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胡同劇情介紹

1-6集

芝麻胡同第1集劇情介紹

  

  故事發生在1947年的老北京城,沁芳居是北京城一家出名的醬菜鋪子。沁芳居東家叫嚴振聲,他帶著小黑子、馮大福等伙計把醬菜鋪經營的紅紅火火。嚴振聲本不姓嚴而姓俞,因為從小被過繼給了舅舅因此改姓嚴。

  這天,沁芳居的后院中,小黑子正帶著伙計制作醬菜,忽然闖進來了其貌不揚的孔老癡,他一上來就對沁芳居的醬菜橫加指責。小黑子很不服氣,吆喝伙計正準備把孔老癡趕出去,不料驚動了屋里的嚴振聲。面對著嚴振聲,孔老癡不卑不亢,針砭沁芳居制作醬菜的種種弊端。孔老癡一番話聽的嚴振聲心服口服,他看出孔老癡祖傳的手藝,來歷不凡,當即決定依他所言明天就去豐潤進豆子,孔老癡聞言大喜,答應來到沁芳居替嚴振聲效勞。

  嚴振聲和太太林翠卿商量決定去豐潤進豆子。個性直爽的林翠卿當即拿出了娘家陪嫁的一桿長槍,可是現在兵荒馬亂,雖然有槍在手林翠卿心里仍舊不踏實,于是提議嚴振聲去找俞老爺子,讓俞老大出面幫忙押鏢,以防萬一。嚴振聲拗不過林翠卿,答應去跑一趟。

  嚴振聲找到了正在街頭賣藝的俞家父子,懇求他們出面押鏢,俞老爺子一張口就是300大洋,還翻起了老黃歷。因為當年押鏢出了差錯,嚴振聲的舅舅硬生生抱走了小兒子嚴振聲,俞老爺子多年來一直耿耿于懷。嚴振聲不以為杵,不僅答應俞老爺子所有條件,他順便提出俞家父子整天在街頭賣藝也不是長久之計,等這趟押鏢回來,自己替他們盤下一個鋪子,至少不用再風吹雨淋。

  嚴振聲回到家整裝待發,不料親家郭秉聰登門拜訪。他對于被月桂齋辭退的孔老癡居然受到了嚴振聲的重用頗有微詞。精明的嚴振聲聽他的話酸溜溜的,馬上明白了言外之意。他一面嘴上說著馬上開除孔老癡,一面連連朝著旁邊的小黑子遞眼色。小黑子心領神會,立刻為難的說昨天自己已經拜孔老癡為師了。隨后小黑子趁機又揭郭秉聰的短,當眾說郭秉聰做壞了20幾壇醬菜,為了推卸責任,這才把孔老癡開除,郭秉聰臉上有些掛不住。

  嚴振聲一行人到關外進豆子,不料返回的路上遇到一伙亂兵攔路搶糧。因為徒弟被匪兵開槍打死,紅了眼的俞老大沖上去和劫匪拼命,最后寡不敵眾遇害。嚴振聲也想沖上去,卻被小黑子死死拉住,讓他別忘了臨出門時太太的囑咐。亂兵們拉起糧車遠去,混亂中福子搶過槍打倒了兩名士兵,可是擔心對方人多,他們沒敢追上去。嚴振聲扶起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俞老大,俞老大有氣無力的叮囑嚴振聲,一定要給老爺子養老,隨后就咽了氣。嚴振聲抱著俞老大的尸體大放悲聲,他心中充滿了懊悔,如果俞老大不是這一趟幫忙走鏢,也不會喪命。

  俞老爺子在家中左等右等,仍然沒有看到俞老大回來,就直接到沁芳居去找。林翠卿擔心老爺子受打擊,她吞吞吐吐,不知道如何開口。在俞老爺子的逼迫下,伙計寶翔哽咽著告訴俞老爺子俞老大走鏢時遇害的消息。俞老爺子得知噩耗,悲痛之余,幾乎昏厥。

  酒坊里,嚴振聲把伙計們聚到一起開屜起黃做新酒,新酒完成后他卻倒在了腳上。俞老爺子找過來的時候,嚴振聲就帶著伙計們在用腳起黃,看到爹過來,他低著頭走過去跪下請罪。氣急的俞老爺子狠狠踢了嚴振聲幾腳,他哭著說為什么就讓老大死了。林翠卿想要給俞老爺子養老,但俞老爺子說他有錢不愁吃喝。俞老爺子第一時間想到了老俞家的香火不能斷,他立刻找到嚴振聲,讓嚴振聲再娶一房媳婦,給俞家頂門立戶,延續香火。

芝麻胡同第2集劇情介紹

  

  林翠卿一聽俞老爺子要求嚴振聲娶二房,馬上不高興了,但俞老爺子卻拍著桌子說必須在他院子里另娶一房媳婦傳宗接代,否則他就要跟嚴振聲斷絕關系。嚴振聲礙于林翠卿的面子不敢吭聲,俞老爺子就揉胸口,他們兩口子只得答應了。

  回家的路上,嚴振聲問林翠卿該怎么辦,但林翠卿卻說只要她沒死,他就要死了這條心。郭秉聰忽然找過來詢問買大豆的事,嚴振聲想到俞老大慘死就沒好氣要郭秉聰回去,郭秉聰有些納悶,嚴秉慧就拉著哥哥走了。

  沁芳居,嚴振聲從祿山和福子那里得知店里的錢已經周轉不開了,無奈之下他只得起了賣掉六品花翎的心思。黑子勸老爺花翎可是當年慈溪老佛爺賞賜下來的,是店里的鎮店之寶。嚴振聲說現在沒辦法了,他要福子去聯系木子爺來買花翎。

  嚴振聲帶著伙計去六國飯店俱樂部談生意,在走廊里不小心碰了一個自稱七爺的混混一下,因為對方出言不遜,嚴振聲氣不過就和對方理論,伙計正想上前幫忙,七爺的手下直接拔出刀子架在伙計脖子上。嚴振聲和七爺正在拉扯,牧春花聞聲趕到,她巧妙地從中調解,七爺看在她的面子上悻悻而去。

  木子爺過來時看到其中一個軍官卻點頭哈腰,這讓嚴振聲有些好奇。木子爺開口說那可是北京的接收大員的吳友仁,他收不動的貨都是那位再收。這時候吳友仁纏著牧春花跳舞,她推脫不開只得答應,但跳舞的時候吳友仁卻動手動腳。看到這一幕的嚴振聲對木子爺說的價錢都不上心,他喝著酒還價還看著牧春花這邊。

  吳友仁追著牧春花去酒窖,嚴振聲看到后就立馬起身追了上去。酒窖里,吳友仁想要對牧春花圖謀不軌,追過來的嚴振聲激于義憤就拿酒瓶子將吳友仁打得頭破血流。黑子過來幫老爺,但嚴振聲卻要救牧春花離開,但她卻要回去處理這件事。

  醫院里,木子爺幫著賠不是,吳友仁就詢問打他的人什么來路。原本木子爺不想說,但吳友仁威脅他不說就要揭發他販賣文物給日本人的事,木子爺只得將嚴振聲的底細抖了出來,并著重說了六品花翎的事。吳友仁冷笑不已。

  寶鳳去看望牧春花,得知牧春花被新餐廳開除,她也很是難過。寶鳳回到嚴家,干活時她和寶翔閑聊中提出了牧春花,順口說牧春花為了治老爺子的病豁出去了,哪怕是給人做妾當小也愿意。說者無意,聽者有心,不料這番話剛好被經過的俞老爺子全部聽到了,她立刻上去旁敲側擊的打聽。

  俞老爺子風風火火到牧家去找牧春花,他信誓旦旦的保證牧春花會風風光光過門,到了俞家既不做妾也不做小,是俞家正兒八經的兒媳婦。牧春花不假思索就答應下來,考慮到父親的病情,牧春花決定馬上叫車趕到醫院問問父親的病情。

  俞老爺子謊稱有個師哥病了去找嚴振聲要十支盤尼西林,嚴振聲以那藥是軍控品為由給拒絕了,俞老爺子大呼小叫的鬧騰。福子主動過來解圍說他可以弄到,但有風險要去口外,也就是共產黨的地盤。福子說十支藥至少要一千塊大洋,嚴振聲頓時愁眉不展。

芝麻胡同第3集劇情介紹

  

  郭秉聰在醫院門口遇到了牧春花,熱心地問起來老爹的病情。得知牧春花缺錢,郭秉聰打算給錢,牧春花卻不肯領情,稱自己已經找人幫忙了。半夜大雨瓢潑中,嚴振聲和大福頂風冒雨回到沁芳居,原來他們冒著生命危險,從口外重金買回了十支盤尼西林。因為回城的時候碰上了巡警,他只好將藥品藏在了褲襠里這才躲過了檢查。

  次日一早,俞老爺子就帶著盤尼西林直奔醫院找牧春花。牧春花捧著父親的救命藥喜極而泣。在沁芳居門口,嚴振聲因為賒了了2000斤面粉開心不已。趁著他高興,大福悄悄告訴他有一個王掌柜找他有要事相告。嚴振聲來到一家不起眼的小飯店,雙方坐定后,王掌柜拿出來一張嚴振聲兒子寬子的良民證,痛心的告訴嚴振聲寬子當年加入了共產黨,在日本人的圍剿中壯烈犧牲。望著那張良民證,想到已經陰陽兩隔的兒子,嚴振聲悲從中來,伏案痛哭。

  牧老爹出院后,俞老爺子叫來洋車把他們父女倆送回家。俞老爺子準備告辭,牧老爹卻突然叫住他稱要說說家事。牧老爹傷感的說當時自己在病中,姑娘沒有和自己商量就把自己給賣了。俞老爺子一聽以為對方要反悔,頓時急眼了。牧春花從中解釋自己要嫁的俞老爺的兒子,牧老爹這才放下心來轉憂為喜。

  俞老爺子隨后來找林翠卿商量嚴振聲的婚事,林翠卿心不在焉地聽著,隨后故意東拉西扯。俞老爺子明白林翠卿的心思,直接挑明說春花那邊已經答應了,現在就等著嚴振聲下聘禮了。林翠卿眼看繞不開了,隨口問起對方的身世。俞老爺子告訴林翠卿對方就是寶鳳的朋友牧春花。林翠卿心中不情愿,可又不能當面駁了老爺子的面子,于是婉轉的說俞老爺子大兒子剛死,現在他小兒子就結婚,這一紅一白犯沖。聽他這么一說,俞老爺子心頭有些犯嘀咕了,也不再堅持立刻辦婚事了。

  牧老爹思來想去,還是覺得委屈了牧春花。春花體貼的說自己不委屈,就當自己為自己做了一回主。牧老爹心中酸楚,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這邊嚴振聲乘著洋車從街頭經過,沒想到一輛轎車突然攔住去路,隨后從車上走下來頭纏繃帶趾高氣揚的吳友仁。嚴振聲看對方來者不善,自知惹不起對方就連連道歉,稱自己當時喝醉了。吳友仁話鋒一轉,提起了女招待的傳言,并質問嚴振聲是否打算勾搭牧春花。嚴振聲連連搖頭,吳友仁這才心滿意足地離去。

  郭秉聰到琉璃廠找木子爺當物品,可是木子爺看不上他手里的邊角料。郭秉聰垂頭喪氣打算離開,木子爺突然提起有一個賺大錢的買賣,果然勾起了郭秉聰的興趣。木子爺旁敲側擊的打聽嚴振聲家頂戴花翎的事,許諾只要郭秉聰幫助自己把寶物搞到手,到時候自己可以分他1500大洋。郭秉聰卻嫌棄太少,一口回絕。

  在家中,林翠卿為俞老爺子提親的事愁眉不展,她一聽說牧春花曾經當過女招待就堅決反對,擔心把這個狐貍精帶回家敗壞了家風。她看著一旁侍立的寶鳳眼珠一轉,突然有了主意,直接提出讓寶鳳給嚴振聲當二房,寶鳳滿臉的害羞。

  次日工作的閑暇,伙計們聚在一起吃飯。在飯桌上,大家七嘴八舌的談論起林翠卿打算讓寶鳳給嚴振聲填房的事,寶鳳一臉的羞澀,眾人都替寶鳳高興。唯獨一旁的小黑子一臉的急躁,甚至把碗摔了桌子上。隨后趁著寶鳳刷碗的功夫,小黑子磨磨蹭蹭來到她的身邊。他囁嚅著張口詢問寶鳳對自己的心思。寶鳳卻直接把他的話堵了回去,臉色認真地說自己一向是把他當成哥哥,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小黑子充其量也只是個伙計。眼看寶鳳看不上自己,小黑子心灰意懶,正打算出門,迎面卻撞上了嚴振聲。

芝麻胡同第4集劇情介紹

  

  嚴振聲和小黑子故意當著林翠卿的面演起了雙簧,小黑子假裝樂呵呵的給嚴振聲賀喜,聽說家里傳的沸沸揚揚,林翠卿準備讓寶鳳給嚴振聲當二房。嚴老板佯裝生氣,斥責小黑子不許胡說,會影響寶鳳的名譽。林翠卿愣了一下,隨即明白嚴振聲話里有話,明顯是對寶鳳沒意思。等她回過味來,嚴振聲卻早就溜之大吉了。

  黑子在醬廠干活時,從孔老癡口里得知林翠卿從醬廠喊走了六個伙計,讓幫忙布置新房。黑子一聽臉色立刻黑了下來,他以這里缺人手為由讓通知其幾個伙計趕緊回來。

  嚴振聲帶著大福下酒館,閑聊中大福提起了寶鳳的事,看到嚴振聲一臉的苦惱,就勸說他出去躲幾天。嚴振聲連連擺手,沁芳居的事情太多根本走不開。小黑子也正在為寶鳳的事情煩惱,他來到酒館找到了嚴振聲,向他傾訴這么多年自己豁出命干活,就是想報答嚴振聲的救命之恩。

  隨后,小黑子陰陽怪氣的向嚴振聲道賀。看到他滿懷醋意,嚴振聲哭笑不得。他笑罵著告訴小黑子,這么多年自己就從來沒有把他當成伙計,只是把他當成了兄弟。小黑子喝的醉醺醺的,隨后一路摸到了老俞家。他向俞老爺子透露嚴振聲準備背著他娶親,俞老爺子一聽頓時炸了。

  晚餐時,林翠卿不停的給嚴振聲灌酒,看到嚴振聲有了幾分醉意,林翠卿趁機勸說寶鳳現在在屋里等著他。嚴振聲推三阻四,假裝醉酒,林翠卿反而認為他這是假正經。她不由分說,就命兩個伙計硬是攙扶著嚴振聲往寶鳳屋里去,嚴振聲卻死活不肯。

  正鬧得不可開交,俞老爺子突然上門了。俞老爺子沖著林翠卿大發脾氣,正在氣頭上的俞老爺子揚言要收拾東西回老俞家,準備擇日給兒子成親。俞老爺子并且當眾告訴寶鳳,她和嚴振聲沒有這個緣分。俞老爺子氣呼呼的正想離開,林翠卿站了出來,稱嚴振聲和寶鳳的婚事是自己做主的,之前沒能及時通知俞老爺子是自己的不對,現在希望能夠明媒正娶。俞老爺子一言不發,隨后冷笑著說,害怕自己兒子被黃鼠狼給叼走了就揚長而去,留下了面面相覷的眾人。

  俞老爺子帶著嚴振聲到了俞家,他再次提起了嚴振聲的婚事,聲稱自己也搞一次婚姻民主,讓嚴振聲和牧春花先見見面。一聽說對方是牧春花,嚴振聲一下子呆住了。此時在嚴家,秀媽和寶鳳閑聊中告訴寶鳳,俞老爺子相中的是牧春花,這件事誰都做不了俞老爺子的主,哪怕是林翠卿也不行。寶鳳聞言倍感失落。

  郭秉聰因為缺錢,惦記上了妹妹手腕上的金鐲子,可是因為金鐲子是寬子送給妹妹的,妹妹執意不肯。郭秉聰趁妹妹不注意,就強行奪走。寶鳳和祥子聽到動靜趕來,紛紛指責郭秉聰。郭秉聰很不服氣,斥責兩人沒有資格教訓自己。寶鳳反唇相譏,直接告訴郭秉聰,他一直惦記的牧春花馬上就要嫁給嚴振聲了,郭秉聰目瞪口呆。

芝麻胡同第5集劇情介紹

  

  沁芳居開耙的日子,嚴振聲一時技癢,決定親自上場搗醬,他嫻熟的動作贏得了周圍伙計的一片喝彩聲。嚴振聲搗醬正在興頭上,忽然見到俞老爺子帶著牧春花來到醬廠,嚴振聲一走神,一個不慎四仰八叉掉進了醬缸里。牧春花哈哈大笑,弄得嚴振聲狼狽不堪。牧春花準備離開,俞老爺子非要牧春花留下個準話,牧春花只得羞澀地說嚴振聲還行。俞老爺子聽出了言外之意,頓時喜上眉梢。

  郭秉聰約木子爺下館子吃飯,末了郭秉聰磨磨蹭蹭告訴木子爺雙簧調包的事自己答應了。木子爺向他保證,一千五百大洋馬上兌現,安慰說郭秉聰和嚴振聲是親戚,絕對不會懷疑到他頭上。

  俞老爺子把婚事跟嚴振聲一說,沒想到他卻不樂意,嫌棄牧春花當過女招待名聲不好,被俞老爺子一通冷嘲熱諷。俞老爺子這才直言相告,嚴振聲花一千大洋在口外買的盤尼西林就是救牧老爹的命。看到嚴振聲仍舊不松口,俞老爺子氣的要叫嚴振聲親爹。

  郭秉聰帶著洪老板來到了沁芳居,告訴嚴振聲自己得知他打算將頂戴花翎賣出去,就幫他尋了一個買主。聽說郭秉聰非要上手,小黑子立刻反對。嚴振聲思索片刻,答應了他的要求,并讓小黑子跟著去,特意叮囑對方想摸可以,但小黑子不能撒手,小黑子領命而去。

  小黑子帶著郭秉聰和洪老板到店里看頂戴花翎,郭秉聰沖著木子爺發出行動信號,木子爺立刻讓雇傭的幾個混混沖進店里。他們假裝發生沖突,又吵又鬧。小黑子一看起了沖突,就順手把頂戴花翎塞到了郭秉聰懷里前去勸架。郭秉聰瞅準機會,迅速悄悄地替換了頂戴花翎上的東珠,隨后還假模假樣的稱自己準備回去和買主商量。

  木子爺把東珠獻給了吳友仁,陰險的吳友仁命令副官去沁芳居購買頂戴花翎,然后給嚴振聲扣上一個坑蒙拐騙的罪名,他要把沁芳居搞臭,要弄得嚴振聲傾家蕩產。木子爺提醒副官假的東珠上有瑕疵,那是自己在制作東珠時故意用的疵料,日后找嚴振聲算賬也好有說辭。吳友仁笑著夸木子爺夠奸滑。

  洪老板帶著副官去和嚴振聲交易,副官盛氣凌人的非要親眼看看頂戴花翎,按照木子爺的囑托,他特意指出東珠上面有黑斑。嚴振聲也鬧不清楚東珠上究竟有沒有黑斑,只得說這是祖傳的東西假不了。雙方很快成交,副官帶著頂戴花翎離開。嚴振聲心這才踏實下來,有了活錢,時間不等人,他命小黑子立刻拿著錢去進貨。

  郭秉聰巴巴地到牧家送禮,還殷勤的給老爹下跪,舔著臉說自己可以給他當兒子。牧春花立馬把他拉起來,冷著臉說用不著。郭秉聰讓牧春花跟自己出去一趟,他千方百計的勸說牧春花跟自己,許諾她欠下的一千大洋自己可以幫她償還。牧春花好奇地追問他以前那么落魄,怎么突然間有錢了。郭秉聰隨口扯了個謊,敷衍過去,牧春花也沒有多想。

  牧春花回到家,發現余老爺子正在門口來回徘徊。俞老爺子猶豫了半天,吞吞吐吐說嚴振聲沒有看上牧春花。看到牧春花表情失落,嚴振聲安慰她強扭的瓜不甜。回到家,牧春花將實情相告,和老爹商量雖然嚴振聲說救人是積德行善的事,但還是堅持必須要把錢還上,否則自己心中不安。

芝麻胡同第6集劇情介紹

  

  在家中,牧春花和老爹商量自己不想欠嚴家父子人情,打算嫁給郭秉聰,至于喜歡不喜歡的可以慢慢培養。老爹聽出了她言語中落寞之意,不由替女兒惋惜。牧春花把之前俞老爺子命人送來的醬菜又還給了沁芳居,孔老癡正在勸說牧春花收下,這時吳友仁帶人來到沁芳居,孔老癡慌忙把牧春花先藏在了房間里。

  吳友仁帶人氣勢洶洶來到沁芳居,他冷著臉拿出頂戴花翎戴在嚴振聲頭上,還沒等嚴振聲反應過來,吳友仁反手就是一耳光。吳友仁言之鑿鑿,一口咬定沁芳居的頂戴花翎是冒牌貨。嚴振聲反駁祖傳的東西不可能有假。

  吳友仁于是把洪老板叫出來對質,洪老板聲稱前兩次自己看的時候沒問題,但剛才拿到琉璃廠一看,別人都說是假的。嚴振聲滿腹疑惑,希望對方給自己時間,讓自己查清楚真假。吳友仁冷冷一笑,蠻橫的表示先砸了沁芳居,等他有錢了再算這筆賬。

  吳友仁一張口索要三千大洋賠償,看到嚴振聲不答應,吳友仁命令士兵準備動手。大福上前好言相勸,吳友仁這才答應兩天后讓張副官過來取錢,從此井水不犯河水。吳友仁離開后嚴振聲心中惱火,大福勸說他做生意的,不能輕易結下仇家。

  小黑子在旁邊氣憤的訴說在四國飯店嚴振聲和吳友仁結仇的事,大福苦口婆心地勸說他人在矮墻下,不得不低頭,還是讓他盡快考慮湊錢的事。一提到錢嚴振聲就腦袋疼,賭氣說柜上根本沒錢。這時牧春花走出來主動幫忙湊一千大洋,這也等于是報答嚴振聲了,卻遭到嚴振聲嚴詞拒絕。

  牧春花拿著嚴振聲的聘禮錢去找俞老爺子,希望幫嚴振聲渡過難關。俞老爺子為難的表示嚴振聲說過了不用還。碰巧嚴振聲也來到俞家,牧春花告辭離開。看出牧春花是個有情有義的姑娘,嚴振聲心中感慨,善意地提醒牧春花不該掙的錢就別掙,以后別干女招待。牧春花聽出了他言語中的輕視之意,傷心之余,正欲離開。

  俞老爺子這才回過味來,意識到兩人可能早就認識,就追問嚴振聲。嚴振聲目光閃爍,欲言又止。高祿山上前悄悄的告俞老爺子女招待跟窯姐沒有什么分別,遭到了俞老爺子的怒斥。牧春花聽到了羞辱的話,負氣離開。嚴振聲回頭向俞老爺子打聽牧春花還錢是怎么回事。老爺子沒好氣地說,嚴振聲當初花錢買的盤尼西林就是給牧老爹治病,嚴振聲不禁一愣。

  俞老爺子心里七上八下,就去找林翠卿和小鳳打聽牧春花的事。林翠卿污蔑說女招待就是靠拋媚眼掙錢,不是什么正經營生。聽到這么一說,俞老爺子也不好再繼續刨根問題,他話鋒一轉,問起了嚴振聲的婚事。小鳳要回避,林翠卿連忙叫住了她。老爺子和林翠卿三言兩語就定下了嚴振聲和小鳳的婚事,小鳳心頭暗自雀躍。

  四國飯店的經理來到醬廠,想要醬廠定制酸黃瓜。嚴振聲一眼就認出了對方,沒好氣的說自己不和窯子做生意。經理特意為那天的事誠心誠意向嚴振聲道歉,他正準備離去,嚴振聲卻又改變了主意叫住他,說愿意和他做這筆生意。

  嚴振聲親自送經理出門,并幫他叫了黃包車。看到嚴振聲把自己當成朋友,經理推心置腹的告訴嚴振聲,牧春花的父親得了白喉,她是迫不得已才做了女招待,但她是一個潔身自好的好姑娘。嚴振聲回味著整件事的前前后后,越想越不是味,他到柜上支了大洋,準備去牧家走一趟。

  嚴振聲賴在牧春花門口求進門,希望向牧春花道歉,牧春花賭氣不肯開門。嚴振聲軟磨硬泡了半天,牧春花才放他進來。嚴振聲進入房間里給牧老爹請安,向牧老爹介紹了自己姓名,并向牧老爹行禮問安。牧老爹詢問嚴老板的來由,嚴老板陪著笑臉說自己是專程來向牧春花道歉的。

  牧老爹一盤問,這才知道自己生病期間,牧春花在當女招待。牧老爹不住嘆息,牧春花心中委屈,紅著眼眶堅定的說自己沒干沒臉沒皮的事。嚴振聲連連道歉,由衷的表達了自己對牧春花的欽佩之情,牧春花這才心情好轉。

網絡微評
? ?
何冰 王鷗  

導演:劉家成

編劇:劉雁

出品公司:新麗電視傳媒(北京)有限公司、誠成影業發展有限公司

電視劇排行

精彩推薦

猜你喜歡

广东彩票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