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夜劇情介紹

1-6集

將夜第1集劇情介紹

  

  昊天世界,光陰輪轉。每隔千年,冥王降世,舉世極寒,墮入黑暗,萬物枯竭,人類無法行走,是為永夜。天地之間有元氣,維少數人,能以意念感知天地元氣,是為修行者。修行一途,有初境、感知、不惑、洞玄、知命等境界。其中最為高深者,乃父子無矩。

  天下修行者皆出于幾大宗派。昊天道,祭奉昊天,在西陵建立神國號令天下。魔宗,自昊天道分裂而出,信奉冥王,為世間所不容,被驅逐至極北荒原。天擎宗,守于世間一隅,避世苦修,悟天地元氣。經歷上一次永夜的夫子,于大唐建立書院,有教無類得舉世尊崇。 

  四大宗派知命之上的修道大家,隱于世人難曉得不可知之地,一觀(昊天道-知守觀)、一寺(天擎宗—懸空寺)、一門(魔宗-山門)、二層樓(書院-二層樓)。

  十五年前,西陵光明大神官斷言,冥王之子降世于大唐都城,掀起腥風血雨。十五年后,守護大唐都城千年的朱雀,深夜驚醒。昊天世界不可知之地的不可知之人,手握寓言,尋找冥王的蹤跡,伺望著這場人間浩劫。渭城的少年少女終將啟程,改寫昊天的無常宿命……

  天啟十五年的一天,烈日燒灼著沙漠,金色的地平線與湛藍晴空連成一片充斥著整個畫面。無邊的沙海中的叢叢沙柳,在灼熱的黃色沙浪裹挾下愈發枯白,卻愈發頑強……

  遙遠的地方漸漸傳來堅定有力的馬蹄聲,七匹烈馬載著七位精銳的騎兵沿著沙脊線奔來。而此時不遠處,少年寧缺(陳飛宇 飾),一位自渭城而來自稱梳碧湖砍柴人的少年正悠閑地枕著兵器躺在松軟的沙漠上打盹兒,仿佛天地萬物都與他無關,逍遙自在。疾馳的馬隊叫醒了沉睡的寧缺,該去砍柴(打劫馬賊)了。少年迅捷地爬上馬背,眼神堅定而凌厲,嘴角微揚,拉起棕色皺褶的披巾策馬揚長而去……

  戈壁荒灘之上,八位騎兵偶遇一群倒地的死尸,正要上前翻看,怎知馬賊偽裝的死人翻身便是一個偷襲,唐軍騎兵遭遇了埋伏。一瞬間,高高低低粗糲的巖石后面迅速竄起一群拉滿弓箭的馬賊,不停地發射著利箭,假裝倒地的馬賊也一躍而起拿著砍刀瘋了似地向騎兵們發起猛烈的攻擊。

  高處一位馬賊向寧缺的馬投擲一枚尖叉,快準狠,烈馬應聲倒地,寧缺也從馬背狠狠摔下。再起身時,少年環望四周,同伴被蜂擁而至的馬賊砍殺地七零八落,寧缺眼神凌厲,兇狠果斷地砍殺飛奔到面前的馬賊,干凈利落。

  兩年前,介于唐國和荒原的中間地帶的金帳王庭為與唐國修好,迎娶唐國公主李漁(童瑤 飾)。天啟十五年,單于暴斃,因金帳諭旨,單于夫人即公主李漁需陪葬。陪葬那夜,公主貼身婢女假替公主陪葬,卻被金帳王庭發現,乘著月色追趕逃亡的公主,公主幸得修行者呂清臣飛刀相救,為躲避追殺假借婢女身份前往渭城。

  渭城天色剛亮,朦朧模糊的天際線中一位騎著黑色戰馬的少年漸漸靠近。寧缺回來了,守城將軍馬士襄(尹鑄勝 飾)脖子拉長率先看到了歸來的寧缺,長抒一口氣。馬士襄是當年在死人堆救下寧缺和桑桑的恩人,一手把寧缺帶大,視如己出,和寧缺形同父子。

  聽到寧缺歸來消息的桑桑(宋伊人 飾)背著枯白的沙柳枝飛奔而去,急切的眼神在人群里終于找到了寧缺,安心的咧嘴微笑著喊著少爺。桑桑是寧缺從死人堆里刨出來帶在身邊的,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又矮又黑的桑桑平時嘴上不饒人,但照顧寧缺時十分勤快,可以說少爺寧缺就是桑桑的全部。

  昊天神殿,天諭院結業辯題大會上,燕國皇子隆慶(孫祖君 飾)一襲白衣,披散著的黑發映襯著白皙秀氣的臉龐,邁著儒雅的步伐上前接受天諭大神官的辯難。皇子隆慶年少時被父王逼迫來到西陵成為修行者,如今在西陵已小有名望。當被問及永夜將至,人間當如何時,隆慶淡然應答,說他相信有光明不滅,昊天永存。他的這番光明論引來光明殿神官垂青,卻被裁決司司座羅克敵澆了盆冷水。司座認為空有詭辯之才,卻手無縛雞之力,要求隆慶通過三司考核方可進入光明殿修行。隆慶倔強地應下考核,這次實修是前往荒原,尋找魔宗山門的位置。隆慶出發前前往西陵幽閣,拜見被囚禁十五年的光明大神官衛光明(倪大紅 飾),衛光明告誡隆慶此番前往荒原,十分兇險。但隆慶意志堅決表示一定會尋找到冥王之子,幫助大神官早日離開幽閣。

  渭城的傍晚,晚霞綺麗,桑桑煮好面給在洗澡的寧缺搓背。寧缺的皮膚在邊關的曝曬和風沙下變成粗糙的麥色,桑桑一邊搓背一邊和寧缺斗嘴打鬧一如往昔。

  假扮婢女的公主李漁來到渭城邊關,要求馬士襄提供一名向導,協助她翻越岷山。馬士襄把安排寧缺隨行護送。

  寧缺出行前晚來到馬士襄房中,倆人像父子一般手搭著肩抖腿談天。寧缺分析了公主馬車上刀砍箭射的痕跡,知道馬車遇到過襲擊,推斷皇宮內部有人要害公主,此番隨行定有兇險,他不想死所以不想去。馬士襄告知寧缺他心心念念要上的書院回信了,兩個月后書院參加書院考試。寧缺高興地奪過回信,但不愿護送公主,但得知洞玄上境的大修行者呂清臣隨行,一躍而起,堅定地說去……

將夜第2集劇情介紹

  

  寧缺和馬將軍談話被候在門外的公主聽得一清二楚,一把推開房門,表示她需要的是一位精明能干的向導,絕不是眼前這個滿腦子只有修行美夢滿口粗話的小痞子。

  馬將軍見狀護犢心切,趕緊拉著公主和修行者呂清臣細數寧缺的戰績,當馬將軍說道寧缺拿下書院考試資格時,公主才勉強同意。公主走后,老馬長舒一口氣,隨即對寧缺的欣慰、擔憂、不舍情緒涌上心頭,眼眶里點點晶瑩的淚珠在燭火映襯下跳動著……

  唐國都城中,宮殿建筑廊腰縵回,檐牙高啄,遮天蔽日,宮城氣勢恢宏、肅穆安詳,展示著與大漠截然不同的恢宏大氣。這天夜里,富麗堂皇的大殿之上,唐國王后夏天(施詩 飾)正在點著燭火,哥哥唐國將軍夏侯(胡軍 飾),一位健碩挺拔與粗獷豪放的鐵血梟雄,突然造訪告誡皇后公主李漁逃出,回宮后定會想要她的命,要她會保護好自己。妹妹夏天和哥哥夏侯二人皆為魔宗的人,且都為高段位的修行者。 

  而此時唐王李仲易(黎明 飾)的國師李青山(姚安濂 飾)深夜拜見唐王,說他卜卦得知公主殿下一行恐在路上遭遇不測,建議唐王速派人前去接應。 

  深夜,卓爾(李欣澤 飾)這位寧缺的好兄弟深夜追蹤潛離王宮的夏侯,不料途中被夏侯的飛刀被傷,幸得人稱"春風亭老朝",擁有最霸道的姓最溫柔的名的魚龍幫幫主朝小樹(安志杰 飾)所救,并被告誡自己不是夏侯的對手。

  夜已深,寧缺房中,桑桑撅著嘴不想去都城,想到去都城人生地不熟還要花很多錢置辦物品就頭疼不已。寧缺不得已將剛收服的心愛的大黑馬賣了,得七十六兩三錢四分作為盤纏打消桑桑的顧慮,安慰桑桑別怕,以后在都城仍像在大漠一樣,他主外,桑桑主內,桑桑終于放心了下來。夜里,桑桑犯了寒癥,寧缺像往常一樣把烈酒扔給桑桑,并用體溫幫桑桑捂腳。

  第二日清晨,桑桑和寧缺終于要離開都城,桑桑不舍地流下淚。寧缺一行還未走遠,馬將軍騎著老馬前來送行,寧缺嘴上酷酷的但內心也是十分不舍。寧缺怕老馬孤單,把心愛的蜥蜴送給了老馬,要老馬不許老不許死,等他回來孝敬。 

  西陵桃山,仙境般粉紅花海中陸晨迦(黃一琳 飾),天下三癡中的"花癡",一位愛花如命的人眼神急切又擔憂,問身旁的隆慶可不可以不去荒原。陸晨迦知道隆慶此番定有重重陷阱等待著他,羅克敵,這位裁決司大司座,洞玄巔峰境界,號稱西陵年輕一代最強者,定不能容下倍受青睞的隆慶。而隆慶莞爾一笑,輕松地表示會去極北荒原為她摘下雪蓮。陸晨迦知道隆慶去意已決,便不再規勸。此時,昊天神殿之上,西陵裁決司和下屬商量著讓隆慶此次荒原之行,有去無回。而他的野心不止于此,他誓要殺光明殿所有人,徹底鏟除衛光明一黨。

  公主一行人在唐國北山道口停下,寧缺認定在這兒安營不安全,恐遇馬賊,建議改走華西道,但公主不聽,寧缺暗罵一句廢柴拉起桑桑準備單獨離開,他們知道自己活下來不容易,所以不能輕易死掉。

  果然一行人很快遇上夏侯和國師派去的殺手,向來好戰的寧缺不敵大力士,被樹樁打暈。見此情形呂清臣出手打倒大力者。但夏侯竟派去了一位書院棄徒與他們抗衡。這位棄徒使用魔宗手段,強行吸納天地元氣進入自己體內,與呂清臣抗衡。這時寧缺緩過勁來,用黃楊硬木弓射穿了他,此人雖有吸納天地元氣的能力,但畢竟人之身軀如螻蟻,最終爆體而亡,化作一團團火焰四散開。

  國師感知到自己布下的棋局發生了變化,知道有并未修行之人改變了棋局,唐國必將掀起一場風雨。而這場漩渦的中心將會是這位有一張黃楊硬木弓、三把補刀的梳碧湖砍柴人……

將夜第3集劇情介紹

  

  那三個馬賊看到三把樸刀和黃楊硬木弓,認出他是赫赫有名屠殺馬賊的寧缺,他們剛想趁機溜走,寧缺急忙喊住他們,反復聲明他要殺騷擾唐國邊境的馬賊,緊接著就向他們要來腰間的酒,想和那三個人一起喝,他們早已嚇得六神無主,忙不迭把酒給了寧缺,然后頭也不回地落荒而逃。

  李漁的兒子小蠻感謝寧缺的救命之恩,寧缺看到他不由地想起自己小時候,心中不免唏噓不已,李漁對寧缺還是冷言冷語,寧缺當面揭穿她公主的身份,李漁為了感謝他的救命之恩,承諾給他一個好前程,可寧缺就是為了去書院跟著夫子學習,李漁想起十五年前母后臨死前叮囑她一定要好好調教弟弟,將來學著父王的樣子做個好皇帝,可是唐王后來娶了夏天,并立她為王后,李漁無意中看見夏天對著唐王施魔法,夏天同時也發現了李漁,李漁嚇得撒腿就跑。

  李漁對寧缺敞開心扉,她永遠也忘不了那個永夜的傳說,當年,傳令官向唐王進言,他預言李漁將稱霸天下,禍亂朝堂,唐王一氣之下把傳令官趕了下去,并且下令誰再敢妄言一起治罪,此時,李漁離開金帳王庭的時候最不放心的就是弟弟琿圓,她讓寧缺也可以直接叫她的名字,寧缺覺得她的名字很好聽,李漁興之所至,滔滔不絕給寧缺講故事,他卻一頭倒在李漁的肩膀睡著了,兩個人就這樣相互依偎著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固山郡都尉華山岳帶人來接李漁,李漁欣喜若狂,她和華山岳也有兩年沒見了,她剛想和華山岳一起離開,寧缺才醒來,他明確表示自從見到李漁,就一直有一句話想說,李漁讓他回到都城以后再說,華山岳轉身狠狠瞪了寧缺一眼。與此同時,夏侯騎馬出都城,被侍衛統領徐崇山帶人攔住,并把他蒙面抓進大牢。隨后,唐王來到牢房,把侍衛都攆出去,把夏侯暴打了一頓,譴責他不該派殺手暗殺李漁,夏侯向他表明忠心,苦苦辯解一切都是為了唐王的利益著想,唐王氣得大發雷霆,李漁為了國家的利益遠嫁草原,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差點被夏侯殺死在北山道。

  夏天匆匆趕來苦苦哀求唐王放了哥哥夏侯,借口是被西陵人利用,口口聲聲承諾會視李漁和琿圓為己出,如果再有人敢動他們姐弟倆一根手指就是她的死敵,可夏侯堅持認為李漁的到來會引起天下大亂,唐王警告夏侯,如果李漁不能安全地回來,他就要死在牢房里,然后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夏天跪求夏侯不要為了她去冒險。

  夏天走后,夏侯不由地想起西陵大神官衛光明擅闖他的軍營,當面揭穿夏侯和夏天就是二十年前魔宗幸存的一少男和一少女,衛光明提出只要夏侯除掉冥王之子,就對他們姐弟的身份保密。李漁一行人走到半路休息,呂清臣主動來見寧缺,想驗證一下他是否適合修行,結果卻發現寧缺對氣海雪山一點感知都沒有,斷定他永遠也無法成為修行者,寧缺倍感失落,他不由地想起小時候想要拜一個修行者做師傅,他的說法和呂清臣一的樣。

  夜里,李漁讓桑桑給寧缺送啦一壺酒御寒,寧缺迷迷糊糊做了一個噩夢,依舊夢到一個屠夫和一個酒徒,而且說的還是那一句 “天要黑了”,寧缺被嚇醒,他百思不得其解,他從小到大的夢境里就是這兩個人,而且說著同樣的話。

  隆慶和紫墨等人很快到了極北荒原,隆慶讓讓他們都等在原地,他獨自騎馬來到小樹林,隆慶看到一個獵戶打扮的小孩在那里擺弄石子,隆慶也好奇地過去查看,突然從樹林中出來幾個獵戶圍住隆慶。紫墨帶人隨后趕來,向獵戶們苦苦逼問魔宗山門的位置,他們解釋只有長老知道,他們毫不知情,紫墨不容分說刺殺了那些獵戶,他剛想刺殺那個小孩子,隆慶趕忙阻止他,隆慶想安撫小孩子,卻被吐了一臉口水。

  寧缺拿來一本書向呂清臣請教,呂清臣就教他以念為劍,飛劍克敵是劍師,以念力隔空殺人,殺人于無形的是念師,將天地元氣入墨的是符師,符道大家可以呼風喚雨被人稱為神符師,修行分為初境,感知,不惑,洞玄,知命五種境界,知命是最高境界,而且同等境界的念師比劍師更強大,要想擊敗念師就要打斷他的冥想。寧缺向他咨詢自己經常夢到一片大海,呂清臣取笑他一定是經常尿床。

  唐國清運司的大臣夜里被殺,唐王派親王李沛言徹查此事,他力薦被閑置了十五年御史張貽琦管理清運司,唐王當場答應。張貽琦連夜帶來厚禮感謝李沛言的舉薦,他擔心李漁會擁護琿圓為太子,李沛言立刻勃然大怒,怒斥他的話是大不敬。

將夜第4集劇情介紹

  

  張貽琦嚇得驚慌失措,急忙跪下向李沛言表忠心,李沛言忍不住哈哈大笑,張貽琦發誓永遠效忠李沛言,李沛言提醒他要趁機擴充清運司的地盤。第二天,張貽琦春風得意走馬上任,常思威帶他到各處巡查,張貽琦下令清理清運司旁邊的巷子,要擴充清運司的院子,常思威提醒他這條巷子是魚龍幫的,最好和朝小樹打聲招呼,可張貽琦卻一意孤行。

  張貽琦派常思威帶清運司的人貼出告示,限期三天逼這條巷子里的百姓全部搬走,朝小樹帶人趕到,常思威嚇得掉頭就跑,朝小樹讓人把守在巷子兩頭,輪流看守,打算好好的陪著張貽琦玩玩。崔得祿立刻來向自己的主子匯報,他派崔德祿幫清運司除掉朝小樹,必要的時候還可以派出修行者,就是想制造混亂。其實,崔德祿的主人曾經是燕國的太子崇明,當年唐王親自率領大軍打敗了燕國,崇明作為人質來到唐國,從那時候他就發誓要報仇雪恨。 

  寧缺帶著桑桑進都城,盡管帶來通關文書,在城門口還是遭到守衛的盤問,正好魚龍幫的齊四爺也要入城,守衛對齊四爺畢恭畢敬,寧缺和著桑桑趁亂進了城。他們倆很快來到城中的朱雀天街,天空中忽然陰云密布下起了大雨,桑桑趕忙為他撐起傘,寧缺突然感覺到心痛難忍,而桑桑也覺得渾身奇冷無比,兩人緊緊靠在一起,就在這時,突然雨過天晴,寧缺胸口疼痛消失,桑桑也不再感到寒冷,寧缺百思不得其解。

  書院的二先生君陌到思過崖回憶過往,正好大師兄李慢慢也來這里看望小師叔,兩個人不由地感嘆小師叔敢和自己命運抗爭,期待下一個來思過崖的人,李慢慢聲稱已經感知到,那個人很快就會出現。寧缺帶著桑桑來到曾府門外,看到這里久不住人,到處荒草遍地,寧缺不由地想起小時候快樂的日子,桑桑送給門口乞丐一點錢,他們倆悄悄離開,卓爾躲在一邊發現了寧缺。

  唐國三皇子李琿圓在府里唱戲玩皮影,李漁突然回來,李琿圓欣喜若狂,立刻名人開始表演為她準備的皮影戲,李漁立刻制止他,狠狠教訓李琿圓玩物喪志,不思進取,李琿圓立刻把那些人全都打發走,也找個借口跑了,李漁很痛心,華山岳對她好言相勸。

  李漁正準備更衣,李沛言親自來拜見,叔侄倆久別重逢,都激動地熱淚盈眶,李沛言心疼李漁太過清瘦,也自責當年沒有好好保護她,李漁想起當初為了阻止唐王立夏天為后,她主動請求嫁去金帳王庭,而唐王狠狠教訓了李漁,一氣之下把她遠嫁金帳王庭,李沛言苦苦規勸她去看望唐王,可李漁卻對唐王耿耿于懷,以為他的心里只有夏天。唐王得知李漁安全回來,也想去看看她,可擔心李漁還因為以前的事責怪他,夏天派人給李漁送信,讓她明天帶著小蠻進宮,唐王心中暗喜。

  卓爾一路尾隨寧缺和桑桑,寧缺發現有人跟蹤,和卓爾大打出手,寧缺看到卓爾手上的皮繩,不由地想起小時候村子里的人都被殺了,他們倆僥幸逃出并結為兄異性弟,并以手上的皮繩作為見證,桑桑也是他們在逃難路上救起的,桑桑那時候還是一個嬰兒,藏在大傘下面才得以活命,因為她身上有桑葉的胎記,他們就給她取名桑桑,桑桑現在也已經十五歲了。卓爾請寧缺和桑桑吃酸湯面,桑桑大快朵頤。

  寧缺明確告訴卓爾,他來都城考書院就是沖著夏侯來的,當年是夏侯帶人屠村的,而且只有修行的人才有可能打敗他,卓爾讓寧缺照顧桑桑就行了,他已經跟蹤夏侯多時,對他的行程了如指掌,卓爾為了報仇不但效命于軍部,還打入朝小樹的魚龍幫,他現在黑白兩道通吃,寧缺和卓爾約定一起找夏侯報仇。李琿圓被李漁責罵,他把氣全撒在御史臺家的小公子身上,對他們百般折磨,并且自詡為未來的皇上,而且有李漁坐鎮,他更加肆無忌憚了。

  桑桑所帶的銀兩所剩無幾,她和寧缺不敢住客棧,只能露宿街頭,桑桑提議讓他賣字維生。朝小樹連夜找來卓爾,質問他是不是軍部的人,卓爾供認不諱,主動交出腰間的佩劍,讓朝小樹殺了他。朝小樹讓他當好軍部的眼線,可以把魚龍幫的事悉數告訴軍部,朝小樹交給卓爾一個蒙面人的畫像,讓他去把這個人找出來。

  李漁帶小蠻再次回到皇宮,不由地想起小時候唐王對她的百般寵愛,現在卻物是人非。李漁看到唐王正在擺弄她小時候的玩具,李漁百感交集,唐王把這些都視若珍寶,就連李漁小時候的衣服,和她寫過的字都好好珍藏著,唐王也希望她能像尋常百姓家的女兒一樣幸福快樂成長,如果有人敢欺負李漁他就果斷打回去。

將夜第5集劇情介紹

  

  唐王真誠地向李漁賠禮道歉,希望把她留在身邊,每天看著她健康幸福就好,李漁感動地潸然淚下,懇請唐王釋放夏侯,由于夏侯手握重兵,掌管北渭大軍,如果把他留在都城,勢必會讓金帳王庭和燕國的人趁機大兵壓境,唐王對李漁的深明大義深感欣慰。桑桑精挑細選了都城最便宜的鋪子,讓寧缺在這里開張賣字,寧缺看到鋪子雖然簡陋,可還是很滿意。

  李琿圓帶著弟弟小六子在皇宮里玩耍,他為了一個香囊對小六子大打出手,唐王和李漁他們路過看到,唐王狠狠教訓了李琿圓。經過桑桑和寧缺的不懈努力,他們的店鋪正式開張,朝小樹來參觀,對他們倆大加贊賞,寧缺大力推薦自己的字,可朝小樹卻聲稱這整條街的鋪面都是他的,還要和寧缺打賭,如果他能撐下來,朝小樹就免他三個月的房租。

  李漁訓斥了李琿圓一頓,可他百般狡辯,誣陷是夏天趁機報復他,李漁提醒他以后處處小心,不要再做讓唐王討厭的事,時刻要記著為母后報仇。第二天一早,夏侯被釋放,他立刻離開都城回駐地,李漁連夜縫制了一個香囊。寧缺一早帶桑桑來法蘭琳卡化妝品店,桑桑也開始愛美,可她舍不得浪費錢,寧缺毫不猶豫為她買下,桑桑心里樂開了花,期盼著自己也能變得好看一點。

  李漁派人打聽到燕國太子崇明在紅袖招尋歡作樂,立刻來看他,不由地想起剛來唐國做質子時意氣風發的崇明,而現在卻是如此的頹廢,崇明口口聲聲稱自己無能,就連最心愛的李漁都不能保護,只能眼睜睜看著她遠嫁草原,李漁聲稱同是燕國太子的隆慶臥薪嘗膽,被人尊稱為光明之子,鼓勵崇明也要勵精圖治,回燕國奪回屬于自己的王權,可崇明早已心灰意冷。

  隆慶輾轉來到極北荒原腹地,看到巫師帶領這里的族人舉著火把祈求冥王降世拯救他們,隆慶卻覺得光明不滅,昊天長存。第二天一早,隆慶親手殺死了荒原的巫師,紫墨看到這一幕,對隆慶大打出手,他的秘密任務就是殺死隆慶,沒想到巫師突然醒來吸走了紫墨的元氣,然后應聲倒地身亡,紫墨一心只想求死,隆慶卻饒他不死,紫墨感激涕零。隨后,紫墨撕開巫師后背的衣服,發現上面刻有魔宗山門的地圖,隆慶讓紫墨拿去地圖向羅克敵交差,他想去看看真正的永夜,紫墨懇求他不要再回西陵,羅克敵處處針對他,而在羅克敵的背后是整個裁決司,隆慶卻毫不畏懼,承諾和他到西陵再見,紫墨由衷贊嘆他不愧是光明之子。

  寧缺帶桑桑在街上閑逛,正好看到昊天道南門神符師顏瑟正在用字換糖葫蘆,桑桑也想吃糖葫蘆,寧缺迅速的在沙盤上寫下一個夫字,還沒等顏瑟反應過來就拿走了一串糖葫蘆,帶著桑桑揚長而去,顏瑟驚訝地發現寧缺就是他苦苦尋覓的傳人,可寧缺和桑桑早已不見了蹤影。卓爾被軍部的士兵團團圍在一個胡同里,他奮起反抗,終因該不敵眾身受重傷,卓爾趁亂逃走去找寧缺,可沒有人開門,眼看追兵已到,卓爾只好把皮繩藏進白菜堆里,他且戰且退,  突然擋住他的退路,并把卓爾當場殺死,并把他的尸體拖走。

  寧缺回到住處發現門上的血漬,又看到一群士兵抬著卓爾的尸體路過,寧缺強壓心底的悲痛,不動聲色帶著桑桑回家。當天夜里,桑桑在白菜堆里找到了卓爾留下的皮繩和一個紙包,寧缺拿著紙包沖出去,沿著血漬一路來到卓爾被殺的地方,寧缺傷心欲絕,不知道是魚龍幫還是軍部,或者是他留下紙條上的人,紙條上是卓爾千辛萬苦搜集來的消息,證實張貽琦就是陷害將軍府的御史官,寧缺發誓一定殺了他們為卓爾報仇。

  張貽琦來到紅袖招,寧缺根據卓爾留下的線索一路追蹤到這里,他在門外徘徊遇到了一個自稱叫褚由賢的男人,一眼就看出寧缺是第一次來這里尋花問柳,就主動帶他進去。寧缺不動聲色陪著褚由賢參觀,他趁機四處尋找張貽琦,紅袖招的會首簡大家發現寧缺的氣場強大,就派小草把他叫上來,簡大家簡單詢問寧缺到都城的目的,寧缺自稱要到書院學習,簡大家提醒他好好讀書,不要附庸風雅飛到紅袖招,而且褚由賢是東城七貴褚老爺的獨生子,荷包里有花不完的銀子,而寧缺則是囊中羞澀,簡大家覺得寧缺很像自己一位故人,就數落了他一番,寧缺被說得啞口無言,連連解釋自己是因為好奇才進來的,簡大家讓小草帶著寧缺四處看看,就可以離開了。

將夜第6集劇情介紹

  

  小草帶著寧缺在紅袖招參觀,舞女水珠兒看寧缺長得很俊美,就好奇地向小草打聽,小草聲明寧缺是要考書院的人,水珠兒好奇心更加劇,小草提醒她趕緊好好準備一下應對難纏的恩客,寧缺向水珠兒行禮告別,水珠兒趁機勾了一下寧缺的下巴,對他大加贊賞。

  朝小樹派人找回了卓爾的劍,查出是張貽琦發現了卓爾雙重間諜的身份才起了殺意,朝小樹很自責,發誓一定為卓爾報仇。寧缺決定明天動手殺了張貽琦,可是又不愿意讓對方死的不明不白,要起個名號讓天下人都知道,桑桑提議讓他寫一首詩。第二天夜里,寧缺埋伏在紅袖招,趁機進入張貽琦的房間,要殺了他報仇,張貽琦嚇得連連求饒,當場供出十五年前的林將軍府被殺一案是他主審的,是陳子賢誣陷林將軍通敵叛國,陳子賢現在落魄為打鐵的,而且顏肅清切下了林將軍的手指在偽造的信函上按下手印,寧缺苦苦逼問幕后指使,張貽琦裝死,寧缺剛想用水把他潑醒,張貽琦趁機溜走,寧缺緊追不舍,張貽琦被門檻絆倒,當場倒地身亡,寧缺趕忙離開現場,朝小樹正好看到這一幕。

  李沛言得知這個消息氣得大發雷霆,他費盡心機把張貽琦拉進軍部,沒想到他卻突然死亡,崔德祿聲稱有人在案發時看到朝小樹去了紅袖招,覺得此事和他脫不了干系。李沛言立刻來找朝小樹核實,當面指出他的魚龍幫一直把持著走鏢,押解,航運,根本沒有把軍部放在眼里,以前可以做到井水不犯河水,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李漁回來了,就牽涉到了崔王后遺孤和夏王后的兒子王位之爭,提醒李沛言選好做哪一家的狗,李沛言口口聲聲稱他只做自己的主人,而朝小樹必須做一家的狗,朝小樹明確聲明唐國不是李沛言的,他不會聽從任何人的安排,也不會做任何人的狗,隨后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李沛言大罵朝小樹不識抬舉,修行者王景略走過來,王景略告訴李沛言他已經感覺到了一絲氣息,今天晚上朝小樹必死,果然不出王景略所料,崇明戴著面具命令崔德祿今天晚上必須殺了朝小樹。與此同時,華山岳向李漁稟報,軍部今天晚上清繳魚龍幫,殺朝小樹,還讓羽林軍配合,行動指揮是王景略,李漁讓華山岳幫助魚龍幫解圍,她也會去向唐王稟報這件事。

  羽林軍把朝小樹的朝府團團圍住,魚龍幫老五召集所有人祭旗,重返魚龍幫解救朝小樹。與此同時,朝小樹冒著大雨來找寧缺,看到他正和桑桑吃晚飯,朝小樹免了寧缺三個月的房租,可寧缺根本不領情,朝小樹提醒寧缺,他的好兄弟卓爾被人殺了,而且今天晚上有大事發生,他所有弟兄都有別的事情要做,他需要寧缺的幫助,因為寧缺的身手夠快夠狠夠勇,可以阻擋任何東西落在他的身上,寧缺提出要五百兩銀子,如果那些人真的是殺死卓爾的人,他就會拼命完成任務,只是死之前要把錢交給桑桑,寧缺和朝小樹一拍即合。

  寧缺很快就整裝待發,他帶上所有的武器,和朝小樹一起冒雨離開,果然不出朝小樹所料,兩個人剛來到春風亭,有兩撥人就把他們堵住了,后面來的是南城的蒙老爺,前面來的是西城的主事貓叔,身邊的壯漢都是軍部退下來的,身手也都不弱。老蒙和貓叔都指責朝小樹霸占了所有的生意,朝小樹不卑不亢,和他們據理力爭,朝小樹聲稱魚龍幫的人今晚不會出現在春風亭。

  與此同時,魚龍幫的人分別去砸貓叔和老蒙的場子,沒想到王景略帶人抓捕了朝小樹安插在清運司的奸細常思威,而驍騎營的劉五和費六也被崔德祿帶人制服,老蒙斷定今晚不會有人來救朝小樹了,朝小樹卻不動聲色,迅速的沖入敵營,寧缺一直在旁邊拼命保護朝小樹, 朝小樹上下翻飛,很快就打倒了一大片,寧缺對他心生佩服,貓叔下令投擲暗器,寧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為朝小樹擋掉所有的暗器,并且出手殺死貓叔的人,老蒙嚇得倉惶而逃。朝小樹飛劍連穿寧缺身后數人,飛身來到貓叔前面,貓叔嚇得大驚失色,這才認出朝小樹就是大劍師,朝小樹激起水浪攻擊對方,貓叔的人就悉數被打死,朝小樹和寧缺大獲全勝。

  朝小樹和寧缺來到朝府門外,樓上樓下都已經埋伏好了弓箭手,朝小樹遞給寧缺一個面紗,讓他把臉蒙上,千萬不要被人認出來。兩人并排進入到朝府,正面樓上站著指揮使,也正是殺死卓爾的人,他來自晉南劍閣,朝小樹聲稱是他殺死了寧缺的兄弟。 

  指揮使一聲令下,所有士兵一起放箭,朝小樹將隨身佩劍幻化成無數的劍,猶如銅墻鐵壁一般把他和寧缺保護在中間,樓上的士兵都飛身下來和他們倆展開激戰。朝小樹意念飛出去迎戰樓上的晉南劍閣指揮使,寧缺緊緊護住朝小樹的身體,朝小樹利用意念把指揮使打得灰飛煙滅。寧缺拼盡全力和士兵們奮力對抗,他累得筋疲力盡。

網絡微評
? ?
將夜
分享到:
陳飛宇 宋伊人  

導演:楊陽

編劇:徐閏

出品公司:金色傳媒、貓片、天神影業、企鵝影視、騰訊影業、閱文集團

電視劇排行

精彩推薦

猜你喜歡

广东彩票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