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榮耀2劇情介紹

1-6集

大唐榮耀2第1集劇情介紹

  

  建寧王李倓被誣陷致死后,李俶便沉溺杯中物,整整五日顆米未進,無法保護弟弟的自責讓他意志消沉,借酒澆愁愁更愁,腦海中浮現的都是昔日兄弟嬉笑打罵的快樂時光,可往日過眼云煙,如今天人永隔,李俶心中哀愁無以慰藉,只好化作杯中酒,將恨與怨都囫圇下肚。

  獨孤靖瑤雖已官至將軍,仍止不住內心對廣平王的眷戀,每天都會去藥店為李俶選藥滋補身體。可大家都明白,心病只有心藥醫,無論獨孤靖瑤如何勸說,廣平王的內心都如一潭死水,喪弟之痛讓這個曾經叱咤戰場的元帥一蹶不振,帶著對李俶的愛意,也為了讓他振奮起來為李倓復仇,獨孤靖瑤請愿成為廣平王的妾室,希望心愛之人脆弱之時能相伴左右。可李俶向來看重感情,自己和沈珍珠情比金堅,不可能容得下其他人,更何況現在正滿心哀痛,于情于理都不是討論感情的恰當時候,便婉拒了獨孤將軍的好意,醉熏熏的撇下她一人離去。

  廣平王心中煩郁無處消解,只好借酒作詩,扔的滿地都是。沈珍珠理解李俶的痛苦,只在屋外緊張地觀察著李俶,怕他醉酒傷著自己。直到覺得李俶的悲痛之情揮散的差不多了,才冷靜地向夫君分析這場悲劇。隨著沈珍珠的分析,李俶才發現,之前種種事件的幕后黑手逐漸浮出水面,沈氏一族慘遭滅門加上此次李倓枉死,都是皇后在幕后操縱,這個女人很有可能覬覦朝野,所以才一直對麒麟令虎視眈眈。局勢逐漸明晰,沈珍珠的一番言語也燃起了李俶的斗志,考慮到張皇后殺子自保,亦需要時日養傷,留給自己的準備時間并不多,一定要盡快振奮起來。看著位聰慧美麗的賢內助,李俶感到心頭有說不出的溫暖和慶幸。

  肅宗在政治的斗爭中沉浸多年,盡管一日痛失兩名皇子,可無奈身居高位,他必須保持心智不受太多干擾。第二天早朝,他便降下浩蕩皇恩,賜李倓厚葬,同時也警醒諸位皇子,要求他們安分守己。一招大棒一招蜜糖,雙管齊下,恩威并施。帝王權術使得得心應手。

  正待退朝,下官來報,說史思明已按照約定歸順大唐,好像陰霾的天空被陽光撕開了條口子,肅宗感覺心情也好點了,打算吩咐下面下詔封賞史思明。李俶深知史思明陰險狡猾,擔心其中有詐,急忙站出來請求撤詔。他畢竟還是年輕,一國之君的父皇怎么會不知道這種事情,再說已經下了封賞,這時候就算有意見也應該私下說,當面反駁難免有僭越之嫌,更何況是現在這個動亂初定的時候,自己還背著一身戰功,在別人看來,這分明是不把老子放在眼里。果然,肅宗的臉再次多云轉陰,強硬地呵斥了李俶一頓,悶悶不樂地退了朝。

  張皇后也痛失愛子,但她可不是李俶那樣任意放縱感情的年輕人,多年的后宮生涯讓她明白,想要成功就得克制感情。現在正是關鍵時刻,已經在權力的路上走了這么遠,不能留下任何軟肋阻礙自己前行,于是狠下心,咬著牙讓宮女處理掉了佋兒所有的物品,開始冷靜地分析局勢,盤算著今后的計劃。

  后宮是自己獨大,但是想要把控朝政,還是需要有力的隊友,雖然和史思明的佋兒沒有了,但還可以使用自己皇后的身份配合著肅宗對他加以鉗制。想到這里,她便跑來肅宗身邊替吹耳旁風,言及史思明的不二忠心和李俶的種種不是,肅宗本來覺得皇后喪子后心里難過,讓她說兩句痛快心情,所以什么都沒有回應。張皇后以為肅宗聽信了自己的進言,便更加賣力地挑撥著肅宗和廣平王的關系,隨著張皇后挑撥得越來越離譜,肅宗終于按耐不住心中怒火,挑明了皇后內心的小算盤,警告她后宮不得干政。原來他心里什么都清楚,嚇得張皇后趕緊含淚請罪。

  原本的計劃失手。一計不成又生一計。張皇后一回蓬萊殿,便傳召內務府總管李輔國,一邊恭賀他高升為元帥府行軍司馬,一邊埋怨自己殿內冷清不如從前,言語之間盡是譏諷。李輔國小心地陪著說笑,謹慎地接著話,驚得一身冷汗,不知道這皇后心里又在盤算著什么。

大唐榮耀2第2集劇情介紹

  

  張皇后屏退了眾人,也開始對著李總管軟中帶硬地使用起了權術,李輔國在后宮混跡多年,自然是知道張皇后的為人手段。一身冷汗地急忙表示衷心。原來,肅宗年事已高,早已雄風不再,張皇后擔心自己膝下無皇子,以后恐遭冷落。李輔國在后宮混跡多年,深知自己一句話接不好就有可能小命不保,危機時刻腦子轉的比誰都快。想起來自己曾偷聽過皇后的談話,皇后認為皇子李係好大喜功,早有爭儲之心,而且李係生母早亡,宮內無人照應,剛好可以和皇后結成聯盟,現在只差一個人提出建議,便順水推舟地推薦張皇后對之加以籠絡。

  史思明歸降朝廷的的基礎就是佋兒可以成為皇太子,可這次興奮地返回長安才發現一切都已大變樣,不僅和皇后的孩子沒有了,這個女人還收了李係當繼子,史思明這才知道自己被玩弄了。為了繼續互相利用,二人重新交換了政治目標,雖然不能重溫魚水之歡,但張皇后允諾史思明繼續做大將軍和未來的攝政王,之后江山易幟也不過是手到擒來,二人再次達成同盟,商定先扳倒廣平王李俶。

  慶功宴上,肅宗封史思明為歸義王,對他的投誠行為贊不絕口。借著宴會興致,史思明對李俶展開攻擊,故意對其大加夸贊,假稱民意認為李俶戰功非凡,被百姓尊為真龍天子。肅宗本來疑心就重,沒聽出這一番綿里藏針,反而對李俶產生了顧慮。同席的沈珍珠聽出史思明的言外之意,大膽進言,將李俶的功勞歸于皇上恩澤,化解了一場危機。軍人出身的史思明不會善罷甘休,便隨口挑出沈珍珠和安慶緒夫人長得一模一樣,意圖挑明隱情,除掉這個絆腳石。雖說旁人再次化解,史思明的這番話已成為眾人心中肉刺,尤其是歷經艱難險阻才身居高位的肅宗。

  下了酒席,肅宗對史思明的話耿耿于懷,他認為沈珍珠的流言蜚語太多,有損皇家清譽,加上朝中許多人上奏,稱廣平王在軍中結黨營私,意圖不軌。于是肅宗深夜召傳李俶,準備為他再選一門婚姻,重感情的廣平王不忍拋棄結發妻子,跪地請求父皇成全夫妻之情。向來對李俶疼愛有加,可看到廣平王膽敢違抗自己的意志,本來就承受極大政治壓力的肅宗大發雷霆,氣得將奏書摔在廣平王面前,他希望看到李俶的順從,好證明這個皇子仍然忠心耿耿。可這樣違抗自己的意志,不僅看不到忠誠,還讓他看到了李俶的軟弱,在政治面前,重視感情是多么可怕的缺點!

  剛發完火,總管李輔國來報,說史思明也深夜求見,看著廣平王跪地的落魄相,對此事來龍去脈了然于心的李輔國不免心中一聲篾笑。

  叛軍初定,正是政治動蕩之時,唐肅宗不得不先穩定皇位。此時任何不順從的人都會被他視做胸懷異心。史思明是政治老手,深深理解肅宗現在的擔憂,諳熟兵法的他借著酒席上的攻勢乘勝追擊,此次平定叛亂之時,回紇王子葉護率領的援軍大肆掠奪洛陽,致民不聊生,史思明稱這一切皆是因為葉護曾與廣平王曾定下協議,有了李俶的保護,他才敢如此大膽,更謊稱民間流傳的歌謠也在指責二人狼狽為奸。一番巧舌如簧,點中了肅宗心里最忌憚的地方,本就對李俶的違逆心存不滿的李亨終于打算放下親子之情。

  第二天上朝,肅宗怒叱葉護荼毒洛陽百姓,打算接機處理廣平王,葉護雖是回紇軍統帥,卻是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眼里哪揉得下沙子,朝堂之上直接指責肅宗不履行當時請兵時的協定,回紇援軍幫他平了江山,卻連個軍餉都沒收到。肅宗沒想到酒桌之上的緩兵之計成了別人口中的把柄,頓覺顏面掃地,將怒火勉強遷到廣平王身上。仗已經打完了,給不給軍餉現在是大唐說了算,眼看著攤子無法收拾,再鬧下去恐怕還會得罪唐國,不得已之下,葛勒克汗默延啜上殿示弱,把錯誤歸在兒子葉護治軍不嚴,致使洛陽居民受損,看著年輕氣盛的兒子愣頭青一般不識大局,氣得可汗當殿責打愚子。看到默延啜給了個臺階,肅宗也不客氣,借著這一場混亂,固權心切的李亨不費一金一銀請便退了回紇援軍,還順手免了李俶的天下兵馬大元帥一職,將勤王軍納入麾下親自統領。畢竟現在的他看來,穩固住皇權才是要務,不然哪來的資本恩澤天下。

  忠心耿耿卻被削了兵權,李俶就算再不開心也沒法違抗圣旨。郁郁寡歡之時,司馬李泌出現,點醒他皇上目前因為安祿山反亂之事正對皇位心存擔心,目前應順從皇意,做好乖皇子,等皇上放下疑慮后才有機會再為大唐江山施展拳腳。成大事者,需能屈能伸。

大唐榮耀2第3集劇情介紹

  

  李泌得到消息,太后已與二皇子李係結成聯盟,而長子廣平王剛在朝上被收掉兵權,意味著后宮目前又得到了優勢。作為李俶的輔臣,他立即在下朝的路上截住悶悶不樂的廣平王,認真的分析了目前形勢,認為肅宗為了皇位安穩,目前正忌憚廣平王功高震主,加上李俶多次忤逆圣意,自然會被收掉兵權,目前最好多加忍讓,當好自己的乖皇子,不要讓滿朝文武都看得出那一臉不爽的表情,背后有小人借機再參上一本就危險了。李俶這才如醍醐灌頂,一再拜謝李泌提點。

  大殿外,默延啜怒對葉護殿上的言行極為憤怒,現在回紇腹背受敵,已經和唐朝形成唇亡齒寒之勢,肅宗正是因為看清楚了這種事情才敢肆意壓榨回紇,目前只能隱忍退讓,悶聲求得發展,但葉護不僅不識大體,差點破壞了聯盟,還在朝堂之上口出狂言,置結拜兄弟廣平王與水火之中。游牧民族的男人都是重義氣的漢子,怎么可以這樣貪利輕義!便拉著倔驢一樣的葉護要去給李俶賠不是。

  到了廣平王府,默延啜連連向結拜兄弟道歉,但葉護滿肚子委屈,堅持認為自己率兵浴血奮戰,出來給人幫忙沒撈著點好居然撈個罵名,還好青春男兒愛臉面,不然早就抹眼淚了。李俶倒是沒跟他計較,年輕人嘛,誰沒個愣頭青的時候,寬慰了他兩句便和默延啜去庭院喝茶了。留下沈珍珠勸說這位脾氣倔強的義子。沈珍珠不厭其煩地向葉護闡明大義,但年輕人的世界里黑白分明,游牧民族的掠奪思想已經根深蒂固,看著葉護眼中那已經化成仇恨的怒火,沈珍珠只得利用自己的義母身份,要葉護承諾絕不侵犯唐朝。聽著廣平王妃的要求,想著自己拜她為義母時的溫暖場景,葉護只覺得自己的一腔熱情都被傷了個透心涼,這個女人居然利用起了自己的感情,你們唐朝的百姓是人,我們回紇的百姓就不用生活了嗎?但義母的命令不得不從,身為回紇王子的葉護咬著牙做出了承諾,也把這份情誼一并咬斷,含淚憤憤離去,留下沈珍珠一人怔怔地坐著。

  由于外敵形成聯盟,默延啜決定早點趕回去保護領地,由于擔心李俶的境地,默延啜留下了三千鐵騎輔助唐朝,還神秘地表示要送李俶個禮物,當作葉護胡來的歉意。李俶看著這個故作神秘的大哥,也對這禮物充滿了期待。

  肅宗和皇后去寺廟為佋兒念經超度,皇后借機裝可憐,引得肅宗憐憫不已,心疼地要張皇后與自己一同乘龍輦回去,這下隨行的裴貴妃不干了,本來可是自己和皇上一起乘龍輦來的,現在老狐貍精裝裝樣子就把自己甩一邊去了,自己要是忍氣吞聲,以后還怎么在宮里混,便拉著肅宗撒嬌不松手,肅宗被吵的沒辦法,只好讓裴貴妃乘坐皇后的鳳輦,這才換回一絲安寧,一路上對皇后百般呵護。儀仗行至山路,車外呼聲四起,肅宗只聽見幾聲護駕,隨后下屬來報,鳳輦中的裴貴妃遇襲身亡。

  李俶很快得到來裴貴妃身亡的消息,既然是在鳳輦中遇刺,那兇手的目的就應該是皇后。這應該就是默延啜臨行之前說的神秘禮物了,想到這里,李俶不由得一陣苦笑,中原局勢復雜多變,哪有大哥想的那么簡單,這一鬧,還不知道會生出多少事端來。果然,史思明聽聞行刺消息后立即密會張皇后,二人大呼驚險的同時,打算借此事大做文章。

  由于護駕不利,護衛將軍薛嵩被投入大理寺審訊,皇后插手審訊的事情很快便傳到獨孤靖瑤處,想到皇后出手多半是要不利廣平王,便急匆匆深夜趕至廣平王府,一番商討后,二人決定將計就計,借機剪除皇后黨羽,只是這計策必須要瞞著王妃才有效。

  剛送走獨孤將軍,內飛龍使便兵圍廣平王府,原來是肅宗傳旨召喚,看著這陣勢,李俶知道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已經吹響了號角,交代了府里的安排后,便沉著地跟著內飛龍使前往紫宸殿。

  大殿之上,肅宗把薛嵩的供詞狠狠地摔在李俶面前,指責廣平王意圖謀反,這場景如同當年玄宗指責肅宗時一模一樣,只是形勢不同,此時廣平王可不能一味退讓,便要求同薛嵩當面對質以證清白。若非李泌為其求情,盛怒的肅宗早就一刀砍到了廣平王的身上。經過眾人一番努力,肅宗這才允許薛嵩和廣平王對質。正宣帶薛嵩上殿,總管李輔國匆忙來報,說薛嵩已被人劫走。前面派刺客行刺自己的儀仗,后面又叫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劫人,這擺明了是不把自己這個皇上放在眼里,這回的肅宗哪里還有理智可言,惱羞成怒之下就要拔刀砍向廣平王。

  幸得沈珍珠挺身而出,加上李泌在旁竭力進諫,肅宗這才慢慢平復心情,先將廣平王投入地牢,并給沈珍珠三日時間追查薛嵩下落。

  一回到家,沈珍珠便立即安排眾人四處查探薛嵩行蹤,同時讓建寧郡主關注后宮動向,不放過任何一絲可能。想到目前愿意對廣平王府出手相救的人只有獨孤將軍府,沈珍珠便心急如焚地趕去找靖瑤幫忙。

大唐榮耀2第4集劇情介紹

  

  獨孤靖瑤雖是女兒身,但劍藝精湛,加上自小在軍營長大,讓她行事風格充滿了軍人的果敢干脆。未等廣平王妃開口,靖瑤便直言自己目前沒有薛嵩下落,不過獨孤府正在全力追查。其實,由于多次在廣平王妃面前袒露自己對廣平王的感情,靖瑤自己也覺得直面沈珍珠有點難堪,所以才跳過寒暄直奔主題,身為主人卻不顧待客之道,讓沈珍珠也不知如何應對,走也不是,又無話可講,只好杵在原地不言一語。

  靖瑤并沒有逐客的意思,在她看來,眼前局勢危急,沈珍珠一介女流之輩根本幫不上什么忙,正好借此機會讓她主動遠離廣平王,給自己騰出地方,于是請茶落座,將李俶殺身之禍的原因歸于沈珍珠,只是這次再沒提起自己才是適合陪在廣平王身邊的女人,這一手雖然不干凈,但愛情使人瘋狂,自古兵法無道德可言,更何況是如戰場般的情場。看著沈珍珠的眼神游離后重回堅定,靖瑤知道,自己的話已經深深刺入了廣平王妃的心中。送走沈珍珠后,她便自信滿滿地轉身來到了密室,許諾事成之后讓薛嵩擔任東宮統帥,卻絲毫沒有注意到薛嵩焦慮的神色。

  張皇后想來想去,只能是廣平王府派人劫走了薛嵩,于是知會靈兒去給素瓷安排任務,讓她多加留意沈珍珠的動向,一旦找到薛嵩便將其滅口。靈兒也是個不拖泥帶水的狠手,懶得跟一個下人浪費口舌,便利用襁褓中孩子的性命逼素瓷就范,愛子心切的素瓷只好收下毒藥,只是一想到孩子的性命只能用薛嵩和廣平王的性命來交換,她便內心痛苦不已。

  風生衣,嚴明傳來消息,打聽到薛嵩曾打算購置私宅,只是不知道具體地點。這可是一條好線索,剩下的時間并不多,沈珍珠立刻安排二人兵分兩路,一路去摸清長安城內所有待售私宅情況,另一路排查城內棉莊布莊,看看是否有人正在大批量購入絲綢棉布。

  幾日不眠不休地追查薛嵩,讓沈珍珠心力交瘁,可她又放不下地牢內的夫君,牢內陰冷潮濕,不知道李俶情況如何,于是帶了一些被褥去獄內探望。二人隔欄相握,在陰冷的地牢里感受著彼此內心的溫暖。看著仍然蒙在鼓里的愛妻勞累憔悴,李俶為了大局又不得不繼續隱瞞實情,只好看著珍珠離去的背影心如刀絞。

  風生衣兩手空空地回府稟報,聽聞他也沒有查到薛嵩下落,看著王妃憔悴不已,他差點吐露實情,又怕被機敏過人的沈珍珠看出自己有所隱瞞,心虛之下慌忙告退。可剛走到院子就看見獨孤靖瑤風風火火地騎馬趕來,原來獨孤府的下人疏忽大意,導致薛嵩深夜潛逃,靖瑤安排人追蹤后飛奔來找風生衣,兩人分析了目前的情形,正在商量對策,卻被夜不能寐的沈珍珠看見,看著兩人焦躁不安的背影,沈珍珠知道應該是出了什么差錯,不然獨孤將軍也不會深夜急訪,還不見自己只找風生衣,兩人一定在隱瞞著什么,便屏退了旁人,將二人引入書房準備問訊。風生衣見無法繼續隱瞞,只好將事情全盤托出,原來李俶得知皇后要利用薛嵩陷害自己,決定將計就計,安排獨孤靖瑤將薛嵩劫走后重對口供,洗白自己之時同時打擊張皇后。薛嵩被劫后,后宮肯定會懷疑廣平王府而密切關注上下行蹤,尤其是廣平王妃的舉動,為了保證不漏出破綻,才決定瞞著沈珍珠,騙過張皇后。

  幾日殫精竭慮下來,沈珍珠已身心俱疲,想著自己一片苦心居然也只是為愛人所用,心中難免掠起一絲自憐,聯想起之前獨孤靖瑤的勸告,一瞬間,她甚至都懷疑起了李俶對自己的感情。可眼下最重要的并不是感情,而是薛嵩確實逃脫了己方控制,萬一落入張皇后圈套,不僅之前的計謀功虧一簣,身陷囹圄的廣平王也再無平反之日,于是定下心神,再次尋找薛嵩的線索。

  通過薛嵩好友趙勇的描述,沈珍珠斷定薛嵩雖然貪慕名利,卻是一名孝子,這次深夜潛逃應該是給老母送終,眼看肅宗定下的時限界至,眾人不敢怠慢,火速按照收獲的線索追查下去。

大唐榮耀2第5集劇情介紹

  

  薛嵩孝順,一直打算給母親購一處私宅頤養天年,不成想叛亂中母親被安慶緒扣下,雖然歷盡艱難險阻得以團聚,但回到長安后老母便身患重病臥床不起。嚴明探訪棉布莊時,曾發現薛嵩訂過一套壽衣,沈珍珠這才知道,薛嵩要買的應該是陰宅。緊急時刻,沈珍珠的頭腦卻異常冷靜,她立即差嚴明火速查找預訂壽衣的下落,并布人探訪城內棺材鋪內,查詢棺材流向,只希望趕在后宮之前找到薛嵩。

  眾人驅車趕往郊外墓地,果然見薛嵩披麻戴孝,滿臉灰土,在母親墓前痛哭流涕。薛嵩拜過了沈珍珠,道出逃脫實情,他知道此次對質生死難料,擔心自己無法給母親送終,于是深夜潛逃,打算料理完母親后事再返回獨孤將軍府。看著這位有情有義又貪慕名利的將軍,沈珍珠也無言安慰,一行人離開墓地,護著薛嵩直奔皇宮。

  風生衣見諸事辦妥,便去將軍府向靖瑤通報,靖瑤一顆懸著的心剛放下來,卻得皇后召見。另一邊,素瓷傷心地扔掉了毒藥,雖然在墓地她有機會下手,可毒殺薛嵩后死無對峙,廣平王必定冤死獄中,這個柔弱的婢女并沒有什么文化,但多年侍奉,讓她相信廣平王是個可以保護百姓的好皇子,深明大義下,素瓷只能做出那個最痛苦但最正確的決定,現在大家都去了皇宮,府內只剩下自己,她終于可以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場,讓內心的痛苦隨著眼淚一起化入那盞清池中。

  皇后對獨孤將軍又是夸贊,又是同情,一邊暗示她與廣平王保持距離,一邊又要給她做媒許配皇子,虛虛實實一套手段下來,被靖瑤得體地悉數推卻。獨孤府手握三萬精兵,幾代以來兵強馬壯不問世事,現在不得已暴露于世,雖然會為各勢力競相拉攏,但不至于讓皇后費心至此,靖瑤對張皇后的算盤略知一二,不動聲色地保持著距離,惹得皇后只得冷冷地送客。看著靖瑤離去的背影,張皇后恨的牙根癢癢,又無可奈何。此時李總管來報,薛嵩已經被押至大殿。

  大殿之上,沈珍珠替薛嵩求了免死金牌,薛嵩這才斗著膽子按照與獨孤靖瑤串好的口供,稱自己屈打成招被迫咬了廣平王一口,婢女靈兒眼看薛嵩要供出皇后,飛針將其刺死,隨后假借土蕃刺客之名挾持皇后,作勢欲刺死肅宗,危難之際,二皇子李係挺身而出,為肅宗擋下這一針后昏死過去,靈兒倉皇逃離之際被侍衛亂箭射死,雙方人證俱隕,李係護駕有功必定受肅宗重視,看著親自導演的這一手急策成功,張皇后終于長舒一氣,廣平王亦心知肚明,但經過李泌教導的他,已經學會了按下怒氣不動聲色。

  邊疆軍報,趁唐國內亂,黠戛斯與土蕃結盟南下,金城郡已失守。眾人皆感大事不妙,金城郡內有一密礦,是廣平王重要的經濟來源,其守軍又是李俶的嫡系兵力,現在忠兵受阻,經濟被切斷,自己在朝廷上又接連受挫,李俶雖表面不漏聲色,內心里已然覺得自己大勢已去,滿目山窮水盡之勢。李泌卻不以為然,優勢并不代表絕對勝利,雖然二皇子李係吸引了眾人目光,但廣平王正好可借此機會重整旗鼓,一番分析精妙絕倫,讓郁郁寡歡的廣平王又看到柳暗花明之景。

大唐榮耀2第6集劇情介紹

  

  李泌一生志向高遠又潔身自好,同樣心系百姓的他,認為眾皇子中只有廣平王可重振大唐雄風。因此處處鼎力相助。經過一番局勢分析,李泌建議與獨孤家聯姻,這樣朝野必會忌憚廣平王府的實力。李泌知道廣平王重感情,一心只愛沈珍珠一人,便苦口婆心地勸解,認為生于帝王將相之家,毫無利益糾葛的感情實在是太過奢侈。沈珍珠本來打算給二人送茶,聽到這些話,知道自己不便出現,若有所思地轉身離去。

  刺客風波已平,眾人漸漸回到正常生活軌跡,可有一人卻再也無法安心度日,由于沒有聽從后宮安排,素瓷知道自己害了孩子,每日以淚洗面,噩夢連連。

  同樣傷心不已的還有建寧郡主,每每想起含冤離世的三皇兄,婼兒就不禁淚水連連,以后再也沒有如此疼愛自己的皇兄,讓這個受慣了寵溺的小可愛難過不已,于是晚上拉著婢女出去喚魂,期望著兄妹能夢里相見,可朦朧間看見一個人影在黑夜中掠過,急匆匆地飛去蓬萊殿,建寧郡主深覺其中有異,也悄悄尾隨。

  原來那個人影居然是被侍衛射殺的靈兒,靈兒既已詐死,就不能繼續留在皇后身邊聽候差遣。李係由于護駕有功,被敕封為趙王,已先于李俶成為親王,接下來只要穩扎穩打,太子之位便指日可待,只是李係好大喜功,欠缺謀略,為防變數,張皇后安排靈兒去輔佐李係,準備一起將獨孤靖瑤納入麾下。原來獨孤靖瑤不僅手握三萬精兵,跟獨孤家有關的麒麟令中還有更深的秘密,所以下一步的重心就是讓李係先于廣平王得到獨孤靖瑤,由于白天拉攏不成功,張皇后決定設計強奪靖瑤。二人正在謀篇畫局,忽聞窗外侍衛一聲怒喝,急忙追出,卻未見人際蹤影。

  獨孤祖上曾憑借金礦夠迅速成為云南王,而麒麟令正是金庫的鑰匙,當年祖先為報恩情,將麒麟令贈與沈家,幾經輾轉又落回獨孤靖瑤手中,自從上次張皇后拉攏自己,獨孤靖瑤便知道,祖上也是云南人的張皇后一定洞悉了麒麟令中的秘密。現在刺客風波已平,后宮一定會對繼續對麒麟令虎視眈眈,如何安排好自己的歸宿,成為了一切矛盾的關鍵點。廣平王李俶是她傾心的男人,也是大唐宗室中唯一能振興社稷造福蒼生的人選,于是靖瑤再次拜見廣平王,吐露了麒麟令的實情,重申為了當前局勢,同時也為了自己一片真心,希望兩家能夠聯姻,不然寧可孤獨終老。可廣平王也不斷表示自己與沈珍珠和如琴瑟,決不會為了權勢拋棄愛妻,同時希望靖瑤能得到自己的幸福,而不是被聯姻耽誤,便又一次拒絕了她的一片心意。

  于公于私,李俶都不肯接受自己,獨孤靖瑤只好悻悻而回,剛到家便接到了史思明宴請的帖子,想起家父正因為史思明的出賣而命喪黃泉,而如今雖同朝共事,狗賊居然還有臉請自己吃飯,靖瑤現在對帖子上的人充滿了鄙夷之情,便想著看看他怎么樣來圓謊,于是欣然赴約。

  建寧郡主偷聽到了張皇后詭計,知道她要借史思明之手迷暈獨孤靖瑤,隨后會讓李係與之行夫妻之實,天一亮就急忙跑出宮來通報,可四處尋獨孤靖瑤不見,害怕事情耽擱無法挽回,只好又急匆匆地去找大皇兄幫忙。李俶剛回府便與她撞個正著,聽罷婼兒的通報,廣平王都來不及咒罵后宮奸詐,帶人出門而去。

網絡微評
? ?
广东彩票信息网