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劇情介紹

1-6集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第1集劇情介紹

  

  北宋,官宦人家盛家衛娘子有了身孕,女兒盛明蘭身邊的丫鬟小桃去廚房領應得的炭火卻被趕了出來,得知緣由大丫鬟小蝶背著竹簍就去廚房找關娘子說理了。關娘子卻是個狗眼看人低的,不僅不給炭火還讓人把小蝶趕了出去。路過的周娘子見了說了幾句話,卻是沒想幫小蝶,小蝶見無望就只好去找大娘子王若弗理論,關娘子怕事情鬧大受了責罵,只好去灶下拿了二三十斤炭火,小蝶卻只取走應得的那份,關娘子卻還在背后說三道四,說她們院子的衛娘子仗著肚子大了,蠻橫無理。盛家主母王若弗正因女兒盛華蘭的婚事和盛老爺盛紘鬧脾氣,盛紘為盛華蘭找的是東京伯爵府袁家次子袁文紹,本是一樁大好婚事,誰想那袁家言而無信,只派了個袁家大郎袁文純來下聘。盛紘只得好言相勸,眼下船已靠岸,聘禮都卸下了,若是王若弗讓袁家打道回府,怕是都要丟了面子。王若弗開始穿戴,盛紘才悄悄讓下人通知袁家可以卸聘禮了。

  小蝶拿回來的炭火煙大,熏的人睜不開眼,小蝶忿忿不平又要去找關娘子理論,衛娘子凡事謹小慎微攔著不讓去,拿出僅剩的嫁妝,讓小蝶再去當了,好歹也要讓女兒盛明蘭暖和些。盛明蘭聰穎貌美,卻終究年幼,護著鐲子不肯去當,要和盛紘說一說,廚房肯定就把炭火發下來了。衛娘子本就遭受冷眼,若是鬧大了還指不定怎么被嚼舌根,便也不讓盛明蘭去說,還讓盛明蘭明日便去盛老太太屋里伺候著。小蝶拿著鐲子正要出門,盛明蘭讓她先把手上的炭火換些灰花炭,好歹也能對付一陣子。而后,盛明蘭便回屋換了身干凈華麗的衣裳,準備迎接大姐盛華蘭的聘船。

  袁文純騎在馬上威風凜凜,帶著不少聘禮走向了盛家,盛家姑娘個個翹首以盼。眾人都說盛華蘭嫁了個好人家,皆稱為郎才女貌。而盛明蘭帶著小桃流竄與宴席間,時不時偷偷吃些糕點。王若弗應酬時卻被告知,盛家小娘子林噙霜所出的盛家三兒子盛長楓和人玩投壺,快把盛華蘭的聘雁輸光了。身在盛老太太處聽取教誨的盛華蘭也聽說了此事十分著急,轉頭看向盛老太太,盛老太太讓盛華蘭自己做主,今日她雖還是盛家嫡出長女,明日卻就是袁家二大娘子,以后這種事還多得很,她必須學著做主,盛華蘭面露難色。

  盛長楓正與袁文純帶來的白燁比賽投壺,眼見著就要輸了盛華蘭的聘雁,盛墨蘭急的和生母林噙霜告狀,王若弗更是著急,以為盛紘此刻還醉倒在林嗪霜的溫柔鄉里,便走向了她的院子,不想盛紘也在著急,他希望袁文純上前阻止,袁文純卻道那雁是盛家的,他可阻止不了。王若弗氣勢沖沖來到林噙霜院子,二話不說打了林噙霜一巴掌,林噙霜做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求王若弗救救盛長楓,王若弗卻見盛紘不在此處便離開了。林嗪霜送走王若弗又換了副面孔,讓丫鬟吩咐盛長楓快去向盛紘認錯,不要留絲毫情面,還要去找盛紘身邊的冬榮打聽打聽,盛長楓這頓板子是少不了了。

  盛華蘭思索半晌道,這聘雁輸了便輸了,兩家人總是不能在這揚州城鬧起來,不然都要丟臉。盛紘和王若弗看投壺看的著急,盛紘上前鼓勵盛長楓,卻在他耳邊留下一句威脅的話。盛長楓膽子小,竟是直接丟了手里的箭。眾人正要哄散而去,一支箭卻飛了出去,投在了壺內,而扔出這支箭的正是盛家六姑娘盛明蘭。雙方不分上下,直至盛明蘭扔出了四籌,盛紘十分驚訝。白燁不甘示弱投出了雙耳,盛紘以為沒了希望,哪知盛明蘭投了十籌,保住了盛華蘭的聘禮。

  盛紘與王若弗的嫡出兒子,也是盛家大哥盛長柏離開時不慎落下一幅圖,白燁看了很喜歡便想借來看看,盛長柏卻氣他砸了盛家場子。小哥兒連忙以亡母之名發誓以后再不投壺做賭,盛長柏這才借了他圖。衛娘子教育盛明蘭不該出風頭,盛華蘭和盛墨蘭都與盛明蘭不同,她們的母親一個是盛家主母,娘家有勢,一個又是最受寵的林噙霜,而衛娘子不過是家里人拿來換藥錢的而已。盛明蘭今日只是為了保住平日里對她好的大姐聘禮,卻不想挨了衛娘子一頓罵,她雖然不懂,卻還是應了。夜剛靜下來,王若弗就帶著盛如蘭氣沖沖地去了林噙霜院子里,而林噙霜正當著盛紘的面狠狠打罵盛長楓。盛如蘭一進屋就質問盛長楓究竟為何意氣用事去丟盛華蘭的臉面,林噙霜只得求來了盛長楓的三十板子,才讓王若弗消了氣。王若弗心里倒是疑惑,林噙霜素來刁鉆,這次卻肯打她寶貝兒子,她想趁機拿回掌家鑰匙對牌都沒機會開口。

  次日一早盛墨蘭就去了盛老太太那里念詩,盛老太太心疼她沒吃早飯就先讓她退下了,盛墨蘭卻是發了好一頓脾氣,她本就不愿意去,因為盛老太太并非盛紘親娘,一向又看不順眼林噙霜,可林噙霜卻知道,盛老太太終究是盛紘的嫡母,是盛家地位最高的老太太。盛紘正在盛老太太跟前伺候著,本想讓老太太挑個孩子在身邊伺候,但盛老太太卻以喜歡清靜的由頭拒絕了。盛老太太還讓盛紘多去看看衛娘子,畢竟是盛明蘭替盛家出的頭。盛明蘭一直在屋外等著,見盛紘出來了就歡喜的迎了上去,求他去看一看衛娘子,盛紘答應她晚些去。盛明蘭還把盛老太太給的小酥餅給了盛紘,三步一回頭地跑回院子里。衛娘子聽說盛紘要來,就囑咐盛明蘭不許提家里短她們炭火吃食的事兒,盛明蘭悶悶的應了。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第2集劇情介紹

  

  小蝶抱著一筐炭出門去換些好炭來,誰想又被關娘子一頓嘲諷,若不是急著去辦事,小蝶定要與她吵起來的。盛長柏與白燁結識為友,二人正在船上品茶賞景,不料突然遇襲,打斗過程中,本就不善武的盛長柏落入水中,救人心切的白燁雖武功高超,卻還是不慎墜入湖面。

  盛明蘭和小桃在屋外玩游戲,見盛紘來了便撲進了他的懷里,盛紘帶著盛華蘭托他帶來的東西,抱著盛明蘭悄悄走進內屋,不想衛娘子早已聽見了動靜收拾妥當。衛娘子在屋里伺候盛紘,盛明蘭則和小蝶、小桃一起做些吃食,雖然換來的炭火不多,但盛紘既然來了,她們便也苦不到哪兒去了。盛明蘭進屋為盛紘奉茶,言里言外都在提醒盛紘,這里的炭火不夠。衛娘子自然聽了出來,只說自己懷孕體熱,就這些炭火也用不了,又生怕盛明蘭再惹出什么事端,連忙請盛紘離開。誰想盛明蘭撲騰跪在地上,不顧衛娘子阻攔向盛紘哭訴,炭火、吃食甚至茶葉都是奢侈的,一日三餐不夠飽腹,盛紘當即火速離開,說要給她們做主。

  盛紘一肚子氣走進王若弗屋內,見了她卻也不敢說一個字地先坐下烤火,靜了靜才質問她為何不給衛娘子炭火,王若弗是個急脾氣恨不得立刻與盛紘吵起來,倒是她的丫鬟聰明,稱王若弗近日打點盛華蘭的婚事,還要伺候盛老太太十分忙碌,家里都是交由林噙霜打點,盛紘來問王若弗,倒不如去問她。林噙霜見了盛紘與王若弗立即擠出幾滴眼淚,說這每月分發的東西都記錄在冊,每月還多發兩筐炭火,因衛娘子有了身孕林噙霜還特意貼錢給她買燕窩,十足一個可憐嬌娘子。盛紘不解,林噙霜身邊丫鬟意有所指地污蔑衛娘子,說她拿東西換了其他。

  直至天黑,眾人才打著燈籠把盛長柏撈了上來,卻不見白燁。盛紘與王若弗坐在衛娘子院中,等著下人搜尋的結果,衛娘子和小蝶幾人一臉不解。沒多久,下人們就拿出一些錢財,說是從小蝶床下搜出來的,林噙霜淚眼朦朧,假意可憐衛娘子受人蒙蔽,衛娘子卻一改委曲求全的姿態呵斥住了嚼舌根的下人,稱她相信小蝶。小蝶出門換炭時給她開角門的那個侍衛卻道,他親眼看見小蝶抱著一筐東西出了門。盛明蘭連忙去向盛紘求情,說了事實真相,但盛紘明顯不信。王若弗要報官,但盛紘因為袁家眾人都住在這院里怕人笑話不肯,二人說著說著又吵上嘴了,王若弗瞥了一眼林噙霜便大罵賤人,林噙霜上來求情卻又挨了一巴掌,盛紘雖然生氣,但王若弗娘家實力龐大,也只能罵幾句潑婦出氣。盛紘氣急了就要把小蝶打死,衛娘子只得先認了小蝶的罪,拿盛老太太的病和盛華蘭的姻緣說事,懇求他不要打打殺殺。王若弗自然是向著女兒的,不肯血腥氣沖撞了盛華蘭,偏要報官。爭執不下之時,門外卻傳來盛長柏被打一事。

  盛紘報了官,袁文純見了大人就苦苦央求一定要找到失蹤的白燁,因為他是東京寧遠侯府的嫡二子顧廷燁,為了行路方便才更名為白燁!大人聽到這個名字心里也急了,立刻讓人封城,就算把揚州翻過來也要找到顧廷燁!林噙霜因為受了驚嚇找了大夫過來,她還讓大夫捎帶著去瞧一瞧衛娘子,特意囑咐有什么不妥就和自己說,免得再嚇著衛娘子。林噙霜讓人再挑兩個丫鬟給衛娘子送過去,說什么去了衛娘子那兒就是她的人了,不可朝三暮四,主仆二人一個眼神,卻是都懂了對方的意思。

  次日,揚州城開始了大規模搜捕,卻未見顧廷燁半根發絲。小蝶被趕出了顧家做一些洗衣的粗活,小桃帶著衛娘子給的錢來看她,可小蝶不肯要衛娘子的錢,她比誰都知道衛娘子的苦,便狠下心把小桃關在了門外,小桃抽泣著把錢放在門外離開了。衛娘子院里進進出出,盡是些雞鴨魚肉,這下不用操心吃不飽穿不暖了,盛明蘭歡喜得很,衛娘子卻坐在外面,愁容滿面。不久后找到了顧廷燁的尸體,說是泡的久了分辨不清,但有信物在身,在水下掙扎而亡。眾人圍著散發著腐臭氣味的尸體不敢上前,袁文純壯著膽子掀起一角就被嚇得不輕。白家老太爺發喪之日,顧廷燁著一身粗麻布衣現身,拿著自己外祖父白老太爺的親筆書信稱,他把這份家業交到了自己手上。白亭預卻依舊堅持稱,白老太爺立他為繼全是實言,雙方爭執不下,幾位大人只好拿出白老太爺親筆書信與顧廷燁手持書信辨認,顧廷燁后又繼續拿出亡母指責白亭預等人侵占家產的書信,幾人早已被族譜除名,眾人這才認了顧廷燁主君身份。顧廷燁上前一步,摔瓦,起靈。

  盛老太太和盛紘都外出了,這段時間盛明蘭倒是松快,衛娘子讓盛明蘭過些日子再去盛老太太那里伺候,盛紘本是想讓盛墨蘭去老太太跟前兒,但看盛老太太這意思怕是不愿意,王若弗又不愿女兒受苦,最后估計還是盛明蘭去了。盛明蘭不愿離開衛娘子,二人起了爭執,衛娘子一下子動了氣就要生了。林噙霜得了消息連忙趕過來,盛明蘭在外頭急的團團轉,接生婆又是個怕麻煩的,竟是找了個借口臨時跑了。衛娘子喝不上熱水又沒了力氣,盛明蘭連忙拿了些糕點去給衛娘子,衛娘子在榻上流下了眼淚,連道不成了……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第3集劇情介紹

  

  衛娘子臉上已然沒了半分血色,撐著最后一口氣讓讓盛明蘭去大娘子那里找懂接生的嬤嬤,盛明蘭帶著小桃撒丫子就跑了,而衛娘子深深地看了一眼盛明蘭跑開的背影,含住了手帕,眼中是平日里被嬌弱掩蓋的堅韌。一位嬤嬤不在府內,另一位趙嬤嬤吃酒醉了,盛明蘭只好用水將她潑醒,那群冷眼的下人這才幫著她把趙嬤嬤扶起來。無奈走到一半,趙嬤嬤又撒起了酒瘋。盛明蘭眼見著沒了希望,硬是扒開雜草堆,從那高墻上爬了出去。

  顧廷燁偶然看見盛明蘭在滿城找人,便把她拉上了馬車,解開披風給六神無主的小丫頭披上。馬車慢行,盛明蘭木偶般重復著,再快些。顧廷燁當即一喝,讓人把馬解了下來,快馬帶著盛明蘭去了益壽堂。藥童稱郎中在后面睡覺,盛明蘭瘋了般往后院闖,是顧廷燁說出通判盛家的名頭才叫來了郎中。顧廷燁帶著郎中快馬趕回盛家,盛明蘭被留在了益壽堂,蹲地大哭。到了盛家又沒人響應,顧廷燁解開麻繩爬進院內,這才把郎中帶到了衛娘子院內。林噙霜大驚失色,不管屋內衛娘子哭喊,反而在責怪二人如何能進內院!顧廷燁懶與她解釋,把那小廝打了一通,林噙霜才肯罷休。

  顧廷燁安排的人將盛明蘭送回了家,卻被郎中告知衛娘子腹中的孩兒生生地拖死了衛娘子,她已然沒有多少時辰。衛娘子緊緊握著盛明蘭的手,讓她拿著繡好的護膝送給顧廷燁,又把繡的那副畫留給了盛明蘭。盛明蘭眼淚已流干,阿娘兩個字都帶著顫兒。衛娘子留給盛明蘭最后幾個字,凡事,活著最大。盛明蘭哭著喊娘,衛娘子聽到那聲娘卻硬是用盡全身力氣給了她一巴掌,盛明蘭這才哭著磕頭,喊了她應有的稱呼,衛小娘,也答應去盛老太太處。可憐衛娘子到死,都還在擔心女兒規矩不成,張揚太過。在盛明蘭無助的哭喊聲中,衛娘子咽了氣,盛明蘭拖著那副小小的身軀,捧著護膝出了屋,接著竟是直直地倒下了……

  林噙霜給衛娘子那兩個女使里有一個是王若弗的人,她此刻氣得半死,直罵她蠢貨。而衛娘子院內,女使朱樓被打了二十大板后被盛紘送出了盛家,林噙霜見盛紘氣急,擠出眼淚來磕頭請罪,最后哽咽暈倒,盛紘心軟,忙將她抱在懷中。王若弗本就沒想好好料理衛娘子的后事,反而是盛華蘭勸她要拿出當家主母的氣派,厚葬衛氏。衛娘子家里來了人,是盛明蘭的小姨,衛家受衛小娘庇護,好歹也能吃上口飯,她就想著要把盛明蘭接回去,不然這孩子如何能在這黑暗的大宅子苦苦求生。接著,小姨去見了王若弗,說是想接盛明蘭回鄉下養病。王若弗不肯說話看向別處,女使替她開了口,勸小姨在府里多住幾天便罷,小姨使一出苦肉計,大哭一場,王若弗身邊的女使連忙讓人去請盛紘來。盛紘斷然也是不肯把盛明蘭送走的,小姨倒也不是個省油的,隱晦地說這盛家狗眼看人低欺壓盛明蘭,想說的話說完后卻又不再提把盛明蘭接走一事了。

  盛老太太從孤山上回了家,在盛紘伺候下飲一碗湯卻又不說話,盛紘忙低頭請罪。盛老太太的兒子當初那便是被妾室所害,她看得清楚,盛紘的孩子也是被林噙霜所害,所以才厲聲呵斥盛紘,她知道盛紘生怕林噙霜這個妾帶著庶出兒女再吃他當年吃過的苦,可如今盛家尊卑亂套,一個林小娘,竟是比正室過得還體面。盛老太太明里暗里都要卸了林噙霜的管家事,盛紘卻是總不接話。盛老太太話說盡了,不管盛紘經不經敲打,至少這林噙霜近日不可再復榮寵。盛明蘭被盛華蘭領到王若弗院里去,盛老太太反而讓盛紘把她送到自己這兒,盛紘沒想到盛老太太會選中盛明蘭,他所中意之人其實是盛墨蘭。盛老太太卻點破,衛家壓根沒想把盛明蘭接回去,只是在明里暗里地警告盛家,切莫怠慢盛明蘭,把她接到盛老太太處,再合適不過。盛紘卻還是頑固,盛老太太接著道出另一個隱患,盛紘前腳死了妾室后腳就變賣奴仆,不怕朝堂上眼紅他高升的到御前參盛紘一本?盛紘聞之,恍然大悟。

  盛紘出了盛老太太屋就去了王若弗院內,王若弗倒是淚眼婆娑,不知道還以為她平日與衛娘子關系多好。盛紘一句說她脾氣不大好的話就讓王若弗原形畢露,盛紘連忙又說幾句好話,接著把管事之權又交給了王若弗。王若弗嘴上責他不想自己的好,臉上的竊喜卻是早已掛不住的。次日衛娘子發喪厚葬,盛明蘭卻正發著高燒不停地喊阿娘,盛老太太看了很是憐愛。自從那夜后,盛紘便冷淡了林噙霜,林噙霜日日來盛紘屋外求見,卻終是無法。王若弗女使倒是忠心耿耿讓林噙霜受了氣,林噙霜回了屋就大發脾氣,抱著手足無措的盛墨蘭痛哭。盛紘高升去了汴京,盛家都上了船,顧廷燁也一道上京去。盛明蘭拿著那副護膝送給了顧廷燁,算是謝他當日救命之恩。顧廷燁看著盛明蘭這個小娃行禮,滿是當時不曾察覺的緣。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第4集劇情介紹

  

  盛明蘭轉頭跑進了盛老太太懷里,一同上船,離開故里。江面上夜色格外朦朧,連帶著人都更加凄涼,盛明蘭一個人坐在一旁失聲痛哭,盛老太太看了心疼,連忙抱著小丫頭安慰,她讓盛明蘭記著,只要有她在的一天,盛明蘭就不會被人欺負!林噙霜在這夜里彈了一曲鳳求凰,只愿盛紘能去她屋里看上一眼,王若弗聞之取笑不已。盛如蘭在王若弗身邊背詩,說起盛明蘭的近況,她整日在屋里坐著不哭不鬧,都快病成傻子了。王若弗倒對盛明蘭沒什么興趣,因盛紘這半月都在她屋里,她便以為他對林噙霜厭了,還想著到了汴京就把林噙霜賣了,再也見不著。王若弗身邊的媽媽倒是看的通透,林噙霜畢竟受寵多年,不可能一下子倒下。

  說著說著琴聲停了,王若弗立刻讓人帶上糕點去了盛紘處。果不其然,林噙霜正在盛紘屋外苦苦相求,盛紘卻充耳不聞,王若弗定然先要上去嘲弄一番。林噙霜兩眼含淚,嚷嚷著要從這船上跳下去,聲稱死也要做清白鬼。二人在外面鬧著,盛紘總算看不下去了。林噙霜跪與地,將這幾個月來對衛娘子的好一筆筆數來,她的死無論如何都算不到她的頭上啊!王若弗自然是看不過眼要挑刺,奈何林噙霜巧舌如簧,只說那些刁仆眼里沒她這個管事兒的,生生把那罪責推脫開了。王若弗氣急罵了幾句,林噙霜卻又使了一出苦肉計聲稱自己有罪,不該心慈手軟到關鍵時刻才指使不動仆人,手段著實高明,尤其王若弗這個暴脾氣對她一番破口大罵,更加加深了盛紘的憐愛之心。林噙霜還向王若弗磕頭請求留下自己,一朵白蓮著實讓王若弗看得來氣,卻又偏偏沒法子說她,最后林噙霜更是暈在了她腳下。看著盛紘抱著林噙霜離開,王若弗恨不得直接扒了這妖精的皮。林噙霜這一出戲讓盛紘想起自己的幼年,他作為庶出和阿娘在夾縫中生存,所以,只要有盛紘在,就絕不會讓林噙霜和他的孩子受苦。

  船靠岸后,眾人紛紛下船離開碼頭,顧廷燁讓盛長柏安頓下來就找自己,接著就被幼弟顧廷煒接回了家。小秦氏在碼頭等著顧廷燁,還說他這次留下書信去了揚州,他爹顧偃開生了好幾個月的氣,顧廷燁索性先不回去了,準備在汴京找個地方住幾天。上朝第一天,陛下就問起江浙地區的蝗災,盛紘自然要說幾句,卻有幾位大臣止了她他的話,請求陛下過繼宗室。陛下剛剛喪子,被這逼宮景象氣得險些吐血,不顧大臣請求就要退朝,哪知那位大臣寧愿被打,都要拉著陛下的衣袖請求過繼,陛下卻依舊沉浸于喪子之痛,無言。盛家剛剛來到汴京安宅,過幾日莊學究就要到了汴京,王若弗聽說齊國公府的小公爺都要來府上讀書,十分為盛長柏開心,顧廷燁先前也說要來,后來去了白鹿洞書院。盛紘卻不想讓盛明蘭讀書,說她還小,現在心思也飄忽。盛老太太態度很堅定,讓盛明蘭一定去讀書。

  盛家幾個姑娘、少爺都去了學堂,在莊學究的朗朗詩聲中,漸漸長成。齊國公府小公爺齊衡酷愛書法,與盛紘侃侃而談,盛家幾個姑娘都在盛老太太身邊伺候,盛明蘭則躲在一旁和小桃玩耍,齊衡看了不禁偷笑。盛長楓聽說顧廷燁在白鹿洞書院中了舉,過些日子就要回這兒的書塾了,十分歡喜,盛長柏難免要嘮叨他幾句,盛長楓連忙以詩會名義離開。齊衡聽說余老太師一會兒也要來,就想留下吃飯,卻不想身旁小廝點破了他的心思,無非是想留下來多看看盛明蘭唄。齊衡剛想辭行,卻發現自己的汗巾帕子丟了,只好返回去尋找。

  盛明蘭與余嫣然坐在一起吃些點心,余嫣然是余大人的孩子,與盛明蘭有相同的遭遇,二人也是好友。齊衡的眼睛一直看著盛明蘭,瞧見盛明蘭起身就連忙也要跟上去,而盛墨蘭在角落也對齊衡暗送秋波。盛明蘭和余嫣然也在說著這件事情,余嫣然不明白一向低調的齊衡為何如此大張旗鼓,盛明蘭卻看的通透,這汗巾帕子畢竟是貼身之物,丟了若不找個名頭宣揚出去,以后未必說得清。二人走在路上就聽見了盛墨蘭身邊使女素琴的求救聲,原來汗巾帕子就在素琴身上。可盛明蘭看出端倪,怕是那偷帕子的人偷偷把東西塞到了素琴身上。盛明蘭看不過去定要為素琴申冤,但這么去說王若弗定然不信,與齊衡說又不太妥當,二人就商量著要和盛長柏去說。誰知剛回頭就遇見了齊衡,剛才那番話他已然都聽到了,齊衡稱定會保住被冤枉的人。

  書塾,散后盛明蘭卻又被莊學究留下了。盛明蘭這一手字實在拿不出手,莊學究便讓她寫個永字出來,盛明蘭以苦練多日不見進益的事實,懇求抄書。莊學究便讓她抄一遍鹽鐵論,三日后上交,盛明蘭一聽就苦了臉,拿做的一手好菜來請學究多放她一天。回屋路上,盛明蘭為了抄書的事頭疼,齊衡找了個機會叫住了她,總是想與她多親近些。盛明蘭失去母親后便孤身一人,學會了斂去鋒芒隱藏聰慧,也不敢與齊衡高攀,對他總是刻意疏遠,還拒絕了齊衡要幫她抄書的請求。齊衡又拿了些果子給盛明蘭,盛明蘭與小桃卻總是退讓,齊衡只好把果子和上好的筆塞在盛明蘭懷里,連忙離開。遠處的盛如蘭瞧見了,對盛明蘭的厭惡又加了幾分。盛墨蘭與盛如蘭相遇,總是免不了要拌幾句嘴,一個隨了王若弗的直爽,一個隨了林噙霜的陰柔。迎面盛明蘭走了過來,盛如蘭從小桃手上奪過書箱,翻出了齊衡剛才送給盛明蘭的筆。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第5集劇情介紹

  

  盛如蘭拿出齊衡送的筆,細說這筆有多名貴,盛墨蘭聽說這筆是齊衡送的自然要嘲諷幾句。盛明蘭向來不與她們爭,就順水推舟把這筆送給了盛墨蘭和盛如蘭,二人自當是歡喜,卻都不會因此感激盛明蘭。盛墨蘭與林噙霜做著嫁入齊家的豪門夢,認為區區一介庶女得寵,便可比嫡女尊貴幾分,誰人不敢低看。

  盛長柏和盛長楓去接顧廷燁,他此次到盛家書塾帶了些箱子,一個書童還有一個家眷。盛長柏聽了一臉嫌棄,原來這位女眷是個被哥哥騙光家財的可憐人,顧廷燁將她安放在一處住處了。盛明蘭正要去書塾,卻因瞌睡在半路趴著小桃睡著了,齊衡見了便拿起本書給她扇風,小桃捂著嘴偷笑出聲。顧廷燁見到齊衡便上去打了個招呼,這才把盛明蘭吵醒,原來二人是叔侄。盛長柏拉著二人先走了,讓盛明蘭在瞌睡會兒,盛明蘭明白二哥哥是在幫自己避嫌,只是再次見到顧廷燁,勾起了她當年的記憶,衛娘子已身故好久了。

  眾人先后到達書塾,齊衡瞧見盛如蘭手上那支眼熟的筆便問了,盛如蘭倒也坦白,齊衡聞之難掩失落,盛明蘭則拼命低著頭研磨。盛墨蘭定然也要摻和進來,兩支筆都被盛明蘭送給了她人,齊衡更加難過了。林噙霜閑暇時與盛墨蘭說起顧廷燁,她擔心盛墨蘭把顧廷燁的輩分叫得太高,往后會給二人相處增添許些麻煩,盛墨蘭卻不以為然,早就聽說顧廷燁是個時常出入秦樓楚館的逍遙浪子,還放話非貴家嫡女不娶。反觀齊衡,非但不在乎嫡庶,還夢想自己爭取功名,封妻蔭子。

  小桃拿著點心來替盛明蘭道歉,還讓齊衡以后不要再帶東西來了,若是傳出些什么會有損齊衡清譽。齊衡知道盛明蘭在搪塞他,卻也只能暗自神傷,更是直接讓馬夫掉頭去酒樓吃酒去。齊衡作為齊國公府的小公爺,又怎能明白盛明蘭一個無出身無寵愛的庶女心境。盛明蘭得知齊衡的反應,心中雖是不忍,卻也不得不如此。顧廷燁被家里叫回去拿些糕點,卻撞見了慌慌張張的邛媽媽,這才得知向春樓的人來要賬了。顧偃開因此在堂上大發脾氣,見顧廷燁來了恨不得立刻教訓一通,稱他拿著母家給的錢財揮霍。顧廷燁實在冤枉,那四房、五房的幾個成天把賬賴在他頭上,也不見顧偃開如此責罵。顧偃開見顧廷燁狡辯頂撞,氣急了便命人狠狠地打他。

  永昌伯爵府吳大娘子到訪盛府,帶了家中最小的六郎梁晗,王若弗到前廳待客,還不忘讓媽媽將下了學的盛如蘭好好打扮一番,準備去見見梁晗。林噙霜得知也很興奮,拉著盛墨蘭便開始梳妝打扮,縱然盛墨蘭心中只有一人,這些世家公子們還是需要多見見的。誰料半晌都沒見王若弗的人來叫,林噙霜心急得很,盛如蘭更是不堪寂寞,讓人弄了些吃食墊肚子。倒也不是王若弗不叫,只是那吳大娘子和盛家哥兒說著話,不會見姑娘們了。盛墨蘭聽說后氣得直砸東西,媽媽勸她好歹扒著門縫見見,知道那吳大娘子什么模樣,日后也好有個機會。

  盛如蘭貪得盛明蘭一手好廚藝,卻還讓她幫自己做一副護膝,盛明蘭實在無法,那護膝本是王若弗讓盛如蘭繡的,現如今怎得推給她了?二人正想去廚房吃中飯,便聽見盛墨蘭的說話聲,見她鬼鬼祟祟地去了前廳,盛如蘭便拉著萬般不情愿的盛明蘭跟了上去。盛墨蘭從后門進了前廳,躲在屏風后偷偷地看,那屏風跟前,盛紘與王若弗及盛長柏正陪著梁晗和齊衡說話。盛如蘭見了齊衡自然也挪不開眼,拉著盛明蘭不肯讓她走,三人便在屏風后點評起了齊衡與梁晗。說著說著,盛墨蘭與盛如蘭又掐了起來,不防盛如蘭一時沒壓著聲音,讓屏風前的人聽見了。盛墨蘭連忙將二人往前一推,站在原地假裝無辜。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第6集劇情介紹

  

  前廳眾人見盛明蘭與盛如蘭摔了出來大驚失色,盛紘更是氣得直罵,盛墨蘭則稱自己原是要走的。回府的馬車上,吳大娘子和梁晗都忍不住偷笑,卻也是被盛墨蘭的把戲騙了去。齊衡在馬車上想到那副景象更是忍不住笑出聲,雖說他心里氣著盛明蘭,可一見到她又覺得有趣,不肯挪開目光。身邊小廝說了幾句話便讓齊衡再次愁容滿面,剛剛在堂上齊衡可是要去扶盛明蘭的,要是被吳大娘子那個能說的添油加醋傳揚出去,郡主定然要親自上盛家的門瞧瞧去,到時候齊衡愛慕盛明蘭的事情可就藏不住了,而郡主,又是看不上盛家這個門第的。

  盛明蘭與盛如蘭跪在廳前挨板子,盛明蘭自是哭著認錯,盛如蘭卻偏要為自己辯解幾句,盛墨蘭聽了連忙跪下請罪。盛紘偏心,沒治盛墨蘭的罪,又狠狠打了盛如蘭一頓,王若弗在旁邊看得心疼,卻又不敢阻止。盛如蘭把屏風后的事說給盛紘聽,盛墨蘭與她再一次爭執起來,活脫脫一個翻版的王若弗與林噙霜。盛如蘭看向盛明蘭,想讓她幫自己證明對錯,一向小心拘謹的盛明蘭不肯多說,只說是盛墨蘭走在前頭。盛墨蘭深得林噙霜真傳,一面稱自己管教不嚴,一面還把雙手捧了上去,偏偏盛紘吃這一套,不僅沒打她還夸她懂事。盛如蘭氣急沖上去就要和盛墨蘭扭打在一起,盛紘自然要護著盛墨蘭,王若弗連忙起身護著女兒,偏是盛明蘭沒人疼。盛紘怒氣之下讓盛明蘭與盛如蘭去跪祠堂,就連王若弗也不敢說什么。

  顧廷燁把揚州奶媽常嬤嬤接到了汴京,讓她做領頭女使,顧偃開明顯不愿,覺得她來了只會助長顧廷燁的歪風邪氣。顧廷燁反駁道,難不成因為自己母親的身份,就連一個嬤嬤都比別人低賤?顧偃開被頂撞氣得拍桌,直接讓小廝把廂房封上,誰都不能住。顧偃開與大秦氏的嫡長子顧廷煜見了便上來添了把柴,這顧廷煜雖常年養病,心機倒是深沉得很。顧偃開得知顧廷燁養了個外室,直罵下三濫,讓他把那外室逐出汴京。顧廷燁不肯,又硬生生挨了好幾大板子。顧廷燁與顧廷煜多年不對付,也自然知道這是他故意為之,卻偏不肯服軟。顧廷煜又是個會演戲的,顧偃開火氣更大了,要不是看在顧廷燁即將赴考,怕是真真要打死他。縱然被打了板子,顧廷燁也把顧廷煜氣得吐了血,雖然不受待見,卻也不能任人宰割。

  盛明蘭與盛如蘭跪在祠堂跟前,好一個冤。盛如蘭直罵盛明蘭是軟骨頭,說她當初替盛華蘭奪聘雁多么威風,如今卻成了個軟柿子。盛如蘭打小受王若弗庇護,過慣了舒坦日子,才養成了這幅直爽的性格。盛明蘭最初也是個聰慧不甘平庸的,可自從成了爹不疼沒娘愛的孩子后她便懂得,形勢比人強。王若弗睡著都不得安生,還記掛著被罰跪三天的盛如蘭,索性起床梳洗去看看她。祠堂里,盛明蘭早已趴在墊子上睡著了,盛如蘭更是睡得明目張膽。盛明蘭驚醒看到王若弗連忙直起身子,王若弗看了看盛如蘭跪紫的膝蓋心疼要死。回院兒路上,王若弗與正要去書塾的盛墨蘭相遇,盛墨蘭偏是要冷言嘲諷幾句,直接挨了王若弗一耳光,可她臉色竟是絲毫不變地去了書塾。而盛紘下朝回府,卻是去了林噙霜處。林噙霜雖說心里竊喜,嘴上定然要為盛明蘭和盛如蘭說幾句話的,可她越這么說,越是讓盛紘覺得她懂事。盛紘認為盛如蘭做錯事還攀咬盛墨蘭實在該罰,倒是有些委屈了一向老實的盛明蘭。王若弗讓人去請盛紘,盛紘卻是直接把傳話之人晾在那兒了,王若弗氣得直后悔,稱當初是不該嫁到這里來的。

  眾人都到了書塾,齊衡沒見著盛明蘭自然是張望著等的。盛老太太自是心疼盛明蘭,讓人送兩個墊子過去,王若弗也順帶著給盛明蘭配了副藥酒,在盛老太太這兒賺了個好名聲。盛紘到王若弗屋頭已是中午,見王若弗殷勤地給他盛飯,便知道是來替盛如蘭求情的。盛紘認定盛如蘭被寵的無法無天攀咬他人,王若弗定然是不甘心,拿他給盛華蘭找的那門好親事說話,更是直接撲倒在盛紘懷里了。盛紘是個吃軟不吃硬的,見王若弗如此委屈連忙勸慰,無奈就是不肯把盛如蘭放出來,罵罵咧咧地起身走了。王若弗學林噙霜不成,只得作罷,去找盛老太太。王若弗苦苦求著盛老太太勸勸盛紘,畢竟盛明蘭身子骨弱,可盛老太太自知不是盛紘親生母親,他才是一家之主。王若弗見提盛明蘭無用,只得又提起盛華蘭在袁家受苦,誰知盛老太太早已盤算好了,她閨中結識的莊老太太擅長婦人內癥,到時就稱病讓盛華蘭回來探望,趁機讓她調理調理。盛老太太還準備使一出圍魏救趙,讓宮里的孔嬤嬤來教兩個孩子規矩,倒是盛紘便也說不出什么了。盛如蘭和盛明蘭被放出來得知還要去學規矩,頓時都苦了臉。

  顧廷燁去向莊學究告假,去碼頭上接常嬤嬤,他已請假五六次了,莊學究自然要說上幾句話才肯放人的。今日,盛家三個姑娘都沒來書塾,齊衡整日都心不在焉,從盛長楓那里才得知,家里來了個孔嬤嬤教姑娘們規矩呢。

網絡微評
? ?
广东彩票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