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暖的村莊劇情介紹

1-6集

溫暖的村莊第1集劇情介紹

  

  某個海濱村莊,劉大刀的閨女劉香玉被重點211大學錄取,劉家里擺的是雞鴨魚肉,熱熱鬧鬧的待客。同時,王一鳴高考落榜,他提著根繩子,在沙灘上走過。被同村的朱會計懷疑上吊,不一會就驚動了整個村莊。整個村子的村民前仆后繼跑過去,正看到王一鳴站在懸崖邊上,朱會計自告奮勇,去解救王一鳴,結果差點自己掉下去。二人被救了上來后,才知道是個烏龍,王一鳴手里的繩子是纜繩,他站在岸邊是為了練歌。

  大家正要散,王一鳴宣布,明天他要去參加比賽。村主任鼎力支持王一鳴,王不開卻死活不同意兒子去唱歌,村主任追出去,告訴他他家蓋的曬海貨的小屋超出了宅基地,威脅他要拆掉。王不開慫了,跑去看自家的小屋。而劉香玉聽說王一鳴上吊,驚慌失措的跑去,還擔心的掉了淚,結果半路才知道王一鳴沒上吊。她還是去看了王一鳴,二人是一對小情侶,劉香玉并不支持王一鳴參加比賽。她回到自家的時候,劉大刀勸劉香玉跟王一鳴斷了。

  夏美蘭帶著村子里的婦女們練舞練了一上午,突然,有村民過來告訴王嬸,她侄子上電視了!大家都跑過去看,看到的是陳志飛正在電視上唱歌。劉香玉也看到了,她打電話給王一鳴,告訴了他這個消息,但還是不支持他唱歌,希望他去復讀。而王一鳴也表達了唱歌的決心。王不開和王嬸明彩在家里頭吵吵,由吵變成了打,整個村子聽到動靜,趕來勸架,把二人拉開。

  王一鳴回到家,看到父母因為他沒考上大學要去唱歌而大吵,父親更是強硬反對他唱歌,王一鳴心里十分沮喪,他回了屋子,明彩趕去勸兒子。洪主任和朱會計回去的途中,議論起村里的情況,這幾年,村子在經濟建設方面已取得不俗的成就,獲得了“小康之村”的牌子,接下來,洪主任決定抓文化建設。他準備緊緊抓住王一鳴到電視臺參加唱歌比賽和他們村舞蹈隊到市里參加比賽這兩件事情,作為突破口,多元發展,一定會放出個響雷子。

  吵架后,明彩先示弱,和王不開和好如初。洪主任和朱會計路過正在練舞的舞蹈隊,過去進行了指導。陳志飛成功晉級,他打電話給王一鳴,建議弟弟也去試試,王一鳴終于克制不住癢癢,決定堅持夢想,決不動搖!劉大刀待完客,伙計小旗拎過來一個袋子,稱是香玉買回來的,應該買給劉大刀的,劉大刀喜滋滋的打開,是一件男裝,但顯然不是他穿的。劉大刀笑容垮下來。劉香玉趕來找自己買的衣服,劉大刀不承認自己拿了,好一番墨跡劉大刀才給了劉香玉,但再次委婉勸閨女,跟王一鳴斷了。

  王不開思前想后的結果是,不同意兒子去參加比賽,除非把王一鳴唱歌這件事變成公事。他攛掇王一鳴去問侯主任要錢,反正他是一分錢不肯掏,并講了一番自己的苦歷史。王一鳴煩不勝煩。劉大刀跟媳婦講述了王一鳴在和閨女劉香玉談戀愛,媳婦還不相信。紀站長打電話給洪主任,問他村里舞蹈隊的準備情況,并告訴他市里和鎮里馬上要來調研了。洪主任表達了參與的信心,但又稱自己觀摩了一下,還是有很大的距離的。紀站長一聽就不樂意了,他和洪主任之間關系一向不錯,鎮上還讓他包他們村,這次調研的機會,他是先考慮他們村。紀站長威脅,到時候別怪他換村。他讓洪主任問問舞蹈隊隊長,到底有沒有把握!

溫暖的村莊第2集劇情介紹

  

  夏美蘭和打工的丈夫通了電話,說了一篇親熱話。王一鳴和劉香玉坐在海邊,劉香玉把買的衣服送給了王一鳴,她思來想去,決定還是讓王一鳴走自己的路。二人又說起劉香玉的夢,她夢見天鵝了,他們二人小學五年級當的天鵝志愿者,可以說天鵝是他們的定情信物。劉香玉問王一鳴準備唱歌的錢了嗎,顯而易見,王一鳴沒有準備。他決定提前進城,找點活干,掙點錢。劉香玉讓王一鳴打電話給陳志飛,問問多少錢,她幫他準備。王一鳴打了電話,得知至少要準備1500,二人掏了掏口袋,只湊了七百塊。

  洪主任打電話給夏美蘭,讓她和朱會計到他家里來。劉香玉回到家里,依偎在他爸劉大刀身邊,又是給她爹倒水,又是說好話。這精明的劉大刀掏錢掏到一半,突然擔心劉香玉把錢花到王一鳴身上,便督促女兒不正當的地方一分錢不能花。看劉大刀這么啰嗦,劉香玉一分錢不要了。劉香玉又去找了同村的小旗,問他借了八百。

  洪主任把朱會計和夏美蘭叫來后,告訴他們鎮上馬上要進行文化調研,但紀站長對卻他們的文化工作不滿意,他說過再沒有什么進步的話以后的文藝匯演就不讓他們參加了。二人一聽就急了,夏美蘭猜測是文化節目的問題,洪主任表示正是如此。傲氣的夏美蘭認為在鎮上文藝節目方面沒人比得上她,什么節目她都撐得住。朱會計出主意打電話問問紀站長。大家一致同意。電話接通后,紀站長表示他很熟悉夏美蘭,但因為太熟悉了審美疲勞了,問洪主任有沒有新人推薦。洪主任便想到了王一鳴,稱王一鳴正在參加電視臺海選,紀站長一聽王一鳴還沒有進入海選,便還是決定讓夏美蘭研究。夏美蘭頓時得意,建議換成自己的獨唱,洪主任妻子黃秀美提出反對,被洪主任呵斥了。

  夏美蘭走后,剩下三人商議起來這個唱歌模式,朱會計竟出了個舞伴歌的主意。小旗開車帶著劉香玉回去,路上只顧看她了,結果車撞到了稻草跺上。王一鳴回家后,父親王不開問他問洪主任要錢的事,王一鳴表示自己不去了。明彩很擔心,端著水果過來問兒子,王一鳴表示自己還是要去的。并講了自己和香玉的事情。看著王一鳴和劉香玉發展這么好,明彩覺得香玉是個好姑娘,但又擔心兒子配不上劉香玉。不過王一鳴并不自卑懈怠,看到兒子這個樣子,明彩很高興。

  第二天,王不開去叫王一鳴收蟹籠子,叫了一通,卻看不到人。一問明彩,得知王一鳴進城參加歌唱比賽了!王不開泛起嘀咕,好一番翻箱倒柜,掏出錢箱子,拿出錢來往外跑,走到一半又想起箱子沒關,把錢箱子給鎖了。劉大刀發現汽車有了劃痕,便質問起小旗,小旗便講述了劉香玉問他借錢的事,劉大刀又問了香玉的去處,頓時意識到劉香玉是給王一鳴送行去了。那廂,劉香玉正送王一鳴上車,朱會計風風火火的跑過來,遞了王一鳴一信封,表示那是他的意思,他表示表示。王一鳴接了信封上了車。

  上車后,朱會計又打電話,告訴王一鳴,那信封千萬別輕易打開,等他晉級的時候可以在舞臺上展示一下子。這邊,王一鳴已經打開了,發現是一副書法作品。王不開風風火火的趕來,看到王一鳴已經走了,劉香玉還在那里站著,他告訴劉香玉不能盲目的支持他兒子。而這邊,劉大刀也趕來了,質問劉香玉跟小旗借錢的事,正質問她時,被王不開聽到了。王不開表示這錢壞了他的事,他不會還的!還笑話是劉香玉纏著他兒子。劉大刀和王不開大吵起來,又演變成動手。被朱會計死死攔住。朱會計表示他幫他們二人處理處理。

  洪主任忙活完,讓媳婦黃秀美給他倒杯水,黃秀美還生氣著文藝匯演的事,要洪主任去督促。夏美蘭正和同村的兩個媳婦演練著節目,她決定來一個歌伴舞節目,由她帶頭演唱。同村的媳婦建議她也要跟陳英和黃秀美講一講節目,夏美蘭斷然拒絕。朱會計把劉大刀和王不開帶到村委會,但沒鎖,三人就坐在門口,朱會計開始調和矛盾。劉香玉回到家,質問伙計小旗,當小旗聽到劉香玉說自己靠不住時,頓時急的哭了。劉香玉又慌忙告訴他他是天底下最靠得住的人。

  這邊,朱會計的調和一抑一揚,一會說應該還錢,一會說不必還了。但最后還是被他調停了,處理結果就是:如果王一鳴輸了,就不必還這錢了。如果贏了,就加倍還這錢。朱會計又來找了夏美蘭,跟她講述舞伴歌的事。

溫暖的村莊第3集劇情介紹

  

  王一鳴來到城里,陳志飛接了他。朱會計在洪主任的督促下來到夏美蘭家,夏美蘭還在興奮的跟朱會計講述自己準備的節目。并高興的給朱會計唱那首: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并要朱會計給自己一個評價。朱會計是笑容可掬,夸贊了夏美蘭,夏美蘭就更高興了,表示難得能從朱會計口里聽到夸贊聲,有了朱會計的夸贊,她就更有信心了。但是朱會計今日顯然不是為了夸贊夏美蘭來的,他躊躇了一番,才委婉稱,他們的節目也要進行創新,創新方式就是舞蹈演員們一直在前面跳,夏美蘭后面唱。夏美蘭一聽笑就沒了。

  劉大刀和王不開經過朱會計朱學詩調停矛盾后,劉大刀倒盼著王一鳴能勝出了。引得女兒和媳婦很詫異。那廂,夏美蘭稱朱會計的創新方式就是丟人。朱會計來向洪主任匯報了此去的結果,他覺得夏美蘭說的也有一定的道理。然而,黃秀美很不愿意,認為洪主任應該打壓一下夏美蘭。洪主任沒同意。接著,就跟紀站長又打了電話,紀站長先問了“創建美麗鄉村活動”的進展,這個活動指的是給每個村安排保潔員,洪主任稱還沒開始。紀站長督促他馬上行動。洪主任表示馬上動。就又匯報了他們的文藝創新模式,歌伴舞。總體思路是在唱歌的時候,突出舞蹈演員,被紀站長呵斥胡鬧。并叮囑洪主任,現在重要的不是花架子,是實實在在的排練。掛斷電話后,黃秀美就湊上來問紀站長的說法,洪主任還帶著氣,呵斥黃秀美,從今以后,夏美蘭說什么,黃秀美就聽什么。

  黃秀美走后,洪主任跟朱會計講了美麗鄉村活動的事情,叮囑朱會計,保潔員要迅速培訓,快速上崗,他已經想好了,東邊由劉大櫓干,西邊由王不開干,一個月還有一千二百元的補助。王一鳴在城里住下后,就接到了劉香玉的電話,劉大刀湊在一邊盯著,當聽說王一鳴現在報名都難的情況后,就很憂心。掛斷電話,陳志飛便問王一鳴是不是跟香玉談戀愛了,王一鳴承認二人基本確立關系了。被陳志飛訓斥是鼠目寸光。陳志飛認為王一鳴現在應該堅持夢想,而不是談戀愛,并要王一鳴和香玉分手。王一鳴當然不同意。朱會計來動員王不開做保潔員,王不開愿意干但要加價,朱會計打電話給洪主任,洪主任直接稱不愿意干就算了。

  陳志飛這么勸王一鳴,是因為他自己有同樣的案例,他因為粉絲的威脅就拋棄了為她傾心付出的燕妮,正說著,燕妮的電話又來了,陳志飛讓王一鳴幫他接電話,王一鳴干不出這種缺德事,推讓中陳志飛直接按掉了電話。朱會計跟母親陳英傾訴找不來保潔員的事,陳英愿意自己干。陳志飛帶著王一鳴來電視臺報名,電視臺報名的人很多。小旗的欠條丟了,他找劉香玉給他補了一張。夏美蘭來到城里看丈夫趙世炎,并在這住了一天,但她還擔心著村里的事,決定明天一早上就走。而她的擔心的確是有根據的,黃秀美這時候正家家通知,匯演改成夏美蘭獨唱了。他來到王不開家,讓明彩也去通知李惠。明彩覺得不太方便,因為兩家關系有點尷尬。黃秀美便表示自己也不去了,打了個電話。

  陳志飛給王一鳴介紹了前輩陳浩宇,這次報名就是找陳浩宇報的名。黃秀美和陳英議論著文藝匯演的事情,現在除了李惠的態度模糊點外,大家都說不參加了。這閑話被朱會計聽到,朱會計勸黃秀美,跟夏主任對著干洪主任的臉也不太好看。而且這樣做只能讓事情更加復雜化,他甚至決定去找洪主任去匯報一下,被陳英呵斥回屋去寫大字。王一鳴在路上遇到一開車的紅衣女子被人碰瓷,關鍵時刻沒有人站出來為她作證,王一鳴便站了出來,替李藝蒙說話,惹火了這幫人。警察來后,這幫人跑了,但很快偷偷尾隨王一鳴,把他堵住了,將他一通暴打。

  陳志飛主動幫王一鳴約了幾個前輩去吃飯,王一鳴一聽八九百塊錢,不愿意去,但奈何陳志飛已經提前約了。陳志飛攛掇她打給劉香玉借錢。王一鳴打給了香玉,其中陳志飛又奪過電話,一番花言巧語。劉香玉稱自己去想辦法,就掛了電話。

溫暖的村莊第4集劇情介紹

  

  吃飯時候,劉大刀看出閨女劉香玉心里有事,便把李惠趕出去問。李惠出來詢問,劉香玉猶豫之后還是稱算了,李惠見她實在不愿意說也就沒再追問。劉香玉就又來找了小旗,又問他借錢,借了一千元。晚上,夏美蘭帶著大家跳歌伴舞,廣場上只剩下四五個人,夏美蘭還是堅持跳舞。在旁邊觀看的村里老人們議論著夏美蘭的性子太要強了,愛出風頭。

  王一鳴收到了劉香玉打來的錢。文化站站長紀站長在家跟女兒一起觀看網絡直播時,便想到了洪主任提過,村里有個年輕小伙子也報名參加比賽了,覺得不能落于被動,便打電話詢問洪主任比賽的時間和節目。洪主任也不清楚情況,便又打電話問王不開情況,可王不開也是真不知道。李藝蒙跟閨蜜們吃飯時,講了今天被英雄救美的事,李藝蒙說著對有一面之緣的王一鳴的好感,大家一陣起哄。而王一鳴和陳志飛也來了餐廳,請陳浩宇一眾人吃飯。而陳浩宇帶來的一眾人壓根就不是前輩,倒像是來混吃喝的。他倒是跟李藝蒙認識,打電話想讓李藝蒙的歌迷會來幫他一個忙吃個飯,被李藝蒙嚴詞拒絕。李藝蒙不喜歡陳浩宇,覺得二人不是一路的。王不開打電話給兒子,問他節目開播時間,王一鳴沒告訴他。

  王不開便又攛掇自己的媳婦給她侄子陳志飛打一個電話。陳英來到廣場把李惠給拽走了,夏美蘭很氣憤,結束舞蹈后就去找了洪主任給她作主。夏美蘭還控訴,這背后肯定是有一個大陰謀。洪主任聽言勸她,不論是什么節目,都應該調動大家工作的積極性。洪主任表示夏美蘭的工作方法有問題,這一責備頓時惹哭了夏美蘭。夏美蘭跑了回去。見狀,黃秀美心里頓時舒坦了,可是洪主任一臉嚴肅,訓斥黃秀美不應該不參加練舞,二人為此又吵了起來。小旗打量欠條時發現欠條上沒有日期,便去讓劉香玉給他補個日期,誰知道又碰到劉大刀了。劉大刀把他趕回去睡覺。

  王不開來到洪主任那里,告訴洪主任節目直播時間,但他又提條件,要保潔員那事給他加三百塊錢,被洪主任推出了門。王不開還是告訴了洪主任明天十點直播。劉大刀回到房間,跟李惠講述小旗最近有點不大對,李惠深以為然。洪主任回房間后,打電話給朱會計問他保潔員的事,得知陳英已經干了心里才落了踏實。接著,向紀站長匯報了王一鳴參加節目的播出時間,紀站長千叮嚀萬囑咐,要認真對待這件事情。小旗大晚上把劉香玉給約出來,就為了給欠條寫日期這件事。而二人偷偷摸摸的被王不開給看到,還以為二人發生了什么。香玉走后,王不開訓斥小旗在這當學徒就好好干,別整那沒用的。

  劉大刀的兒子劉小刀背著書包回來了,劉大刀夫妻倆忙著給兒子做飯。做了一大桌子,劉小刀狼吞虎咽的吃完。又讓姐姐香玉帶著她去找王一鳴給他選選歌,他是班里的文藝匯演。卻被香玉告知王一鳴去參加文藝匯演了。陳志飛帶著王一鳴做了頭發,又給他臉上的淤青撲了粉。家里頭劉大刀急著看王一鳴參加的節目,劉香玉就瞞著他,劉大刀見她不說,就出去找人問。他找到王不開家問,王不開正思想著昨天的事做的不太理智,萬一王一鳴沒贏,出去就丟人了。

  王不開見了劉大刀,不告訴他節目播出的時間,于是劉大刀要求他還錢,王不開不肯,二人吵鬧起來。正被洪主任看到,洪主任直接告訴了劉大刀節目播出的時間。

溫暖的村莊第5集劇情介紹

  

  劉大刀回到家,妻女已經在觀看神州最強音了,想到方才發生的事情,劉大刀一陣火氣,關了電視,也不讓二人看。王一鳴和陳志飛來到了節目比賽地點,很多粉絲夾道歡迎,這其中就有李藝蒙帶著的粉絲團。李藝蒙和王一鳴相互認出對方。因為昨晚的事,王不開還是找了劉香玉,質問她和小旗昨天晚上在做什么,以及前兩天開車出去的事。簡而言之,他就是懷疑劉香玉和小旗有不正當的關系,給他王家帶綠帽子。聽言,劉香玉莫大的委屈,哭著解釋了自己是為了王一鳴才向小旗借錢的,她真沒想到王不開會懷疑她,會這樣想她。劉香玉哭著跑遠了。王不開知道真相后,心情一下子沉落起來,懷疑自己在這件事上做的過分了。

  劉香玉哭著跑到海邊,打電話給了王一鳴,王一鳴正在候場。香玉便也沒有告訴他這些不開心的事,鼓勵他加油。神州最強音比賽開始,陳志飛幫王一鳴拿了手機。天鵝灣村的領導班子候在電視機前等著看節目,還特意打電話給了王一鳴,但是是陳志飛接的,電話里,洪主任代表全村村民預祝王一鳴比賽成功。而這廂,李藝萌也打聽到王一鳴是第十六個出場。劉大刀家,小旗想要看比賽,被劉大刀大聲訓斥了一通,他還對今天受到的“侮辱”耿耿于懷。劉小刀倒是機靈,很快就跑到外面拿出了手機看,并把自己的媽媽叫了出來一塊看。因李惠嫌屏幕小,小刀便又攛掇著,去了小旗的屋子里用電腦看。而張燕妮在家里看直播節目,突然看到陳志飛,便來到比賽地點找他。

  紀站長和女兒坐在電視前也看著這節目,看著其他選手的煽情演講,紀站長直感動的落淚,他打電話給洪主任,問他一切是否順利,以及是否準備現場感言。紀站長這么一提,大家才留意到根本沒有想這一茬。掛完電話,洪主任就囑咐朱會計抓緊準備一篇感人至深的演講稿。朱學詩讓洪主任放心把這事交給他。而劉大刀家看著網絡直播,看著看著就想起來香玉沒有來看,李惠便打電話給香玉,香玉還在海邊坐著,但很快就答應回來。香玉回來的時候劉大刀還鬼鬼祟祟的趴在小旗的屋外偷聽,見香玉回來,又裝模作樣的踱起步子來。而王不開家,王不開夫婦的心情也很緊張。

  回來后,李惠問起女兒真的去找王不開了,香玉瞞著沒有告訴母親發生了什么。劉大刀偷偷的打開了電視,而王不開裝著不在乎讓等輪到王一鳴了再叫他。舞臺上,終于輪到了王一鳴登場,全村的人都在電視機前觀看著,王一鳴唱了一首頗有難度的歌,明彩都看入神了,以致忘了告訴還在外邊緊張等待的王不開。而紀站長和其女兒看著節目,直感慨王一鳴是個好苗子。村領導班子也是相似的意見,只夏美蘭似乎有些不開心。

  歌唱結束,王一鳴的演唱大獲成功,舞臺上,粉絲尖叫一片。評委點評王一鳴唱的真的是太好聽了。三個評委都給王一鳴晉級。明彩高興的又蹦又跳。王不開這才遲鈍的進屋。隨后倒又擔心起要還雙倍的錢來。而劉小刀和李惠也忙去告訴劉大刀王一鳴晉級了,沒成想他正在看。當劉大刀得知這個節目的決賽在衛視播,全國人民都能看到后。便又支持王一鳴和劉香玉在一起了。

  王一鳴剛回到后臺,李藝蒙帶著粉絲圍上了王一鳴,并向他自我介紹了一番。表示很喜歡王一鳴的表演風格和狀態,稱在接下來會一直支持他。陳浩宇又來請李藝蒙吃飯,被李藝蒙嫌棄。

溫暖的村莊第6集劇情介紹

  

  陳志飛到處尋王一鳴,只先被燕妮給抓住了,二人一塊把王一鳴拉走了。黃秀美又跟陳英議論起王一鳴晉級的事,這讓二人很開心,因為替換掉夏美蘭的大好時機。王一鳴比賽的勝利讓夏美蘭有了危機感。朱會計正安慰她和王一鳴性別不一樣,誰也替代不了誰。話剛落,陳英和黃秀美就跑來說匯演該換人。

  王一鳴演出結束后打給了香玉,傾訴了自己上臺前的感受。張燕妮看陳志飛一直在躲自己,很是糊涂,她告訴陳志飛,如果覺得她是累贅的話她立馬走人,她并不會纏著他。但陳志飛一直說沒有,并又開始講些花言巧語。看到王一鳴的成功,小旗感慨自己和王一鳴這回差距越來越大了。

  領導班子去王不開家祝賀,路上,朱會計去拿鞭炮,夏美蘭便問起洪主任,剛才陳英和黃秀美說要把她換掉的事。洪主任告訴夏美蘭要有信心。那廂,燕妮還是不理解陳志飛的行為,王一鳴便替陳志飛解釋,稱是一群歌迷在鬧騰,陳志飛才不得不這么做。燕妮這才信了陳志飛。朱會計去拿鞭炮的路上,遇到劉大刀,劉大刀主動提出自家有掛鞭,他讓小旗去拿。朱會計見狀,直夸贊劉大刀眼光長遠,這樣做能讓兩家關系更近一步。

  王不開遠遠看到領導班子全來他們家,明彩要去迎接,王不開攔住,告訴明彩不能去迎接,要裝淡定,正好借這個機會他還可以討論討論保潔員的待遇問題。劉大刀來到王不開家門口,領導班子們還在等鞭炮。這洪主任故意調侃劉大刀是來要錢的,劉大刀笑稱錢就不要了,算自己贊助!小旗把鞭炮拿來,大家在外面放炮仗,可這炮仗大約受潮放幾響就不響了,又得去點。連著幾次,王不開認為劉大刀是過來給他添堵的,踉蹌的跑出來,結果倒給劉大刀行了個大禮。王不開不假辭色,讓劉大刀離他家遠一點!洪主任勸著,稱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主要是在慶賀。王不開便把領導班子們領進了屋子,但把劉大刀關在了門外。

  劉大刀受了這么大的難堪,還是決定忍。隨著洪主任發表了講話,朱會計一陣溜須拍馬,王不開便也說了幾句。這時候,洪主任又問起王一鳴什么時候回來,他好組織全村的人去村口迎接王一鳴。王不開打電話給了王一鳴,王一鳴在電話里拒絕,但王不開壓根不聽他的意見。王不開把領導送出門,看到劉大刀還在門口,便譏諷劉大刀磨磨唧唧吞吞吐吐,是為了來要錢的。王不開拿著電話就要打給王一鳴問欠的錢數,劉大刀急了,一邊奪一邊表示自己不是來要錢的,二人這么爭奪中,也不知怎么王不開就被弄跪下了。王不開他也索性不起來,拽著洪主任的腿,控訴這劉大刀來他們家第一步就是給他放炮,第二步,就是把他放倒。他求洪主任給他作主。

  洪主任直斥這是瞎胡鬧。劉大刀還忍著氣說著好話,那意思是王一鳴也算他家的孩子,并且,王一鳴和香玉是一對。這話又遭王不開厲聲反對。被洪主任呵斥,不利于團結的話不要說。直到人都走了,王不開才想起來保潔員的事忘了說。但經了這遭,王不開認為自家的地位水漲船高,保潔員的錢肯定能再漲。

  陳志飛千方百計想糊弄燕妮,并趕她走。但王一鳴認為二人是應當在一起的。因為并不幫助陳志飛胡作非為。可陳志飛還是給燕妮發了錯的地址。燕妮再打電話給陳志飛,陳志飛又接連掛斷,燕妮于是發短信給了王一鳴。李藝蒙和在電視臺上班的小姨一塊吃了飯,飯間提到王一鳴救自己的事情。劉大刀回到家,不讓小旗把今天的事情透露出去,可小旗耿直,稱劉大刀今天丟大人了。劉大刀便也跟李惠傾訴了,他長這么大,沒受過這么大的委屈,王不開說的那幾句話全戳到心窩子上了,但為了香玉他得忍。他倆要是成了,以后香玉的日子就好了。劉大刀也不認為這是受委屈,而是讓步。并交代李惠別跟香玉說。

  但香玉已經聽到了,問劉大刀,王不開是不是不同意他倆的事,劉大刀稱不是。香玉擔心父親夾在中間為難,讓父親別管了。劉大刀提醒女兒得有危機感,這叫珍惜自己的勝利果實。可香玉覺得感情的事得隨緣。

網絡微評
? ?
广东彩票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