二廳的潛伏特務,代號57號的林麗正和他的手下沈翔討論著606列車被炸案,他們也推測爆炸案的幕后指使八成就是孫正義和只受他單線領導的獨狼。林麗和手下沈翔表面上聽從周春山的指派做事,實際卻與中統軍統都不同心,他們也想爭奪在安東的控制權。腹黑的林麗打算從孫正義下手制造一起鴻門宴,邀請共黨的公安方面和特派員周春山同時赴約,然后坐山觀虎斗,漁翁得利。

  在林麗的精心安排下,鄭新民接到了一封舉報孫正義的信件,聲稱606次爆炸案是孫正義所為,同時透露孫正義要在晚上八點見一個重要人物。但鄭新民清楚這個孫正義并不真實存在,對舉報信的真假起了疑心。韓立冬考慮到,既然信中說的會面的時間地點都非常明確,為避免漏掉重要信息,主動請纓親自前去偵查。

  與此同時,吳孟林也從報紙上看到了孫正義邀請赴宴的暗號。周春山明知這是個鴻門宴,就一邊埋伏在18號院的附近,一邊安排人隨時觀察著院內的動向。可18號院不僅門窗緊閉一片漆黑,并無任何宴請的痕跡,同時還有公安出沒。周春山暗處慶幸自己沒有赴約,不然腹背受敵后果將不堪設想。

  老謀深算的周春山回顧了整起事件的來龍去脈后,分析出暗號不可能是孫正義發的,而是有人要“螳螂捕蟬黃雀在后”,八成是國防部二廳下的黑手,目的是想借公安的手除掉他。而韓立冬此行雖然也一無所獲,但也推測出18號院并不簡單,而且圍繞著沈陽鐵路,將會是一場你死我活的爭奪。

  韓立冬抽空和兩位多年的好友見面。兩人一個是安東市鐵路局檢修工人順子,一個是安東市鐵路局調度員張文遠。三人正一起喝酒閑聊時,美軍的飛機突然對安東市的新民街實施了轟炸,大街上頓時一片慘象。鄭新民帶著公安干警在瓦礫廢墟上尋找著掩埋在下面的群眾,韓立東也放下酒杯立即加入到了救人的行列中。

  韓立冬聽說被炸前曾有人看到過一道古怪紅光,便立刻著手調查,發現了引導敵機轟炸的發光裝置。鄭新民立刻意識到敵人就在身邊,因為被炸的新民街幾棟日式小樓的其中一座就是我黨設立的戰時鐵路運輸調度部門,轟炸新民街顯然就是沖著這個部門來的。而這件事非常機密,僅有少數人知曉。韓立東推斷肯定是鐵路局內部走露的風聲。

  周春山和吳孟林也從美軍此次詭異的轟炸中推測出,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引導著美國人對共黨的保密部門實施了有目的的轟炸,安排吳孟林著手追查這個幕后的神秘力量。

破局1950第3集劇情介紹

  

  吳孟林通過57號調查到被炸地點是沈安鐵路戰時調度籌備處,周春山據此推測,神秘力量已潛入沈安鐵路內部了,便一邊讓吳孟林轉告57號自己對她的褒獎,一邊命令她繼續追查,一定要找到這個給美軍發送信號的神秘力量,這對他們尤其重要。而且周春山還從遞送的情報中分析出57號是個女人。

  鄭新民和韓立冬從轟炸地點十分精確這一點上分析,肯定是鐵路局內部出了內鬼。他根據現場目擊者的描述畫了畫像,并對鐵路局內部涉事人員進行了初步調查,發現鐵路局參與該項目的10個人均無作案可能,便請求鄭新民允許自己喬裝改扮,潛入鐵路局內部繼續調查。

  韓立冬東化妝成剛到鐵路局工作的大學生,深入到鐵路局內部仔細勘察。經過詳細調查,很快將目標鎖定在了內鬼“老王”身上。為了抓捕老王并抓出幕后主使,韓立冬和鄭新民商議過后,打算通過故意放松警惕的方式讓老王把情報送出去,并伺機實施抓捕,卻沒想到被同在鐵路局工作的林麗偷聽到了整個計劃。林麗得知老王已經暴露了,便找到沈翔,讓他打著送老王出城的旗號,請周春山出面相助,并借機將他們一網打盡。

  劉玉娥一直負責電臺的監聽工作。通過她的匯報,鄭新民確認了目前有兩股國民黨勢力在給臺灣發送情報,要求劉玉娥盡快揪出特務勢力。劉玉娥通過進一步地監聽,發現了一處很可能是發報地點的倉庫里,立即組織人員趕往,卻一無所獲。鄭新民和劉玉娥都意識到這個發報人員非常狡猾,每次發報的地點都有變化,想要找到確切位置還需要時間。

  吳孟林接到了57號請求援助老王撤退的情報后,立即匯報給了周春山。周春山想著可以借此挖出幕后的神秘力量,便決定出手,同時叮囑手下人要活口。與此同時,老王也接到了林麗通知他出城的時間地點。當晚,老王便化裝成女人后順利地逃脫監視,等韓立冬發現不對時為時已晚,連忙帶人追了上去。

  當晚,周春山和吳孟林也依約到達了約定地點,卻并未發現人影。兩人正納悶時,老王被沈翔推下了山崖,摔在了周春山和吳孟林面前。周春山和吳夢林大驚失色,正欲上前查看老王傷勢時,被趕到的韓立冬喝住。周春山一見韓立冬,便繼續以中醫的身份掩護自己,謊稱出診回來的路上碰巧碰到了從懸崖上掉下來的老王。

  韓立冬和隨后趕到的鄭新民都對周春山和吳孟林兩人仔細搜了身,又檢查了一遍隨身攜帶的藥箱,卻并未發現任何異常。即便如此,鄭新民對周春山頻繁出現在事故現場一事仍感到懷疑,覺得他雖然沒有作案動機,但仍不能排除嫌疑,讓韓立冬仔細地查一查這兩個人。而對老王,因為沒有在現場找到任何的蛛絲馬跡,只能按自殺處理草草結案。

  回到家中的周春山驚魂未定,料定殺害老王的人同時也是要治他們于死地,而知道這件事的人非常有限,風聲有可能是57號不小心走露的,讓吳孟林通知57號迅速消滅痕跡,深潛。

破局1950第4集劇情介紹

  

  周春山鑒于神秘組織的力量要比想象中強大的多,一方面讓57號暫時停止工作保持潛伏狀態,另一方面調遣了秦彪的別動隊來安東支援自己。

  鄭新民從老王從事的特務活動中分析出,鐵路局內部肯定還有其他的特務負責和老王接洽,便對外宣稱老王墜崖事件以自殺結案,想用欲擒故縱引蛇出洞的方法引出老王背后的大魚。韓立冬順著鄭新民的思路推測這條大魚和老王的日常聯絡地點肯定在食堂,便決意繼續暗中調查。

  韓立冬還懷疑到兩次皆在事發現場的周春山非常可疑,便以會棋友的名義來到濟民藥店,表面上來表彰周春山在606次列車被炸事件中英勇救人,實際目的則是試探周春山的底細。韓立冬一邊下棋一邊試探性地詢問周春山的經歷,周春山立刻警惕起來,把故事編得滴水不漏。與此同時,劉玉娥也調取了周春山的檔案,和他本人所說完全相符。雖然周春山的嫌疑看似解除了,但劉玉娥認為仍然不能對他掉以輕心。

  上級決定大力宣揚王守成同志的事跡。韓立冬覺得此案還有諸多疑點沒有解開,此時暴露王守成的身份似有不妥。但命令不可違,王守成的事跡還是見報了。獨狼看到報紙后,回想起自己與孫正義的最后一次見面,不敢相信自己最后一次見的竟然是個假“孫正義”。他安撫好妻子香蘭后就只身登上了去往安東的火車,想要查個水落石出。

  劉玉娥讀著報紙上的文字,再次回想起與王守成一起經歷過的戰爭歲月。槍林彈雨兩人都攜手走過了,卻沒想到未婚夫會遭遇這種意外,不禁留下了眼淚。周春山和吳孟林看到報紙后也大吃一驚,因為就連被他們策反的孫正義的手下孟鐸,也一直沒認出來這個“孫正義”竟然是假冒的。

  同志們聚集在一起送王守成同志最后一程。韓立冬在墓前發誓:一定會替王守成同志完成他未完成的任務,欠他的這條命也會在任務完成后一并歸還。大家走后,劉玉娥站在墓前獨自垂淚,思念著逝去的親人。

  秦彪來到安東后立即向周春山報到,一并帶來了上級的最新指示。周春山根據安東目前的局勢,推測共產黨很有可能要渡江參加朝鮮戰爭。秦彪的人雖然陸續抵達了安東,可武器奇缺,周春山就把主意打到了軍列上。白天,秦彪喬裝打扮混入安東火車站勘探情況;到了晚上,他們聲東擊西,先點燃火車站的臨時倉庫,借大火轉移了眾人視線后,欲趁亂偷走軍列車廂內的武器。

  韓立冬看到突然起了大火覺得不太對勁,便主動跑過來,叫上順子一起勘察情況。搜查過程中,韓立冬發現一名哨兵站崗時沒有戴帽子,立刻意識到危險就在眼前。雙方隨即展開槍戰,隨后而至的劉玉娥憑借精準的槍法和豐富的戰斗經驗擊斃了一部分特務。秦彪見勢不妙,腳底抹油趕緊逃跑了。

  韓立冬和劉玉娥為防意外,先進車廂內察看,果然在里面發現了炸彈。韓立冬迅速讓順子帶著其他人先行撤離,自己則去而復返陪著劉玉娥一起拆炸彈。離起爆還差一秒時,劉玉娥剪斷了電線,成功拆彈。

破局1950第5集劇情介紹

  

  炸彈危機解除后,劉玉娥和韓立冬立刻沿著特務撤退的方向一路追去。兩人先是乘坐軋道車,隨后又順著敵人留下的腳印一路追進了山林。在斷崖下,韓立冬從敵人留下的行路痕跡推測出特務們已經爬上斷崖,劉玉娥二話不說徒手爬了上去,還迅速在漆黑的夜色中找到了一處休息的山洞。韓立冬親眼見識了劉玉娥的出色的戰斗能力,連連稱贊。

  與此同時,鄭新民正帶領公安同志們在臨時倉庫清點因火災而造成的損失。他和韓世福一起勘察現場時發現了白磷,推測著火點應該是這里。鄭新民還根據敵人留下的馬車痕跡,判斷出特務是往老龍山方向逃跑的,立馬派人沿著這個方向支援韓立冬和劉玉娥。

  吳孟林向周春山匯報了秦彪那邊的最新情況。初戰告捷讓周春山士氣大增,連忙讓吳孟林向臺灣方面報喜。其實此次的行動并非他的本意,畢竟他的主業是情報工作,如此打草驚蛇自己很有可能會暴露在共黨面前。無奈上峰對此前的工作極其不滿,如果再不弄出點動靜來,恐怕遼東的大權就會花落旁家。

  劉玉娥和韓立冬兩人露宿山洞,劉玉娥見韓立冬饑腸轆轆,便不聲不響地打了一只野山雞給他充饑,韓立冬很是感動。清早,兩人繼續在山中追擊,秦彪沒想到共軍竟然追出來這么遠,倉皇逃離。因為老龍山的地勢復雜,劉玉娥和韓立冬追了一段路后,還是跟丟了。

  韓立冬和劉玉娥一路來到了老龍背鎮打聽秦彪等人的行蹤。功夫不負有心人,還果真被兩人發現鎮上的一家德發山貨行有些問題。韓立冬扮成去山里進貨的客人,只身潛入德發山貨行探聽,并確定了這里就是特務的一個窩點。韓立冬一回來就馬上向上級匯報,決定先按兵不動,放長線釣大魚,引出軍火的下落。

  晚上,劉玉娥堅持再次潛入貨行內執行偵查,韓立冬勸阻不住又不放心她一個人,便一起跟了去。兩人在窗外偷聽到了老板姜寶山和掌柜曾國林談論著孫正義(王守成)的八卦,從他們的談話中劉玉娥感覺到,他們口中的王守成和自己認識的王守成有些不太一樣。正納悶時,兩人被貨行的伙計發現并團團包圍起來。為了救韓立冬,劉玉娥持槍擊斃了姜寶山。姜寶山一死,線索也就跟著斷了,劉玉娥為自己的沖動自責不已。

  劉玉娥一回安東就向鄭新民檢討自己的錯誤,請求處分。韓立冬不停地從旁解釋劉玉娥是為了救自己才被迫出手的。鄭新民嚴厲地批評了兩人無組織紀律擅自行動的行為,卻始終未忍心給劉玉娥處分。與此同時,周春山正為自己第一步計劃的成功實施而洋洋得意,和吳孟林商議著打算乘勝追擊,切斷共軍的后方供給。

破局1950第6集劇情介紹

  

  打仗打的就是后勤,老謀深算的周春山一眼就看出沈安鐵路是共軍的生命線,而安東就是命門,他開始籌劃如何搗毀鐵路線、炸開命門。在分析完當下的時局并權衡對抗共軍所需要的天時地利人和后,周春山決定對外要積極拉攏一切能拉攏的人,連山匪三六九一行不甚入流的人都不嫌棄;對內則在盡快查出異己,同時保護好自己的潛伏人員。

  周春山讓吳孟林向臺灣發電報,稱自己正在制定“驚雷計劃”。同時加快了尋找獨狼的速度。只要找到獨狼就等于找到了日軍的秘密軍火庫,那么炸毀橋梁所需的武器彈藥就都不成問題了。

  鄭新民和韓立冬也同樣聚在一起,從接連發生的這一系列事件中仔細分析當前時局。韓立冬和搶軍列的人交過手,認定他們是一批訓練有素的人,并且對安東鐵路的情況非常熟悉。鄭新民判斷德發山貨行肯定是特務的聯絡點之一,于是安排人在山貨行埋伏,偽裝成正常營業的樣子,等待特務上下線的來到。

  韓立冬和劉玉娥了解到飯店老板朱三是德發山貨行的穩定顧客,而且這個朱老板這幾天就會來山貨行取貨,韓立冬決定從朱老板下手調查。這天,朱三進入貨行后發現不對勁,正欲逃跑但為時已晚。韓立冬與劉玉娥立即開始了審問,但朱三并不配合。韓立冬看出朱三心中有鬼且迷信得很,便心生一計,裝作給朱三算命的樣子,告之他命不久矣,同時著人給他暗中下了瀉藥,朱三連瀉幾天體力不支,暈倒在地被送進了醫院。

  此時傳來了共軍準備渡過鴨綠江向朝鮮出兵的消息。周春山聽聞大喜過望,認為共軍膽敢與美國人叫板是自不量力,這正是國民黨反攻大陸的好時機。他立馬下令讓秦彪摸清沈安鐵路和沿線隧道的情況。秦彪化裝成山里的打柴人,在邊防軍士兵的眼皮底下溜了一圈,找不到任何可乘虛而入的機會,只好回來向周春山匯報。

  周春山篤定地認為,就算共軍設下了銅墻鐵壁,也總會有百密一疏。而且,臺灣和美國方面都不相信周春山向他們提供的有關共軍出兵的消息。為了近一步摸清情況,周春山決定親自走一趟沈安鐵路。

  當周春山、吳孟林和秦彪一同來到安東火車站時,正碰到了韓立冬和劉玉娥。劉玉娥經韓立冬的介紹才知道周春山在606次列車上救了自己,馬上表示了感謝。不過,當三人轉身離去時,劉玉娥卻對周春山身旁的秦彪的背影很是眼熟,卻一時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秦彪怕被劉玉娥認出,直到上車后還冷汗直冒。

  醫院里的朱三終于不堪公安對他的心理戰術和瀉藥的折騰,主動向韓立冬坦白了自己的特務身份。

網絡微評
?
苗圃 何明翰  

導演:何濤、黃楠

編劇:蘇霆

出品公司: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鹿鳴影業有限公司、北京電視藝術中心

電視劇排行

精彩推薦

猜你喜歡

广东彩票信息网 国盛配资 韩国棒球比分 德国女子对瑞典女子比分预测 中国足球彩票比分直播网 圣农发展股 湖南快乐10分 福建体彩31选7开奖走势 奥克竞彩比分直播 河北麻将手机官方版下载 蓝乔配资 排球比分直播网 浙江11选5 东北二人麻将怎么玩图解 北京十一选五现在开 河南麻将明杠怎么算 球探比分app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